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康朝阳有了一个宝宝的时候,米小黛还在大街上做先锋青年横冲直撞,染了酒红色的头发,烫了玉米须,有风的时候就更显得飞扬。常常,她在整个夏 天会穿露脐装,我说你也就是在那种暧昧的地方当酒保合适,如果像我一样整天坐办公室看局长的脸色早就开除了你。

但我们居然是最好的密友。从小死缠烂打在一起,情同手足。我们上一所小学、中学、大学,像是孪生姐妹,至少有10年时间我们穿一样的衣服,后来我变得越来越收敛而她越来越张狂,我沉默得如一枝夏荷,而她灿烂狂野得如同一枝向日葵。这注定了我们会有不同的结局。



我早早恋爱了,康朝阳追求我的时候米小黛跑来说,这个家伙怎么会配得上你?你太没有眼光了!但我义无反顾地爱下去,米小黛说,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实践证明我的选择有多正确,最起码,康朝阳是个最出色的老公。康朝阳工作5年,成了那家工程设计院的总管,然后我们买了市里房价最高的房子,正在供一部车,我没有不快乐的理由。只是康朝阳总在枕边和我说,最好离米小黛远一点,你看她招摇的,和卖的差不多。


我不爱听。米小黛于我来说,如身体发肤,有人说她坏话,我的疼会在心里,一点点蚕蚀我。


但米小黛总来家吃饭,喝我的美容靓汤,吃我的手工小笼包和水饺,然后嘻嘻地说:我下一辈子惟一的愿望就是做男的,然后娶了你。


康朝阳说,那我怎么办?


米小黛毫不避讳地弹他的脑壳,你,靠边站。


那真是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追求米小黛的男人总被她陷害,因为那些男人看起来像个傻瓜,没有办法,女人成了精,什么样的男人都是傻瓜呆。而米小黛就成了精,她恋爱史太长,可以追溯学龄前,但没有一个修成正果,因为没有一次她是认真的。


夏天快过完的时候米小黛忽然跑来了,黑亮亮的头发,深灰色的职业装,让我吓了一跳,我摸了摸她,并没有发烧。


我完蛋了。米小黛叹息着,从来没有过的颓废样子,然后拿出一支烟来吸着。我爱上了一个已婚男人,一个月前在酒吧认识到今天,所以,我去他公司当职员,所以,我痛苦得要死。


我笑到肚子疼。因为米小黛的恋爱太多太多,只是这次改变大了些,她从来没有穿成过这个样子,我以为过一阵就会好起来,因为她的恋爱,超过3个月的极少。


但她越来越瘦,连康朝阳都说,米小黛好像变了许多啊。


后来,不经意间看到过那个男人,确实有吸引人之处,穿了锐步休闲装,和一个美丽的女人在露天的咖啡馆里喝咖啡,如果没猜错,那女人是他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