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为170万警察说说公道话了~

亮亮爱逃学 收藏 17 853
导读:南方周末B15版做了篇题为“我为170万警察说说公道话”的访问。受访者是“有着24年刑警经历的知识产权专家吕文举”,事情源于“上周报道了被辞退警察吴幼明对警队的另类观察,引起社会强列关注”所引起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关于吴幼明另类观察的详细内容。但是,只是读了这篇访问,已经被感动了。因为在基层一线警队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年,多少次面对群众误解甚至谩骂,俺只能保持“沉默是金”呢。


吕文举说:“警察是心理高危行业,长期面对社会的假恶丑现象,没有有心理辅导,没有社会救助,巨大的压力只能靠自己去平息去消化,外无尊重内无自主,中国警察正在失去职业尊严……”


这是相当严重的,和平时期,警察是捆绑违法犯罪,限制社会秩序规范旁逸唯一的绳索。是保护公民免受违法犯罪侵害唯一的强制力量。一个国家的警察不行了,基本上这个国家架构也就趋于崩溃的边缘;国家几于崩溃了,人民群众也就离水深火热不远了。从这个角度看,吕文举未偿不是在“为十亿老百姓说句公道话”。


其实和谐的警民关系于国于民于警都是无比重要的。而一切和谐关系的建立都是基于相互之间的真诚沟通和理解。


警察是某些时段内掌握了特殊处置权的人。这个“人”也是“群众”,也是血肉之躯,娘生娘养,也只是万千大众里艰难生活的一员。只不过,不管是为了一个貌似铁杵的饭碗,还是为了那个不被人理解甚至正视的“家国天下”的理想,搏命工作着。


当然,站在队伍之外,以旁观者的角度,详细打量起来,中国警察的现状也确是堪忧,大量的积案不知积压下了多少不平和忿怒,案件的不公正处理带来的影响更加恶劣,一起冤假错案,足以把一百多万警察一年甚至几年的努力全部抹掉,也足以让数百名英烈的墓地长满野草。然而,公安机关的“冷横硬推”变身成“婉拒推馁”冷处理的现象还是存在着,报案者满怀希望而来,却心有戚戚含怨而去。纵然以发达国家五分之一的警力,五十分之一装备,百分之一的关怀和保障,面对于人家多十数倍的人口的中国警察有着不可不正视的客观原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表现出的麻木和冷漠还是让警徽蒙羞。


面对衣食父母的责难,那些头项国徽身穿制服的家伙们究竟在做什么呢?


笔者走访过几个县市基层所队,一名基层民警的加班时间是常人无法想像的,相应,所承受的负荷也非一般人所能忍受。通常状况下,要么就是在一线工作几年后转换到其他相对较为正常的部门,要么就是在纷至沓来的案件面前逐渐变得麻木,这种麻木甚至是自身不能查觉的~~不管是当“官”与否—一线的派出所长、刑警队长比普通民警要承受的压力更多也更大,除了正常的职务工作,还要应付来自方方面面的指挥和检查,这几年公安机关内部雷阵雨似的学习运动也让广大民警耗费了巨大的心力。给基层单位增加了更加繁重的物力。然而却未能取得相应的成效,这种现象如果透露出来,似乎不是高层所愿意听到和看见的。这与运动的初衷无疑是相违背的。


拿某些教育整顿、学习运动来说,高层和经济发达地区可能执行的还好,有财力物力和时间等客观条件去采取人们所能接受的多种多样的方式去发动、教育民警,保持政策50%原汁原味。而到下面,尤其到一线,“每天要处理的事务要完成的工作24小时都做不完,我哪有空闲想别的,即便有了点时间,也得快点回家处理那些生而为人不得不面对的又一箩筐麻烦事去”老实的警察说。


而对于那些思想动摇的:“真不知道这有什么用!”。开会—孙大圣的神通分心术;记笔记——大学生的机灵,摘抄;写心得体会,思想汇报—更是高科技时代的便利,下载粘贴换个名就可以了。


话说回来,即便是老老实实的完成套路又如何呢,人的思想意识从来不是强制牵拉所能控制的,相反,潜移默化的谆谆诱导,多姿多彩的环境感染往往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高质量的教育片,典型人物典型事件的宏扬或警示,可以感受的单纯的团结力量,制度向合理和透明努力的动向,领头人高尚人格的感召力于中国警察队伍的感召力也是无穷的。中国素来有“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的说法,有它的常见性和科学性。


因此,民警违法事件不是搞几次运动就能解决的,需要更加深入的研究和实践。严惩和重奖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但是近几年来,仿佛都是说得多做得少了。这对大多少数的民警和整个公安队伍来说不是好事。


“我为了170万警察说说公道话”发自肺腑,真诚客观,愈看愈感动,感谢吕文举终于道出了一百多万警察的心声。


吴幼明:我为170万警察说说公道话


编者按:本报上周报道了被辞警察吴幼明对警队的另类观察,引起社会强烈关注。警队到底怎么了?有着24年刑警经历的知识产权专家吕文举的深度解读,或许有助于我们思考。


警察是心理高危行业


南方周末:社会上对警察批评较多。你是老警察,你怎么看?


吕文举:这很自然。环境改变人,警察面对的很多人和事,是正常人很难理解的。如果你是警察,那么跟你打交道的人,可能十句话有九句话都是骗你的,尤其在办案时。这是一种习惯或者下意识,比如说我们三个人去抢劫,谁动的刀,谁伸手抢,我本能地就要避重就轻,本能地就要掩盖真相。长期面对谎言、骗局,长期面对假、丑、恶,人的心态就会变,怀疑一切,可能就成了一种职业病。


南方周末:但警察接触的只是特殊人群,并不等于社会全部。


吕文举:对。正常人不一样,正常人接触假、恶、丑的概率是很低的,所以在正常人眼里,这个世界就是正常的,人性就是正常。但在警察眼里就不是这样。


南方周末:在警察眼里,人性的阴暗往往放大了。


吕文举:是的。不信任人,对人不友好,在警察来说是根深蒂固。因为假丑恶堆积在他四周。为什么人们到派出所去,看到的警察都是绷着脸,好像谁欠他钱似的?原因主要就在这里。我过去的眼睛,就像一把刀子,让人很不舒服。


南方周末:脱离常人世界,这很致命。


吕文举:所以,警察往往游离于正常人和精神病人这么两个状态之间。警察如果做心理测试,估计一半以上都有心理疾病。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让人们喜欢呢?


南方周末:对警察的心理疾病能说得具体些吗?吕文举:比如警察的戒备感特别强。因为警察注定是一个得罪人的职业,所以报复的危险经常存在,家里被炸,路上被人砸脑袋,这样的事时有发生。据统计,中国警察平均每年因公死亡达500人以上。比如说今天太阳落山了,今天就又死了一个半警察,肯定的。至于每年因公致伤致残的警察,更是上千上万。如果推算一下,建国五十几年,警察伤亡总数至少不下几十万。可以说警察职业是和平时期伤亡率最高的职业之一。警察就难免形成一种非常强的戒备心理。比如我本人,我到了一个场合,肯定要先看看环境,先看看都有什么人,然后才找一个安全的角落坐定;我听到后面有急促的脚步声,我就会突然跨一步让开,同时本能地伸手掏枪。


警察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不爱说话。警察所受的训练就是言多必失,甚至言则必失,保密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说话。我们所受的这种职业训练,注定我们的内心是封闭的。大家都批评警察爱喝酒,但并不清楚这酒是干嘛的。这酒实际上是疏解心理压力的一个主要管道,酒可以麻醉人,喝酒的那一刹那,迷迷糊糊是他最舒服的一段时间,否则人会崩溃的。所以喝酒一直是警队的一个很重要的文化。我们找不到别的心理按摩方式。


南方周末:警察是一个高危行业,尤其是心理高危,但心理辅导机制一直缺失。


吕文举:我们没有心理辅导。比如说外国警察把罪犯打死了,回头马上有心理医师给你辅导,陪你聊天,让你从那种突发事件中慢慢平息下来,因为人杀人,合法也好,不合法也好,人毕竟受那种视觉和心理上的血淋淋的冲击,都是有心理创伤的。但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忽视,连研究都很少,很苍白。警察只能靠自己的个人力量去消化自己的心理创伤,长期沉淀的结果,就是心理异常。


对警察的心理健康缺乏关心,对警察权益也缺乏保护。最高检和公安部就发现,最近陷害警察的事情特别多。比如说条例规定,警察工作时间喝酒必须开除,那我就请你喝酒,托你最好的朋友中午请你喝酒,你能不喝吗?你喝,这边就打电话告诉督察队,一抓到就开除。现在正是社会矛盾高发期,警察处在矛盾的中心,很容易变成替罪羊,因被陷害而遭开除、判刑、处分的并非鲜见。所以现在你要问警察的自我感觉,问十个警察,九个半都说他是弱势群体。南方周末:但公众的感觉不一样,公众还认为警察是特权群体。吕文举:这是传统思维的惯性,跟现实情况不吻合。现在警察的感受往往是,出门不敢穿警服,能不开警车,就尽量开地方车;如果开地方车跟人家发生冲撞,不能说自己是警察,一说是警察就先没理了。如果我是个老百姓,我有理就有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但如果我先说自己是警察,马上就失去了道义基础。


南方周末:警察需要职业尊严。


吕文举:是啊。在外面不受尊重,在体制内又因为人身依附,极度压抑。这种落差和扭曲是警队的一个突出现象,却很少保护,很少救助。


南方周末:像你就纯粹靠自我救助,没有公共救助?


吕文举:没有,完全靠自己的意志力。当然付出很多代价。


专业化原则应该尊重


南方周末:职业环境特殊是导致警察心理病变的重要因素。除此而外,还有哪些因素加剧警察心理病变?


吕文举:不容忽视的第一个因素是对警察定位不清。中国警察承担的任务,远远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警察任务,扫黄打非、网络监管、计划生育,以及其他临时性政治任务,都主要靠警察。警察承担的社会服务职能也很多,比如消防,比如车管,甚至拆迁、讨债也往往要用警察。把管这些的警察统统刨出去,你算算,从事真正警察职能的警察还有多少人?


南方周末:那么哪些职能是真正的警察职能?


吕文举:警察就是经济秩序和治安秩序的维护者。包括治安管理、刑侦、经侦,这些职能是真正的警察职能。


南方周末:这种真正的警察职能在警察工作总量中你认为占到多少?


吕文举:我看一半都不到,其他都是乱七八糟的事。


南方周末:就是说,警察职业很大程度上已经非职业化。


吕文举:一方面非职业化,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刑法规定的罪名已经从七十几个暴增到四百多个,罪名增加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社会犯罪的增加,增加多少?增加了至少四倍。刑法要规范和调整的社会行为面在扩大,但警察增加了多少呢?从原先150万增加到170万,才增加百分之十多一点。全世界警察跟人口的配置率,通常是千分之五,我们才千分之一多一点,国际公认比例比我们高了四倍。如果把那一半不是从事真正警察业务的警察刨出去,国际公认比例就比我们高了八倍。这么少的警察面临这么庞大的工作量如何应付?


南方周末:但老百姓的印象,就是警察不作为。


吕文举:这完全是对警察的不了解。作为一个有24年警队生涯的老警察,我要讲句公道话,几乎所有的警察都疲于奔命,都是超负荷运转。有几个警察气色是好的?多少警察精神分裂?有多少警察过劳死?自杀跳楼的过去没听说过,这几年也出现了,看报纸都能看到,更不消说内部实际发生的。


南方周末:这方面缺少沟通。警察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别人不清楚,其实如果讲清楚,警察的形象不仅不会有损失,反而更容易得到老百姓的理解,警察所处的社会环境就会多少可以改善一些。


吕文举:社会不了解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来自内部。这些年人事改革不断,整个警察机构一直处在动荡之中,每个警察的岗位都不稳定。你不知道你啥时候就会被挪掉,被突然一个什么理由调走。你不可能有一个可持续的工作。这种情况下当然要人心不稳。


大家都往仕途挤,没官职就没保障,心里就发慌,为了官职常常放弃自己的专业。


南方周末:跟其他行业一样,也是官本位。官本位本身是对专业化原则的践踏。


吕文举:对。这个问题,最终只有通过职业化、专业化的途径才能解决。要把警察当做独立的职业,尊重它的专业性。现在不是这样,警察像万金油,什么都能干。今天这个岗位,明天那个岗位。而且愈是敏感岗位愈不稳定,弄得大家朝不保夕。这实际上是对自己人的不信任。


南方周末:敏感岗位上的人有办案权,就有寻租空间,这个情况下对他们不信任也是正常的。


吕文举:但这导致什么后果你想过吗?比如说只要你干两年,两年后必须调整,那你什么心态?那你当然上岗就捞。就两年,七百多天,捞一天少一天。南方周末:这就不可能专业。


吕文举:对,专业关他屁事,干好干坏,他也不在这长干。


南方周末: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吕文举:有。如果给你长久的、稳定的保障,只要你喜欢这个专业,肯钻这个专业,它就是你最擅长的,你在这一块就可以干得最好,你就可能干一辈子,那你会怎么想?你还会轻易跨出那一步吗?你敢拿你一生的饭碗、一生的荣誉开玩笑吗?你的心态肯定不同了,你肯定要珍惜你的专业,你的岗位。你肯定就安稳了,就不会浮躁了。


南方周末:其实我能够认同你的逻辑,某个职业群体的问题,说到头往往都不是某个职业群体自身的问题,这个判断对警察也是适用的。但警察自身确实也有问题。比如犯罪率高发。


吕文举:犯罪率高发不是警察能决定的。它是一个社会从传统状态向开放的市场经济转型所引爆的一个特殊现象。警察不是万能的,警察不可能扑灭所有犯罪。


南方周末:你这个逻辑我认为老百姓会认同。


吕文举:所以我说你也别骂警察,你也别骂老百姓,大家活着都不容易。这么一个繁重工作量下的警队,这么一个在社会上处于弱势地位的警队,能怎么样?现在整个社会环境变了,管理社会的传统方式不顶用了,新的方式又没找到,但犯罪不等你,不会说你新的管理方式找到了我再来犯罪吧,管理真空犯罪却不会真空,这种情况下必然导致治安形势的急剧严峻。真正的原因其实只在这里。


南方周末:你谈问题很透,很不客气。


吕文举:我愿意把自己豁出去,把警队状况说透一点,为那170万警察说说公道话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