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马走三国 正文 第九章:襄阳诗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


第九章:襄阳诗会


我军在驻马坡成功设计歼灭贼军主力之后,在审问俘虏中,吾得知张村还有贼军留守的三百人马及大量的粮食财物,为防止这批贼军闻风潜逃,便决定用骑兵奔袭张村,以逼降留守之贼军。吾令忠叔留下打扫战场,便亲自带领亲兵队和两队骑兵,在降兵的引领下,一路疾奔,一个多时辰便赶到张村。吾令两队骑兵从左、右两侧迂迥包围贼军营地,遇到反抗或潜逃者,一律斩杀;吾自领亲兵队从正面直扑而进。留守的贼军也太过于大意矣,认为这里已是他们的天下,只派了两个哨兵值勤外,其余都在饮酒作乐睹博玩耍,连设防都没有。吾利用几个降兵在前蒙蔽贼军,迅速射杀了两名哨兵,来至营寨前才被贼军发现。吾没发起突袭,只是列队以待。众贼军在头目的吆喝下,慌忙操起兵器,闹哄哄地冲出寨门列队迎敌。一位大头目拍马向前,厉声喝道:“汝是谁,竞敢带人闯吾营寨。”吾长笑一声,带马上前,朗声曰:“吾乃如意山庄少庄主徐庶是也!汝大头领所率二千大军欲偷袭吾庄,被吾全歼耳!不信,汝问他几个。”一位降兵急忙向前道:“大头目,某是孙牛呀!这次我们全军覆灭,五大首领,全被斩杀,徐庄主太厉害矣。汝还是降了吧。”“放下兵器,投降不杀!”两队骑兵,张弓以待,喊声震天。一些胆小的贼兵吓得兵器都掉到地上。大头目回首一看,军队士气全无,只得无可奈何地弃械投降。吾押着俘虏和缴获的粮食、钱财高兴地返回山庄;还有大批;剩佘的粮草,只好等待下次来运。

回到山庄,吾受到了山庄所有人员的热烈欢迎。忠叔所带大队人马已先到达。随后,忠叔向吾禀报了战场清理情况,此次战斗,我军共歼灭山贼二千二百五十六人(不包括留守的三百人),其中死伤六百余人,俘虏一千六百人。我军亡七人,伤三十二人,其中重伤九人。山贼伤亡人员全部就地掩埋,所有缴获全部带回(包括战死的马匹)。吾感激曰:“忠叔,这次辛苦您矣!”忠叔亦真诚曰:“公子,跟着你,是吾全家的福气矣!”

这次打击山贼,取得了空前的胜利,给山庄的安全带来了极大的保障,给山庄员工带来了极大的信心和鼓舞。但留下的后续事务,亦是异常繁杂耳。首先是伤员的救护、冶疗;就交给了医馆开办的诊所负责,好在华佗及两名弟子也已加入;郎中已达十余人矣。吾慎重叮嘱一定要把我方的伤员医好。山庄阵亡的七位士卒,尸体已经火化,用上好的瓷罐装好。山庄举行隆重的追悼会,吾亲自致悼词,声情并茂,感染了所有参加追悼会的人员,其影响非常之深远矣。吾在庄后修建了一个公墓,竖起了一块三米高的石碑,亲自书写碑文:“如意山庄英雄纪念碑。”并宣布:“今后为山庄事业而牺牲的烈土,都将葬入此墓。将名字刻在石碑上,永世流芳!”吾这一举措,极大地震撼了山庄员工的心灵,更坚定了山庄员工对吾的忠心。就连俘虏的山贼也为此事而深受感动耳。接下来,吾安排明月负责缴获的财物清理,并将缴获的所有兵器、铠甲送钢铁厂回炉,重新打造。剩下来这近二千人的俘虏(包括伤员)怎么安排处埋,令吾颇费思量。最后,吾决定还是先将俘虏暂时安排在练兵的山谷,反正那里有临时修建的营房,住两、三千人没问题,边搞建设边洗脑;其后视情况再作处理。

七日后,山庄举行盛大庆功会,表彰消灭山贼的立功人员。吾慷慨解囊,护卫队全体官兵每人奖银一两,会餐一次,立功者奖金翻倍;阵亡人员每家发抚恤金白银十两;伤残人员每人发白银五两,并由山庄负责安排做能所力及的事,享受山庄员工同等待遇。此几项规定一宣布,全体官兵莫不感激涕零,欣喜欲狂。另外,山庄全体员工每人奖钱二十贯,各级头目赏钱五十贯。众人皆大欢喜也。

缴获的财物已清理完毕。明月向吾禀报曰:“粮食二千六百三十九石,金银一万八千四百五十二两,首饰珠宝三百五十一件,兵器二千五百四十六件,战马一百六十八匹。。。。。。”吾想不到这股山贼竟这么富有,恐怕与他们沿途抢劫有关耳。不管怎样,吾这次还赚矣。

通过这次战斗,吾要求各队官兵认真进行总结,找出战斗中存在的问题,在今后训练中加以纠正。更可喜的是,许多新士卒第一次经受血的洗礼,对战争的残酷性有了亲身的体会,对吾提出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有了更深刻地体验,因而训练起来,更加自觉刻苦矣。吾还将忠叔及各队队长、亲兵队正副队长等聚集来,就这次战斗的布暑,指挥等问题进行探讨、分析。众人畅所欲言,提出了不少今后值得注意的地方,特别对主将(指吾)亲身冒险提出了意见。吾只得虚心接受,笑着曰:“汝等好意,吾已深知。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耶。再过几年,汝等都能独挡一面时,还用吾出马乎?在此,吾还得慎重提醒各位,今后作战,吾等还是以寡击众的时侯多,望各位多提升自己的武技,这是杀敌保命的本钱耳。再就是临阵对敌之时,要沉着冷静,多用脑子,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逃,不要只顾面子,丢了性命耳。这次败了,下次赢回来就是。当然,事关全局非得要拼时,那也要舍命拼到底,死中求生也!再就是与敌对阵,要尽量设计杀伤(或俘虏)敌方主将、大将或军师之类,或二、三人围而杀之;或暗箭射之,或出其不意斩之。吾今后将训练一批狙击手,专用于此类目标耳。”众人闻言,面面相窥,一时不知所以焉?各自暗忖:公子何其阴险,乃小人也。吾接着曰:“兵者、诡道也。在不伤害天下百姓的前提下,一切能克敌制胜的计谋都是好计谋。汝等可能暗中谓吾是小人,但杀一人而救众生耳,何乐而不为呢!众位想想看:这次战斗,若不是忠叔与吾及时扑杀敌将,一旦敌将下令混战,那会是什么状况?即使获胜,吾山庄六百士卒亦将去其大半也,双方伤亡远不止日前之数矣。”“公子乃天人耳,谋某深远,某等拜服矣!”至此,众人方心悦诚服。吾暗喜矣,又随道:“今后我方用此计,彼方久后悉之,必仿用之,故众位以后对敌,也宜小心防之。”众人齐曰:“然!”方拜谢而去。

却说荆州城内,某士族世家闻知:山贼偷袭山庄失败,并遭全歼的消息;大惊失色,意想不到,如意山庄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故一时不敢妄动耳。陈河接山庄信息,心中大喜,忙将消息传与李成、张弓、邓雄等人,举杯相贺耳。随后,又根据吾的指令,加强了对某世族大家的侦查与监控矣。

如意山庄经过半年多的建设已如期完工(山庄外围城墙、水渠暂没动工,因时间来不及,只能作为明年的工程),各生产区、宿舍区整齐划一,美观大方。道路也亦平整铺砂,员工们按照分配的住房高兴地搬迁,准备新年的到来。吾的庄主楼,建筑两层,算是山庄最高的住房矣,其它居室均为平房。庄主楼占地约五亩,前面一栋为议事厅,左、右两边为亲兵队居室,后面两栋为庄主居室,其中左边一栋是给吾娘和哥准备的,右边一栋才是吾的住房,两层木制楼,约三百平方米。忠叔一家和邓艾母子皆为吾邻居也。

时近年关,吾决定山庄放假七天(十二月二十九日至正月初五日),每个员工加发两月工资作奖金,另山庄杀三十头猪,按人头(包括老人妇孺)每人一斤肉配给。荆州城内酒楼店铺员工,则轮流值勤,每天工资按三倍计发。护卫队全体官兵只休息三天(三十、初一、初二)分两班执勤,要求兵器随身,随时应付突发事故。每位士卒计发二两银子作为过年费用,队长每人发五两。山庄老人妇孺(指没参加生产的)每人发二十贯。特殊困难户,山庄另行解决。由于山庄粮食是实行配给制的,不存在没饭吃的问题。吾督促将这些奖金全部落实到位才放心矣。另外,吾特地秘密派人给李通送去三千两白银和二十罐好酒以贺新岁耳。同时,吾修书一封给李通,要他务必派人招集到吕蒙。吾知吕蒙此时年少正在家乡汝南,要到建安四年才到江东投军,吾可不想失了此智将也。

回到家中,三位娇妻自然服侍得舒舒服服尔。吾也正好利用这点时间,将十个月来的辛勤努力作一回顾和反思;同时,静静思考一下明年的行动计划。可惜,还未等吾思虑周全,陈河便送来一封请谏,是邀请吾去参加正月十五在襄阳举行的诗会。吾这个所谓“天下才子”看来是非去不可耳。正好,山庄年后也要到襄阳开酒楼店铺,不知筹备好没有?吾顺便去察看一下。同时,吾与庞统兄早已约好,正月后去襄阳求学,不知庞统兄替吾联系得怎么样矣?

大年三十下午,吾携带三位妻子和邓艾母子,邀请忠叔、陈河全家及各队队长共同去军营与值勤官兵共渡佳节,官兵们感动得热泪盈眶。吾知道护卫队大多数官兵都是孤身一人在此,更需要人关怀体贴,“每逢佳节倍思亲”。吾何况又不是如此耳?吾在心中已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弟兄,自己的亲人。年饭在热烈欢快的气氛中开始矣,吾提议首先为阵亡的七位土卒祭洒三杯,然后举怀与官兵们共饮三杯,感谢他们近年来刻苦训练,奋勇杀敌,保卫山庄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同时,勉励他们在新的一年,继续努力,团结协作,再立新功!按下来是彼此敬酒,热闹异常。吾先向忠叔敬了两杯,然后又与陈河、黄叙、各队 队长及官兵代表各喝了两怀,感觉头有点晕,脚步也有点飘矣。回到家中忙运起内功,将酒通过手指逼出体外耳,诗雅体贴地奉上热茶;夫妻四人围坐火炉旁,吃着香喷喷的夜霄,聊着热滚滚的情话;今晚,吾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矣!

正月初一,吾给清早前来拜年的邓艾赏了五十贯钱,嘱咐他勤练内功武技,今年上学要发愤读书云云,各位妻子也非赏喜爱邓艾,赏了他不少挂钱,要他叫娘一起过来吃饭。吾随便吃了点东西,便约忠叔、陈河等去看望欧阳明、马钧、黄然、王安等人;接着又去医馆慰向华佗、张仲景等郎中,探望了受伤未愈的护卫队官兵,并送去不少慰向品耳。

翌日,吾收到庞统兄来书,曰:吾所托之事均已办妥矣。约吾襄阳诗会相会,余言就是千叮万嘱多带几罐好酒去矣。吾阅后大喜,思虑将山庄之事安排妥当之后,尽速出发耳。首先是俘虏问题,吾祥细了解到这股山贼绝大部分是黄巾余孽,都是些贫苦百姓,只有极少数的山贼惯匪,属首领的亲兵大都被歼灭了,剩下来的都被情报机构审出秘密处决矣。吾思虑再三,觉得还是将其留在山庄好。从中挑选一千二百名三十岁以下有战斗经验的精壮之士,组成护卫营,加强山庄的护卫力量,通过冼脑和强化训练,三年后护卫营必将是一支精锐部队。其余的愿意走,发给路费和干粮,愿意留下的则放在庄外的几个村庄搞农业生产,反正荒田荒地尽有也,亦可为山庄生产足够的粮食耳。吾将山庄护卫队重新作了调整,挑选一百八十九人(本应二百人,因阵亡和伤残减员十一人),担任护卫营什长(辖十人);队长(辖三十二人);百夫长(辖百人),带领新兵训练。同时调廖化任护卫营营长,陈到、魏延为副营长,负责全营训练管理。剩下的原护卫队编成六个百人队组成山庄警卫营,李成任山庄警卫营营长,李严任副营长,辖四个骑兵队两个步兵队,其中:陈杰、、蔡顺、杨军、蒋正为四个骑兵队队长;王胜、朱标为两个步兵队队长。张弓调情报机构,协助瑶儿训练情报队。黄忠为两营副总指挥兼总教习,吾当然是两营总指挥矣。

临行前,吾就山庄有关事宜作了安排。吾离开后,由忠叔、廖化负责山庄及货物运输的安全保卫;陈河负责酒楼店铺的经营管理及襄阳酒楼店铺的开办;明月负责山庄的生产及财政收支;瑶儿、李定负责情报工作。如有重大事情由忠叔、陈河、廖化商量解诀,并尽快禀报于吾。另外吾还秘密派徐来、魏延带一小队亲卫去接吾娘及哥耳;派李严、黄叙带一小队亲卫去江夏平春,将李通家属接至山庄矣,要求一路务必保证安全

正月初八,吾带了亠小队亲卫及几十罐好酒与陈河同赴襄阳。一路上心情愉悦,谈天说地,好不轻松尔。不数日,便来到襄阳城界。吾老远便见到城墙、城楼显得格外高大雄伟。想起襄阳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亦是荆州北部之屏障,就不足为奇矣。又想到今后会在这里争斗不息,不由感慨万千。走进城内,街道尽显繁华,由于到目前为止,襄阳城还未闻到战争的硝烟,人们自是安享太平耳。吾随陈河来到休息之处。河曰:“公子,此乃某选择的酒楼之地,目前还在装饰准备之中,再过半月,即可开业,您看可否?”吾曰:“只要是繁华热闹之处,顾客出进方便,价格适宜就可矣。吾看汝选择此处不错耳!”河闻言甚是高兴,曰:“公子,长途跋涉辛苦,请将息。明日,某再领公子到另外两处察看如何?”吾从之。

第二天上午,吾随陈河察看了另外两处店铺,亦觉不错,便放心矣。下午,吾带了两个亲卫来到与庞统约会的酒楼。庞兄早已等候在此。吾二人要了个偏僻安静的包厢,唤小二上了莱,吾摆上自已带来的酒,吩咐两亲卫在房门外守着,边喝边交谈起来。吾曰:“庞兄,这次襄阳诗会是谁举办的?有什么目的吗?”统曰:“吾找人打探清楚了,是蔡家、蒯家、张家等几个士族世家发起的,据说是为荆州选拔人才,请谏几乎发到了每个世家,庞家、马家、宋家等都接到了请谏,这不,庞家派吾来矣。听说特地邀请了‘天下才子’出席,以助诗兴尔。还传出消息说:此次诗会由王粲主持。荆州刺史刘表也可能会来耳。”王粲,吾知也:字仲宣。此人容貌瘦弱,身材短小;幼时往见中郎蔡邕,时邕高朋满座,闻粲至,倒履迎之。宾客皆惊曰:‘蔡中郎何独敬此小子耶?’邕曰:“此子有异才,吾不如也。”粲博闻强记,人皆不及:尝观道房碑文一过,便能记诵;观人弈棋,棋局乱,粲复为摆出,不差一子。又善算术。其文词妙绝一时也。年十七,辟为黄门侍郎,不就。后因避乱至荆襄,刘表以为上宾耳。吾闻言知其荆州蔡家必不甘心,故而怂勇荆州大族世家举办诗会,诱吾出面,与其正面交锋。若吾诗文不如传说,则以此来打击吾的声望,说吾是盗名之徒耳。若不然,则以文才出众,挟持吾为官,进而以势压迫控制吾,最终达到谋吾山庄生意之目的也。吾悟到此,豁然贯通,深感蔡家之计何其毒也。便谓统曰:“庞兄,蔡家借此诗会来图谋吾也。”统曰:“何为?”吾指了指桌上的酒。二人相视大笑耳。“庞兄,诗会几日?”统曰:“三日,正月十六日开始。”“善!吾二人诗会上见也。”吾言毕,便起身告辞。

十六日,吾一身儒装,说不上玉树临风,倒也算得上英俊飘逸。内功大成之后,神光内敛,有点深不可测的味道。吾带了一位随从,持帖而进,来至郡府大堂。一看满堂坐了近百人,人才济济也。听说北方也来了二十几位,可知影响之广也。上席两桌,左首坐了七、八荆州高级官员,刘表赫然坐在其中,蒯越、蒯良、蔡冒、张允、蔡和、傅巽,还有一两个不识耳?右首一桌正中乃是王粲,其他一些都是上了年纪的文学大家,吾亦不识,便挑了一个偏僻的座位坐下,默默地喝茶。不多久,主持人请刘表致了开场白,接着王粲大放了一通。吾也没细听,只听到明日要各位才子将自己的佳作交上去,至少一篇,最多不超过三篇。

次日,各位才子携了自己的得意之作,信心十足地涌进郡府。吾两袖清风,随后跟进。待闹哄哄地登完作品,竞发现没有“天下才子”之名字,王粲便站起来高声曰:“天下才子徐庶可来矣?”吾宏声答曰:“小子已来也,仓促间未及带上作品。见谅!”粲略带不满,接曰:“汝可当众献上一首,让诸位欣赏!”吾曰:“小子敢不从命耳。只是小子才疏学浅,恐污众人之耳矣。”粲曰:“无访,吟来听听。”“献丑了!”吾略一沉思,便开口慢慢吟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吟完,大堂安静之极。好一会,才爆发出一片叫好声。“奇才呀奇才!”“不愧为天下才子”“吾看哪,称为天下第一才子也不为过耳。”赞美之词,声不绝耳。直弄得蔡冒、蔡和皱眉不展,倒有点弄巧成倔的感觉。粲闻吟喜笑颜开,高兴曰:“天下才子,名符其实。徐公子,闻言汝字画乃为 一绝,可否使吾等开开眼界。”吾闻言知无退路矣!谦虚曰:“王大家,言重矣!小子就胡弄一幅吧。”接过纸墨,在桌上铺开,挥墨泼彩。约一柱香功夫,一幅山水画跃现纸上,气势磅礴,棚栩如生;随即又题上:“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之名句。顿时,赢得满堂喝采。吾向众人拱手致意,朗声曰:“多谢众位赏脸。吾乃生意人,忙得很,登不了大堂,就不打扰诸位了!王大家,告辞,有缘再会矣。”言毕,衣袖一挥,不顾众人挽留,疾步而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