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二章:媚舞4

北方老驼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URL] 可以肯定地说,蓝婷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但是,这是个竞争激烈的社会,是个无情的商品经济社会,你要想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就不得不放弃许多做人的原则,你要想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就必须有所付出。所以,蓝婷的选择是无奈的,或者是必然的。 蓝婷是通过夏雪先认识了尚小朋,而后又通过尚小朋认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可以肯定地说,蓝婷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但是,这是个竞争激烈的社会,是个无情的商品经济社会,你要想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就不得不放弃许多做人的原则,你要想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就必须有所付出。所以,蓝婷的选择是无奈的,或者是必然的。

蓝婷是通过夏雪先认识了尚小朋,而后又通过尚小朋认识了丰九如的。蓝婷和夏雪都在市歌舞团工作,夏雪是独唱演员,蓝婷是舞蹈演员。蓝婷舞跳得相当不错,曾经获得过省舞蹈大赛第二名的好成绩。她和夏雪关系密切,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夏雪比蓝婷小几岁,说话娇滴滴的,人也幼稚,极具女人味儿。她是个玲珑剔透又妖娆的女人,一张脸蛋儿秀色可餐,雪白的脖颈是象牙色的,很容易引起男人的想入非非。她有过一段短暂婚史,前夫是个老实的蔫茄子,秃嘴笨舌,没有一点机灵劲儿,也没有一点男人的阳刚之气。不过,他追女人还是有一手的,只要粘住你就别想逃脱。要不,夏雪当初也不会嫁给他。夏雪看不起丈夫,嫌他窝囊,没本事,所以,结婚没一年便开始不停地吵架,第三年就离了婚。幸亏她当初没要孩子,这也省却了许多麻烦。因为没有合适的男人,她现在是单身一人。

夏雪的嗓子说不上好与不好,反正歌唱出来非常特殊,别有一种风味儿。由于她性情孤傲,和同事的关系处得不是很好,那几年在团里属被排挤对象。不过,她这几年可是春风得意了,因为歌舞团在市里的演出多是大漠集团赞助的,而大漠集团总裁尚小朋对夏雪情有独钟。夏雪有了这座靠山,歌舞团的领导就不得不给她留一份了。

夏雪单身一人嫌闷,经常拉着蓝婷一道逛商场、吃饭,而每次吃饭都是夏雪埋单。夏雪还喜欢打扮,身上穿的是高档的,脸上抹的也是高档的,三天两头地往美容院跑。蓝婷算了算,夏雪的支出早已超出她收入的数倍。女人好攀比,蓝婷拿自己和夏雪比,觉得自己没有比夏雪差的地方,可就是不如夏雪活的潇洒。

那天,夏雪兴冲冲地对蓝婷说:“蓝姐,今天带你参观一下我的新居吧。”歌舞团早就传闻夏雪和大漠集团总裁尚小朋关系暧昧,蓝婷几次向夏雪探口风,可一向心直口快的夏雪对这件事却守口如瓶,总是笑而不答。蓝婷听说夏雪又有了新房,既是羡慕,又是嫉妒,问夏雪说:“夏雪呀!我看你这些日子总是一脸的喜气,是不是又准备嫁人了?”夏雪疑惑地问:“没有啊!你听谁说我要嫁人了?我一个人活得多自在,干嘛要嫁人?”蓝婷问:“既然不准备嫁人,那怎么又买新房子了?我看你那旧房子挺好住的嘛!比我家大五、六个平米呢!”夏雪明白过来了,莞尔一笑说:“蓝姐,生活越过越美好,咱可不能满足现状,得往前看呀!”蓝婷也嘻嘻笑道:“谁不想往前看?我还想往前看呢!只是我能力有限,向前看不了多远呀!”又说:“夏雪,我看你现在钱越花越多,是不是把银行给抢了?有什么发财的门路也给蓝姐介绍介绍,别光顾自己吃独食。”夏雪神秘地一笑说:“蓝姐,我可不想拖你下水。”蓝婷知道夏雪话里的含意,笑了笑,没吱声。

蓝婷一进屋子就呆住了。夏雪的新居三室两厅双卫,装修豪华,装饰材料是最新潮的,家具电器都是名牌。洗手间的化妆品琳琅满目,衣橱的服装时尚潮流,一束别致的蓝玫瑰插在茶几的花瓶里,冷艳、芬芳。蓝婷把鼻子凑过去闻闻,说:“夏雪,这束蓝玫瑰真漂亮!”夏雪咯咯一笑说:“土老帽,什么蓝玫瑰?这叫蓝色妖姬!”又说:“蓝姐,你到卧室看看我的床吧,那才叫高级呢!”蓝婷随夏雪去了卧室,夏雪躺在那张宽敞的大床上颠了两颠,得意地问蓝婷说:“蓝姐,怎么样,不错吧!你知道吗?就这么一张床,两万多块钱呢。”夏雪越是得意,蓝婷心里越是嫉妒。她也躺上床颠了两颠,惊羡地叫道:“哇!怪不得这么贵,还真的舒服哩!夏雪,你真有福气,都快让蓝姐嫉妒死了。”夏雪坐起来对蓝婷说:“蓝姐,今晚别走了,咱俩弄几个菜,喝瓶红酒,你陪我住一晚上,咱们共同享受享受这张床怎么样?”蓝婷想都没想便点头说:“好啊!”

两个女人说干就干,从冰箱里取几个罐头,夏雪又出去买了些香肠、小菜。蓝婷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晚上不回去了,然后开瓶红酒,边喝边聊起来。蓝婷先问夏雪这房子花了多少钱?夏雪含糊地说:“连装修大概四五十万吧!”蓝婷算算自己的工资,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想要住这么套房子,不吃不喝得攒一辈子。可是,夏雪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她问夏雪说:“夏雪,你自己的房子自己还不知道花了多少钱?究竟是四十万还是五十万?”夏雪和蓝婷碰一下酒杯说:“蓝姐,你操那么多闲心干嘛?还是喝酒吧!反正这房子我没掏一分钱,管它呢!”蓝婷穷追不舍地问:“夏雪,这么说,你这房子是人送的?”夏雪见蓝婷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无奈地笑笑说:“蓝姐,不瞒你说,这房子还真是人送的。不过,房本上写的可是我夏雪的名字,不信我拿来给你看看。”蓝婷嫉妒得心里不是滋味,摆摆手说:“算了吧!”她还真不敢相信,不就是个女人吗?就算浑身上下的每块肉都是金子做的,也值不了多少钱呀。如今的这些臭男人,傲慢起来可以藐视天下,可下贱的时候也真够贱的,为了个女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多少钱都舍得花。

两个女人一个兴奋,一个沮丧,酒喝的不免口大了些,一瓶红酒很快便见了底儿,两张美丽的脸庞也泛起红霞,连说话都带点嗲声嗲气的了。夏雪举起空酒瓶子问蓝婷说:“蓝姐,还喝吗?”蓝婷说:“我估计你的酒也不是自己花钱买的,不喝白不喝。再说了,你不是让我晚上陪你住吗?咱们干脆就喝它个一醉方休吧!”夏雪说:“好!那咱们再打一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