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春天来得晚,但风就不一样了。倪萍走在北京三月的风里,与街上的常人无异,若不是还有张让亿万观众熟悉的脸庞,没有人相信她是一位明星。她衣着朴素,新剪的桐花头,刘海二、八开,边上的发夹非常质朴,全无明星风范,老了,真的老了。在她年轻的时候,很多观众喜欢她主持的节目,如今她风光不再,然而她的朴实大气、贤良的品质却让更多人喜欢上了她。

倪萍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历史记录。用她的话讲,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所有电影、电视的奖项她都拿过了。但是在她家里,她从不敢把那些奖杯摆出来。她认为,实力她有一点点,但更多的是运气。她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妇女,穿着晚礼服去人民大会堂领奖前的10分钟,她还在家蒸包子呢。她的行为让人感到一个明星的成熟、与众不同。

近来风传她的王文澜的婚姻解体,她已嫁杨亚洲,对此,她未作回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合院里的美好时光

倪萍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她是跟着姥姥长大的,在缺少父爱环境中成长的她,成年后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个幸福的家庭,生一个健康的孩子,让孩子在温暖中长大。但现实一直没有给她机会……

倪萍在山东时有过一段婚姻,并育有一女。但这段婚姻最终以离婚收场,女儿被判给了前夫。后来到了北京,遇到了陈凯歌,两人相爱8年。可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另一个女人声称自己怀了陈凯歌的孩子——不管出于自尊还是出于无奈,倪萍选择了黯然离开。

经历了痛苦、孤独、徘徊、寻找、思考的重重过程后,已接近不惑之年的倪萍,终于等来了属于她生命中的那份情感,等来了一个给她带来幸福的男人王文澜。

恋爱时,王文澜问倪萍婚后最想做的是什么,倪萍说想把山东的姥姥接来颐养天年。隔了几天,王文澜把倪萍带到京郊通县的一个农村,指着眼前的一块地给倪萍看:“这是我刚买的4亩地,姥姥年纪大了,住楼房不方便,咱们在这里多盖几间房子,将来住在一起就热闹了。”

3个月之后再去的时候,那块空地已经变成了一个两进两出六座房子的四合院了。施工全部按王文澜的设计:屋顶是一大块隔热玻璃做的,院子边沿放满就地取来的野生芦苇,刚挖来时还是芽尖,很快就随风摇曳;前场是把绿绿的湖水引到门前一个葫芦状的大池子,分不同层次的石阶,散着数粒蓝色雨花石,还有小鱼伴着蓝蓝的湖水;家具全部都是那种充满乡土气息的八仙桌、太师椅、小炕桌……房子里都是找当地人给垒的土炕,每个房间都安了暖气片。

王文澜借了一辆小客车,带着倪萍一起回了山东。姥姥、母亲、表妹、侄女全部坐进了客车。为了预防万一,他又在当地的医院租了一辆急救车跟在客车后面,就这样一家人浩浩荡荡到了四合院。

当天的晚饭饭桌上,王文澜端着酒杯对倪萍九十多岁的姥姥说:“姥姥,我想娶倪萍,保证这辈子对她好,还会像您的亲孙子一样孝顺您,您答应让倪萍嫁给我不?”姥姥连连点头。

从此,四合院里弥漫着幸福。

倪萍很喜欢家,喜欢过日子,这迟来的幸福让她倍感珍惜。每天早晨,倪萍起床做早餐。她喜欢用传统的方式做包子,用玉米叶托着,因为玉米叶吸水,蒸出来的包子是干的,且有韧性和弹力。蒸好包子,倪萍就动手榨新鲜的豆浆,做完这一切后,大家纷纷起床了,倪萍就招待一家老小坐在餐厅里吃着可口的早餐,一家人其乐融融。

北方人看女人是否贤惠能干,面食做得怎样,是一个标准。也是在“文革”时期,当时年纪还很小的倪萍,就从姥姥那儿学得了“全套绝技”:做包子、包饺子、擀面条,又快又好。尤其是倪萍烙的饼,堪称一绝———甭管你甜的、咸的,甭管是奶油酥,还是葱花酥,到她手里,全部“搞掂”。吃过她的烙饼,朋友们都说“味道一流”。看倪萍做饼,是一大享受。只见倪萍先往一团面里放或甜或咸的油酥,撒上干面后翻擀,而后,再放油酥、再撒干面、再翻擀,如此再三。但见那团面在她手里转悠着,忽然就被摔在了桌上。倪萍这时已和那面团较上了劲,她加速地擀着,只见饼子在桌上不停地旋转,越变越大,突然,倪萍手里捏着的饼子腾空抖落,哗,齐刷刷摞在桌上的是4张一般大小、近乎透明的烙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做盏明灯照亮儿子前行

幸福的生活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他们的小宝贝来到了人间。那一年正好是虎年,倪萍给儿子取名虎子。

虎子11个月时,倪萍发现儿子老是摔跤,很难站稳,眼睛好像也有点不正常,不能随着光线游走,抓不到眼前的物品。到医院去检查,医生对倪萍说:“孩子患的是先天性白内障,可能有失明的危险。”

倪萍吓傻了,她紧紧抓住医生的手,问大夫:“还有医治的希望吗?”大夫说:“一般白内障发现得越早,治愈的希望就越大,儿童先天性白内障如果在婴儿出生的8~17周就动手术的话,效果是最理想的了,可现在显然晚了……”

回到家里,看着儿子躺在床上,两手无目的地乱抓,倪萍的心都要碎了。

第二天,夫妻俩开着车,到协和、人民等大医院就诊,结果专家们都十分惋惜地说,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治疗时期。回到家里,倪萍回忆着儿子从怀孕到出生的每一个细节,现在想起儿子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声呼喊似乎都在提醒自己他的眼睛有毛病,可自己当时怎么偏偏就忽视了呢?倪萍用力地敲打着自己的头,不能原谅自己!

为了给儿子进行理疗,倪萍参加了按摩培训班,学习穴位按摩,她常把虎子抱在怀里,从头到脚一个穴位一个穴位地慢慢按摩。每周带儿子去针灸3次,外加每天3碗中药药汤。一天下午,王文澜惊喜地往家打电话:“我今天拜访一位专家,他说80%以上的弱视患儿是可以治愈的,咱们的虎子还不到一岁,所以痊愈的可能性极大!”

听说孩子有希望康复,原本打算等孩子满一岁后重返岗位的倪萍,当即决定继续呆在家里陪儿子。经过手术治疗,虎子过完三岁生日时,终于完全康复,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小男子汉。康复那天,他第一次对妈妈做出胜利的手势,为了儿子的这一天,倪萍等了700多个日日夜夜啊。

2008年5月18日晚,在中央电视台“爱的奉献”赈灾晚会上,一身素颜的倪萍感动了在场所有人。在节目中,她红肿着双眼,用颤抖的声音讲述了地震发生后两位坚强母亲的故事,然后默默捐出100万元善款。一时间,倪萍的人气指数直线攀升,她被网友誉为“中国女性的骄傲”、“最让中国人敬佩的女性”等等。晚会结束后,倪萍接到了儿子打来的电话:“妈妈,我刚才在电视上见到您了,我特别开心,我为您感到骄傲!”她默默地挂了电话,迅速赶回了家。见到儿子的第一眼,她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有那么多的人在地震中失去亲人,此刻的母子依偎,她感到是如此的幸福啊!

倪萍之所以能对天下所有母亲的痛楚感同身受,更主要还是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位9岁男孩的母亲,母亲的心,是如此的柔韧而顽强。

踏踏实实过日子

谈到未来,倪萍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她会拿出一些专门的时间写两本早在计划中的闲书。会陪儿子听一些音乐会,会继续经营着这十几口人的大家庭,让每个人生活得幸福快乐,也会做几部好电影与好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