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黄民警4年看10万多毛片 自称像妇科医生看病

wjl10 收藏 1 221
导读: 东方今报 记者 王在华通讯员 侯松岭 丰雪军/文 张东辉、任旭阳,男,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治安大队民警、郑州市公安局仅有的两名鉴黄师。 推荐理由:公安机关缴获的非法出版物,是不是淫秽物品他们说了算。 2005年至今,他们鉴定了10万多段“黄段子”。就像神农尝百草,他们用自己的身心鉴定黄毒,守护着郑州人特别是孩子们的精神家园。 第一次鉴黄遭遇励志故事 2005年年底的一天中午,郑州市公安局老交警支队楼上,任旭阳和张东辉走进了一间办公室。 任旭阳打开灯,张东辉拉上了窗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东方今报 记者 王在华通讯员 侯松岭 丰雪军/文


张东辉、任旭阳,男,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治安大队民警、郑州市公安局仅有的两名鉴黄师。


推荐理由:公安机关缴获的非法出版物,是不是淫秽物品他们说了算。


2005年至今,他们鉴定了10万多段“黄段子”。就像神农尝百草,他们用自己的身心鉴定黄毒,守护着郑州人特别是孩子们的精神家园。


第一次鉴黄遭遇励志故事


2005年年底的一天中午,郑州市公安局老交警支队楼上,任旭阳和张东辉走进了一间办公室。


任旭阳打开灯,张东辉拉上了窗帘。两人对视了一下后,把房门反锁。


任旭阳从一个档案袋里拿出一张影碟。影片简介异常火爆,号称是历史上某个帝王超强夜生活能力的完全展现。


张东辉打开电脑光驱,把影碟放了进去。屏幕上画面还没有出现,任旭阳的呼吸急促起来。“当时有点小紧张。”任旭阳后来回忆说。但见箭如飞蝗,鏖战沙场,却不见封面上的不堪和淫秽。快进,快进……通篇都是那个皇帝建功立业的励志故事,封面原来是骗人的。


第二张影碟,封面依然火爆,内容却换成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第三张影碟刚点击播放,一男一女就闯进他们的眼帘,这次是直奔主题。好家伙,当然是淫秽物品,张东辉当即做上了标记。开仓——关仓——点击播放——取出碟片,到晚上8点,两个人看了50多张光碟。


看得头昏眼花,张东辉和任旭阳做出了一份鉴定结果。根据这个结果,郑州某公安分局行政拘留了一名黄碟贩子。


性格开朗才被“委以重任”


讲完第一次鉴黄经历,张东辉和任旭阳笑作一团。其实,就是看中了他们的开朗,领导才把这项工作交给他们。因为鉴黄师的职业特性,从业前提是结过婚一段时间,同时要政治过硬。郑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焦建业介绍说,还得加上一条:性格外向开朗。


2005年年底,时任领导突然找到任旭阳,问他结婚几年了。任旭阳顺口说五六年了。过了几天,领导交给他一沓材料,让他好好学习。一看,是关于淫秽物品的界定等材料。看了几天,算是掌握了理论知识。随后,领导就让他跟着两个老同志开始了一项特殊的工作。跟任旭阳一起的,还有一个同事张东辉,他是一个结婚更早的幽默家伙。


有没有淫秽性地具体描写性行为、性交及其心理感受;有没有公然宣扬色情淫荡形象;淫秽性地描述或者传授性技巧……两个老同志教给张东辉和任旭阳的,是关于淫秽及色情出版物的鉴定标准,依据的是《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认定淫秽及色情出版物的规定》。


俩人终于明白,原来他们要接班做鉴黄师。在郑州市公安局,鉴黄师只有两个,他们要面临各公安分局和其他部门送检的物品。根据他们的鉴定结果,警方或法院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裁决。


4年看过“黄段子”10万多段


今年4月22日,在郑州市文博广场,新闻出版部门联合郑州警方一次销毁8000多张淫秽光碟。这些,都是张东辉和任旭阳鉴定过的。


随着电脑、手机的普及,淫秽视频的片段成为新的黄毒传播途径。今年2月到5月初,省公安厅等五部门联合部署,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利用手机传播淫秽视频违法犯罪活动”专项整治,他们的工作量再次加大。


从2005年到现在,他们鉴定的光盘有数万张,看过“黄段子”10万多段。


随着鉴定经验的不断丰富,两人的鉴定速度也越来越快。拿到鉴定任务,看个开头,张东辉甚至都知道了结尾。但在鉴定过程中,艺术与淫秽之间的模糊界线是个难题,有的艺术片会夹杂一些特别镜头,这就要求民警从头到尾把片子看完。而在日常鉴定中,一些港台产的香艳影片也不能归到淫秽视频当中。


鉴黄就像妇科医生在看病


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外地鉴黄师都面临着严重的心理挑战,张东辉也坦承二人鉴黄初期面临剧烈的心灵冲击。刚开始这项工作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瞒住了家人。两个人的理由一样,都是太别扭。


张东辉总感觉难为情,因为这不像干刑警的,办了一件案子很精彩,胜利的喜悦想跟家人分享,“这种事儿怎么跟家人说呢?说以后的工作需要天天看黄片?”


淫秽出版物为刺激感官,着力渲染各种变态的情爱场面,天天面临性爱观念中的垃圾和暴力,处理不好也会让心灵扭曲,直至“变态”。就像神农尝百草一样,为了给百姓寻找良药,神农以身试险最终死于毒草。现在,张东辉和任旭阳已经渡过了最初的难关,这跟一个同事的玩笑有关。“妇科医生”,是相熟的同事开玩笑的叫法,张东辉并不排斥。跟妇科医生一样,经常面临赤裸的人体,张东辉这样解释同事给自己起绰号的理由:“这倒让我们找到了参照物。”


鉴黄时,必须心无杂念,想着这只是工作。“我们的脑子里只有淫秽色情的标准,是不是太露骨,是不是赤裸裸地描写那些场面等。”张东辉说,自己鉴黄时就像妇科医生见了病人,只管看她有没有病,有什么病,怎么确立治疗方案。


如今,鉴黄完毕关上电脑,二人就能迅速从鉴定的影片中跳出来。现在,张东辉和任旭阳再没有当初心理上的负担了。


张东辉认为,他们工作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减少了黄毒对孩子精神家园的损坏。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