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两次按倒服务员要特殊服务被刺 为何媒体失语

小没良心的 收藏 1 1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连日来,湖北巴东县3名官员与女服务员起争执,两人被刺伤,其中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成为网民关注的焦点。在荆楚网等本地网站社区,关于巴东官员娱乐城被刺身亡的讨论贴点击和回复总量达数百万人次。 12日,巴东县委、县政府召开全县领导干部思想政治建设及作风整顿大会,对野三关镇“5-10”案件的初步情况进行了通报。该会要求全县各级党员干部严明纪律,规范行为,加强修养,并对全县娱乐场所开展专项整治。

14日,荆楚网知名评论员吴双建和“番薯哥”作客嘉宾访谈,就这一热点话题展开讨论。


据了解,荆楚网记者综合网络舆论显示,大多数网民质疑的焦点主要有3个:一是被刺官员的钱是哪里来的;二是警方公布调查结果称服务员可能患抑郁症,这与案件之间是否真的有联系;三是被强要“特殊服务”的女服务员邓玉娇会被怎么量刑。


“特殊服务”让弱女子人格受辱


吴双建认为,一些媒体将行刺者邓玉娇比喻成“女杨佳”,这变相地承认邓玉娇在法律上需要被严惩的事实,与目前所披露的细节不符。死者邓贵大用一摞钱砸邓玉娇的头“显摆”或购买享用女性身体,不仅违反了中国法律,而且对邓玉娇的人格和尊严构成极大的侮辱。对这种侮辱的承受力,虽可能因个体差异有不同反映,至少已超越了人们情感的底线。接着,死者将邓玉娇按在沙发上,试图对邓玉娇的身体造成侵害,从法律上来说就已经构成强奸罪。前者如果说还需情感和理智上的忍耐,而后者,女事主采取何种行为来进行反抗,保护自己的身体不受侵害,无非是防卫过当,还是没有过当的问题。因此,邓玉娇用修脚刀向邓贵大连刺三下,这种行为合法还是非法,需要法律进行公正的认定。


死者钱从哪里来?为何这样猖狂?


根据报道:邓贵大向邓某提出特殊服务要求,遭拒后,邓贵大从怀中拿出一沓钱抽打邓某的头部。“番薯哥”认为,由此可见,该主任一定带了不少钱。作为靠工资吃饭的人来说,花钱一般知道心疼,平时也未必带很多的钱,而该主任应该带很多钱,要不然达不到可以“用一沓钱抽打邓某的头部”的地步,如此花钱,可知来路不正。而作为官员,到娱乐场所活动本身就是很不光彩的事情,接受特殊服务更是党纪国法所禁止的。


女服务员杀人为何强调有抑郁症


案发后,犯罪嫌疑人邓玉娇主动向当地派出所报案。邓玉娇今年21岁,系野三关镇木龙垭村人。据警方介绍,在案件侦查中,从邓玉娇行李中查出有治疗忧郁症的药品。“番薯哥”表示,不能接受警方把注意力并一味强调在“有病”这个概念上。民众对邓玉娇的同情,皆因邓贵大官员与邓玉娇KTV服务员的身份不对称,案情中三位男人对一位弱女子的实力不对称,担忧事件发生后可能会引起邓贵大背后的权力来干涉案件的侦查和审判,让邓玉娇被权力从快从严地“法办”。


吴双建认为事实也已经证明,湖北本地媒体对此案细节的失语,语焉不详的“疑特殊服务”,警方通报在邓玉娇包中查出“治忧郁症药品”,都在暗示着一个乡镇招商办主任的非正常死亡背后的各种利益牵扯。也让人疑惑,一位乡镇的一个职能部门主任,何以能挑战整个诡异的舆论?弱女子的暴戾行为,被民间认为是“社会正义和公平”,是因司法和权力体系,让弱者没有了寻求公平公正的空间和可能。让人担忧的是,邓玉娇一案,真有可能让民间的暴戾,来充当公平的裁判。


访谈最后,主持人总结表示,这样的结局无疑是一个悲剧,但愿这样的悲剧能够引起人们的警觉!堂而皇之休闲娱乐是工作需要,巴东野三关被刺干部是少数领导干部不正之风的典型代表。我们相信:通过这次血的教训,书记、县长们会把巴东的党风廉政建设拿在手上,会把干部的工作作风、生活作风作为取得民心的重要工作抓实抓好。(盛小航)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