争端再起?——俄罗斯再次踏足蒙古

龙封渊 收藏 0 369

俄罗斯总理普京5月13日率领俄罗斯政府代表团,对蒙古展开为时仅6个小时的工作访问(当地时间下午2点半抵达乌兰巴托,晚上10点半离开回国)。这是普京8年多前访问蒙古后再次踏足蒙古。尽管普京逗留的时间不长,但对俄、蒙两国关系而言,这次访问不仅为加强俄、蒙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结下硕果,而且从战略上看也可谓之意义重大。特别是普京宣布,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也将在近期访问蒙古,令国际社会再次关注到,俄罗斯与美国为角逐蒙古而展开的“新一轮争夺战”,似乎已经拉开了序幕。


蒙古的地缘政治位置相当敏感,它不仅仿如“碶子”一样镶在中国与俄罗斯之间,而且它的最西部地区,也是该国及俄罗斯远东地区通往大中亚地区的陆路要道。因此,蒙古“北牵俄罗斯,南遏中国,西进中亚,东退中俄”的战略位置,早已成为大国激烈博弈的对象。


在“9.11事件”发生前,蒙古与美国之间的互动并不起眼,这主要是因为在传统上,蒙古属于前苏联的政治与战略势力范围,美国几乎很难直接发挥其影响力,而蒙古也对美国保持戒心,不可能与美国走得过近而影响与苏联的关系。这从蒙、美两国直到1987年才建立外交关系可略见一斑。但是,随着前苏联的垮台、“9.11事件”,特别是2001年底阿富汗战争打响,中亚、东北亚地区的战略版图发生了重大变化后,在俄罗斯国内政局动荡、影响力聚降以及反恐战争等多重契机的作用下,国际及地区形势转变为蒙、美重新构筑外交和战略关系,提供了绝佳的机会,美国也从此开始积极介入蒙古事务。


蒙、美加强合作最初还是从军事入手的。早在2000年,当时的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斯洛科姆、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布莱尔先后访蒙,开启了双边安全机制的互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开始后,在美国的积极游说下,蒙古向伊拉克派出了131人的军队,加入由波兰领导的维持多国部队总部安全的任务。在阿富汗战争期间,蒙古也派遣了约50名军人,协助阿富汗训练安全部队。为此,美国对蒙古提供了大批经济、军事援助(2000年至2005年前,平均每年数百万美元,但2005年军援增为1800万美元),还派军事专家组前往蒙古训练蒙古军队。美、蒙两军还在2002年至2006年间,举行过多次军事演习,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是2006年8月举行的、代号为“可汗探索-2006”的9国联合军演。蒙、美军演旨在提高蒙古军队的指挥与作战能力。


2005年9月下旬,蒙古总统那穆巴尔.恩克巴雅尔,在出席完联合国首脑峰会后,应时任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法伦的邀请,特别从纽约飞往夏威夷,与法伦讨论如何进一步加强和扩大蒙、美两军军事合作,以发展蒙古军队及维和任务的能力问题。一个月过后,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访问了乌兰巴托,这是美国国防部长首次访问蒙古。同年11月21日,前总统布什对蒙古进行了4小时“闪电式”访问,这也是美国历届总统首访蒙古。布什的这次访问,是他在参加完亚太经合峰会后去的,虽不算是“专程”,但一时间,蒙、美两国高层同年互动频繁,引起国际社会不小的震动。布什在访蒙时强调了“将深化2004年7月两国确立的全面伙伴关系”,并指出:“当你们在中亚心脏地带建立自由社会的时候,美国人民支持你们。”美国对蒙古的政治意图,即所谓“对一个地处两大强国之间的年轻民主国家的支持”,由此暴露无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自1990年蒙古提出发展所谓“第三邻国外交”策略后,2004年蒙、美互将对方视为“邻国”,而“邻国关系”也由此成为蒙、美互动的重要政治基础。


显然,美国以“加强军事援助”的实惠做法作为对蒙古参与阿、伊战争的回报,当时俄罗斯不仅无话可说,而且很难在这种情况下说服蒙古“弃暗投明”。事实上,俄罗斯对扭转蒙古投靠美国,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不过,蒙、美之间互动的“热乎劲儿”似乎维持的时间很短。除了2007年10月蒙古总统恩克巴雅尔访问美国,作为对布什当年访蒙的回访外,几乎再没有其他政府高层互动。之所以出现这种“怪异”现象,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蒙古政府内部对如何发展蒙、美关系及蒙、俄、中关系,存在激烈争论的结果。这种争论,恰恰也成为俄罗斯不断借此拉拢蒙古的机会。另一方面,俄罗斯近两年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它在处理地区事务上再次担当起重要角色,也对蒙古起到了避免全面滑向西方阵营的阻滞作用。不管怎样说,从地缘上讲,俄罗斯总是比美国更容易靠近蒙古,这为俄罗斯向蒙古提供经援和军援,都比美国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例如,就在2005年蒙、美关系上升最快的时候,2006年12月5日至9日,蒙古总统恩克巴雅尔访问了莫斯科,并与俄罗斯共同发表了?莫斯科宣言?,为双边发展政治、经济、安全等全方位关系奠定了基础。当时俄总统普京就指出,俄、蒙两国在经济领域的合作前景极为广阔,到2015年,两国投资有望达到50亿美元。显然,俄罗斯对蒙古开出的“支票”,不仅从数量上比美国更为可观,而且从实际操作上看,也并不存在多大困难。


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虽然蒙古早在2004年首先以“观察员国”身份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但多年以来,尽管俄罗斯和中国都期望蒙古以“成员国”身份“转正”,但蒙古对此却似乎毫无兴趣,并多次以“留在组织外更能发挥作用”等“理由”婉拒了俄、中好意。由此看来,蒙古的“东不沾、西不靠”策略,显然是试图游弋于美、俄、中三大国之间,已取得最大利益。


话说回来。这次普京对蒙古短暂访问,两国关系可以说达到了一个重实质合作的阶段,双方签署了一系列重要经济合作协议。其中,两国就联合开采蒙古的煤矿、铀矿已经达成协议;5月13日,俄罗斯运输部长勒维京还同意向蒙古提供1千多万美元的资金援助,帮助蒙古改造其铁路运输系统。俄、蒙还正在起草一份双方核能源合作的协议。根据这项协议,俄罗斯原子能集团公司将与蒙古核能局展开密切合作,双方建立的联合企业不仅在蒙古开发铀矿,而且还将在第三国从事铀矿开采。


当然,面对俄罗斯的行动,美国显然也不会坐视。根据“蒙古新闻与讯息网”13日报道,蒙古和美国将于今年6月9日在华盛顿举行“美国-蒙古经济论坛”,该论坛是由美国商会与蒙古外交部联合举办的。届时,蒙古外长巴特包尔德将率领蒙古代表团出席论坛。令人感兴趣的是,这次论坛的主要内容,也是探讨蒙、美在能源、矿产、核能方面的合作。毫无疑问,在俄罗斯、美国互相争夺蒙古的“拉锯战”中,受益最大的恐怕还是蒙古。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