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时代的海空战略

海空空间永远是一个国家陆空空间的延伸,是一个国家生存空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一个国家拓展国际生存空间的重要通道。因为,一个国家的海空空间,是通向公海的重要桥梁,而公海又是连接世界的重要通道。也就是说,它是一个国家走出去的重要通道。

我在“走出去的文化战略和经济战略”一文中说:走出去是为了“拓展国家的生存空间”,因为,不论是经济交流也好,文化交流也罢,其本质意义就在于,在有限的国家生存空间外,寻求更大的生存空间。由此可知,国家与国家之间,即是相互融合的,又是相互排斥的各自独立体。融合意味着相互依存秩序关系构建,排斥则意味着国家利益的独立性。

从哲学角度说,融合是为了建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依存秩序关系,排斥也同样是为了建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依存秩序关系,而排斥的意义还在于(包括战争),调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利益结构。但是,不论是融合也好,排斥也罢,一个重要的基点是,各个国家之间,都是为拓展自己国家的生存空间而做出的努力。

但是,这个努力的主体基础,永远以拓展本国生存空间,增强消费能力为目标。因为,一个国家的消费能力,是这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也是经济发展能力的主要标志。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不为捍卫经济发展的发动机而努力的。其实,消费能力问题,也就是民众的利益问题,而一个国家民众的利益问题,也就是这个国家的经济机制动力问题。

所以,开拓国家的生存空间,说白了就是增强国内消费能力。

在经济危机的状态下,一些西方经济强国,特别是美国,为了保护本国民众的消费能力,采取了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对于这一点,我以为应该给予充分理解,因为,只有理解了西方经济强国所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我国才能懂得走出与防护的辩证关系。只有懂得了走出与防护的辩证关系,我国才能灵活的采取我国应该采取的、负责任的大国应采取的必要措施,而不是一味走出或者一味防护。也就是说,走出是为了更好的防护,而防护则是为了更好的走出。

基于这种认识,我以为:

一、海空防护战略是个核时代的航母问题

在核时代,战争问题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军事力量的问题,而是一个战争意志、战争智慧和文化的较亮问题。也就是说,局部战争决定战争胜负,而不是全面战争决定战争胜负,因为,局部战争对于核国家来说,永远亮出的都是最后的核战底线。所以,核时代的海空战略,就是一个航母战略的问题。发展航母和发展外空科技,都具有核弹无法表达的战略意义。从这个角度说,我国结束无航母时代,和结束无核时代的战略意义同样重要。因为,发展航母是战争意志的委婉表达。

二、航母时代是个海空空间保护陆空空间的问题

陆空空间的国家安全保护范围,总是有限而被动的,所以,由被动防护到主动防护,是一个国家安全战略的重大转移。也就是说,主动防护国家安全的关键在于海空空间的有效防护,并与公海相融合,扩展国家安全的更大空间。美国防长曾经指责我国军费开支大幅度增长,但是,不客气的说,美国防长的这个言论,一是证明了他的无知,二是证明了他的霸权野心,也正因为霸权野心的无限膨胀,才导致他的无知。因为,我国的军费开支,也就是美国军费开支的零头,如果一个国家的防长低智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个国家就快到了因霸权欲望而自毁的地步。坦率的说,如果我是美国总统(当然,我是中国人,根本当不了美国总统,但如果美国请我当总统的话,我将乐意为中国人民效劳),我将会请防长先生回家看孩子去。因为,防长先生的智力水平,也就是在家看孩子的水平。

还因为,我国的军费开支现在就是达到美国军费开支的水平,也不是我国对美国构成威胁的问题,而是美国对我国构成严重威胁的问题。道理其实很简单,中美之间的军事装备积累,其差距之巨大,不是短期内就能解决的问题。试想,一个连基本事实都对比不出来优劣的人,怎么可以当一个国家的防长呢?请这样低智的人当防长,也就是一个国家自毁的开始。

三、海空、陆空空间的安全问题是个拓展国际生存空间的问题

拓展国际生存空间,是所有大国的梦想,但是,拓展国际生存空间的关键,需要海空、陆空空间的支持,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在海空、陆空空间受到严重挤压,甚至严重危及到国家安全的情况下,能够有效拓展出国际生存空间。所以,说一千道一万,海空、陆空空间的安全问题是个拓展国际生存空间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说,扩展我国海空、陆空空间的有效防护范围,就是对拓展我国国际生存空间的强力支持。

结束语

有人可能认为,本文对破除贸易保护主义并无直接联系,但是,一个国家敢对另一个国家实施贸易保护的关键,在于这个国家综合实力的强大。从这一层次上说,本文才是破解贸易保护主义的枢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