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七,枣花把自己给卖了2

北方老驼 收藏 7 1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快入秋的一天,三个骑高头大马的人来到秦天喜家门前。前面的一个五十多岁,高大、微胖、面色红润,态度傲昂,一张脸不苟言笑,身上的黑缎子在阳光下亮得耀眼。后面的两个都是四十多岁,一个面皮白净;一个精干魁梧。那精干汉子还没下马,大嗓门便震得山响了。“秦天喜,秦天喜在家吗?” 秦天喜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枣花怎么会想起来让秦天喜把自己卖了呢?

原来,秦天喜昨天到镇里,晌午的时候,一个挑担子的男人路过家门口向枣花讨水喝。枣花舀了瓢凉水送出去,那人端详着枣花惊诧地叫道:“咦,这不是枣花吗?”

“你?你是慧生哥吧?”枣花也愣住了。那人竟是枣花娘家七里河村的,比枣花大七、八岁,叫葛慧生。葛慧生的爹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铜匠。

枣花把葛慧生让进屋来,葛慧生惊奇地问:“枣花,你不是嫁到怀宁城了吗?啥时候搬到这村来的?”

枣花叹口气在葛慧生对面坐下,“唉!慧生哥,提起来话长,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

葛慧生见枣花面色憔悴,家里一贫如洗,也叹了口气,“枣花呀,原以为你嫁了个好人家,没想到日子竟然过的如此凄凉。你男人呢?他是种地呢还是做买卖?”

“他呀?他是个大烟鬼。”提起秦天喜,枣花便是满心的委屈和凄楚。不由得打开了话匣子,一边抹着泪,一边把这几年的日子向葛慧生娓娓道来。当然,她没敢提家里和驼峰山土匪的关系。

葛慧生听枣花说她男人抽大烟,把好端端的家业败光了不说,还把两个儿子卖了,连声叹道:“没想到,没想到呀!枣花,你这命也真够苦的了,往后的日子长着呢,你这要地没地,要手艺没手艺,咋往过熬呢?连个盼头都没有呀!”

枣花苦笑着摇摇头,“我约莫着也快有个盼头了,卖儿子的那点钱他也快糟践完了,没了钱就轮到卖我了,我卖到了别人家,兴许还跳出了火坑呢。”

葛慧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会卖你?不能吧?”

“有啥能不能的,不卖我他喝西北风去呀?”

“你不是还有个闺女吗?就算卖,他也该先卖闺女吧?”

枣花摇摇头,“慧生哥,这你就不明白了,闺女他不会卖,也不敢卖。”

“为啥呀?”

“……”

葛慧生看出枣花有难言之隐,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眼珠转了转,脸色微红地说:“枣花,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可别怪我唐突呀!如果有一天你男人真要把你卖了,你给我捎个信儿,我替你找户好人家。”

枣花自卑地说:“头发都花白了,还指望啥好人家呢?只要别遇上抽大烟的,有口饭吃就行了。”

说过自己,枣花又向葛慧生问起他家的境况。葛慧生说从他爹把铜匠的手艺传给他,他便挑着担子走村串巷给人打银货,铸铜烟锅,日子过得挺轻松的。只是那年日本人打进来,撵着村里的人满山遍野地跑,他媳妇背着个五岁的小儿子跑不动,被日本人一枪穿了糖葫芦。他大儿子要报仇,投了游击队。最后流露出口风,说他正托媒人帮忙,想再续一房呢。

枣花心里明白了,原来葛慧生是想把自己买回去的。她一盘算,觉得葛慧生知根知底儿又有手艺,要是能跟了他,后半生也就有个靠了。于是也顾不得羞了,红着脸说:“慧生哥,等他回来我和他商量商量,你过半个月再来吧,村西头有个姓王的媒婆,到时候你找她去。”

……

秦天喜不知道家里有人来过,听枣花主动提出把自己卖了,还以为枣花是看破他这辈子肯定是没出息了,心里是又气又悲哀,“我说枣花呀!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你当你是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呀?卖你?你能值几个钱?谁稀罕你呀?”

“我虽然人老珠黄了,二十块大洋还值吧?有了这二十块大洋,你再少抽几口大烟,你和画眉就能凑合个一年两年的,等哪天长生把画眉娶过了门,你两个肩膀扛一颗脑袋,想干啥都没人管你了。”

秦天喜听枣花卖身是想给他和画眉留条活路,心里颇受感动。又听枣花说她还值二十块大洋,嘿嘿一笑,“二十块大洋,你想钱想疯了,做梦呢吧?”

枣花却胸有成竹,“值不值二十块大洋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只有买家知道。你要是觉得家里的日子还能过下去,咱就凑合着过的。你要是觉得过不下去了,就出去给我找主家吧。记着,二十块大洋,少一个子儿我也不走。”

秦天喜想了一晚上,觉得这个家迟早要散,与其迟散还不如早散呢。第二天便放出口风,说要二十块大洋把枣花卖了。人们见他狮子大开口,只当他是开玩笑,也没人搭理他。

过了半个月,葛慧生果然来了。按照枣花的吩咐去找村西头的王媒婆,说自己的老婆让日本人打死了,看花村有年轻的寡妇或者卖老婆的给他说一个。王媒婆想了想说:“年轻的寡妇没有,不过,倒是有户姓秦人家穷得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前些天放出话,说是要把老婆卖了。那女人年龄不算太大,模样端正,人也挺贤惠的,只是她男人狮子大开口,要二十块大洋呢。”

“那你带我去看看吧。”葛慧生给王媒婆塞了几个铜钱,王媒婆便欢天喜地地把葛慧生带到了秦天喜家。

秦天喜见果然有人找上门来,心中说不出是喜是悲,蹲在屋檐下垂着头一声不吭地抽着烟。葛慧生装作不认识枣花,和枣花对视一眼,便悄声对王媒婆说人他是相中了,要王媒婆去和秦天喜商量,他这就要把人带走。

画眉挑水回来,见家里来了客人,便点着灶火烧水。可看王媒婆和那陌生男人说话鬼鬼祟祟的,觉得事情不对。支起耳朵细细一听,方知是她爹要把她娘卖了。画眉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儿,忽地跳起来跑出屋去,一把推开正和秦天喜嘀嘀咕咕的王媒婆,用仇视的目光盯着秦天喜问:“爹,你要把我娘卖了?”

秦天喜满脸郁悒,用眼角瞥了画眉一眼说:“小孩子家,不要管大人的事。”

画眉见是真的,“哇”地一声哭了,跺着脚叫道:“要卖你卖我,不能卖我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