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交通专家:解放军应加强大型运载工具研制

被割了舌头的鹦武鸟 收藏 0 35
导读:“5·12”,一个曾经让世界为之震惊的日子。面对汶川特大地震灾害,我军十余万官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迅速开赴灾区,实施远程战略投送,展开军事化应急大救援,谱写了一曲曲英雄壮歌。时值纪念汶川抗震救灾一周年之际,本刊对总后军事交通学院院长张伟作了专访,张院长深入浅出地阐释了新时期加强远程战略投送能力建设,对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重要意义,现择要发表,以飨读者。 记者:为了应对传统与非传统、战争与非战争各种安全威胁,世界各军事强国均高度重视科技的推动作用,着力加强

“5·12”,一个曾经让世界为之震惊的日子。面对汶川特大地震灾害,我军十余万官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迅速开赴灾区,实施远程战略投送,展开军事化应急大救援,谱写了一曲曲英雄壮歌。时值纪念汶川抗震救灾一周年之际,本刊对总后军事交通学院院长张伟作了专访,张院长深入浅出地阐释了新时期加强远程战略投送能力建设,对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重要意义,现择要发表,以飨读者。


记者:为了应对传统与非传统、战争与非战争各种安全威胁,世界各军事强国均高度重视科技的推动作用,着力加强远程战略投送能力建设。时值纪念汶川抗震救灾一周年之际,请您谈谈实施远程战略投送的战略意义?


张院长:首先我们应从全面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与运用的整体把握来看,这其中:机动与信息、火力,堪称是军队作战能力三大核心要素基本构成。尤其远程战略机动与投送能力,兼有作战行动与保障行动双重属性,均显示出科技推动的强大作用。所以,远程战略机动与投送不仅是核心军事能力的体现,更是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重要保证,战略意义重大。


记者:如果说实现远程战略投送能力新跨越是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重要保证,新时期我军实现了哪些历史性新跨越?


张院长:军队远程投送能力,是一个由国家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所决定的动态指标,实力雄厚的交通运输战略资源是实现军队远程投送能力的重要物质技术基础。


近年来,我军在全面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中远程战略投送能力不断增强,特别在汶川抗震救灾中,我们统筹军地力量,采取多种方式实施立体投送,4天时间向灾区投送10万大军,仅军队就出动各型飞机和直升机4700余架次,创造了我军历史上单日运兵新纪录;还有“和平使命-2007”等成功地完成了大规模、成建制、多军种、远距离跨国战略投送。这些都标志着我军已逐步实现了远程战略投送能力历史性的新跨越。


记者: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里的动与行今天看来均与科技能力密切相关,该怎样看待新时期远程战略投送能力与科技进步和新军事变革的关系?


张院长:可以说,远程战略投送与科技进步和新军事变革作用始终是密切关联的。尤其在信息化条件下,远程战略投送更加凸显出目的上的战略性、空间上的远程性、时间上的快速性、方式上的立体性以及手段上的技术性等显著特点和新趋势。


记者:如果说在当今信息时代,远程投送已经呈现出空间不断拓展、时间高度浓缩的新特点,而且以时间赢得空间的意义愈来愈突出,那么各国兵家怎样看待战略投送能力新跨越中的科技变革与支撑作用?


张院长:一直以来,各军事强国在重视加强远程战略投送力量建设中,均强调以科技推动力量作为重要战略支撑。如美军一直把发展远距离战略投送能力作为提升军队整体作战能力的六大目标之一,强调把“保障海洋、空中、空间国际交通线和信息通道的安全”作为永恒的国家利益;近年来,印度等国军队同样高度重视运用科技力量和手段,不断实现战略投送能力新跨越。


记者:推进远程战略投送能力新跨越应如何确定发展目标和路线图?


张院长:《200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明确地强调了中国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和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的国家意志,这是重要基础。加强军队战略投送力量建设,正是根据国家的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方针,从总体上与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发展战略相适应,力求构建规模适度、结构合理、高效顺畅、军民融合的战略投送建设体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