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共和国将军的地震记忆

uzumaki 收藏 0 3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人模仿摄影记者,怎么看都像狙击手


范晓光


范晓光,(1945.07—)夫人:吴晓鸣湖北阳新三溪口镇大湖地村人。1964年8月参加工作。华东工程学院火箭弹专业毕业。总参谋部动员部副部长、部长,2003年12月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2005年7月晋升为中将军衔。(王平上将之子)


范晓光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在唐家山堰塞湖排险过程中,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葛振峰上将亲自点将范晓光等三位“老兵”“坐镇”唐家山,一线指挥部队排危抢险。在排危抢险的最危难时刻,范晓光的承诺:“大坝在可预见的时间内没有溃堤的危险……万一出现紧急情况,最后撤离的肯定是部队,部队中最后撤离的肯定是领导干部。”给了无数人信心和感动。


2008年6月19日,人民网文化读书频道“心系汶川”征文栏目收到一封特殊的投稿。范晓光将军的老伴吴晓鸣同志,这位退休的老公安,将自己在汶川大地震以来心系灾区、作为妻子担忧和牵挂身在一线的丈夫安危的情感,凝结成一篇文章《范晓光同志,为您喝彩》,投至人民网文化读书频道“心系汶川”征文栏目。


一位共和国将军的地震记忆(一)


来源:上海新闻晨报


“伟大的透明”,“中国原来是这样的!”向来苛刻的外国媒体,给予那段历史的众多评价里不乏溢美之辞。而在今天的范晓光中将看来,三次意外的“总理点将”,让他从另一种侧面,对这些变化得以近距离观察。


恩格斯的话在一个半世纪后再次得到印证:“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巨大进步为补偿的。”在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的今天,我们不妨通过一位共和国将军的回忆,去品味一个执政者,一个政府,乃至一个国家徐徐前进的点滴。


总理让人心疼


对于一年前的那段日子,作为将军妻子的吴晓鸣有着这样一段叙述:


我在网上看到不少网友对大地震以来一个陌生的人物——温总理三赴灾区时,经常不离左右的那个身材硕长、头发花白的中将,发生了兴趣,有网友说,那个中将是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民;有的说是刘少奇的儿子;还有的说,他的父亲是开国上将王平;又有人反驳,那为什么姓范?……猜疑,求证,争执,让这个一贯低调行事的老同志竟成了网上热议的人物。


而对于范晓光,他首先是一位共和国将军。


2008年5月12日的温家宝总理,在范晓光中将和李八庙小学二年级一班的娃娃们心中,有着完全不同的记忆。


“专机在成都太平寺军用机场停稳,一步一步,他走下悬梯,面色凝重,没有什么寒暄,‘晓光,你跟我走,你对军队熟悉,对灾区也熟悉。’总理说,‘现在我们就去震区!’”这是范晓光的回忆。


另一番情景,则以这样的方式定格:温爷爷站在教室后面,我们大声朗诵着课文——《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他静静的听着,面带微笑,回家前,温爷爷告诉我们,要“爱南阳,爱妈妈,爱国家”,他把这个期望留在黑板上,那字很漂亮。


新华通讯社将这一天进行了记录——12日下午,刚刚从河南考察农业和粮食生产储备情况抵京的温家宝,得知四川强震的消息,第一时间折返机场奔赴灾区。


“一切就是突如其来。”范晓光说。


除了剧烈的震动,让这位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来不及多想的,还有一道来自北京的急电:总理马上就到灾区。


“司令、政委两位主官外出公干,我们三个副司令就地分工!”不久之后,两辆“成”字头军车开离大院,一辆向着汶川方向,一辆直奔太平寺机场。


“我的任务原本是接机。”对于总理直接“点将”,范晓光说当时有些意外。“总理坐不住啊。当时我就给自己定下两条命令,一是确保总理安全,二是担负起这个‘流动前指’与后方指挥部的联络员。”


一心要赶往汶川的温家宝在都江堰受阻了。“不能再向前走了。”范晓光力劝总理,他从同样被阻停在都江堰的另一位副司令员处得到信息。“我们前指的第一个会议,就在都江堰公安局办公楼前开了,总理说。”12日晚20时,楼房的墙壁,裂缝斑驳。


结束会议的温家宝,又连夜视察了医院、聚源中学。在聚源中学,看到广场上摆放的老师和孩子们的遗体,总理饱含泪水,说:“我给遗体三鞠躬。”将军回忆说,回来后,总理整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就在临时搭建的雨棚里开会。余震不断,屋里不安全,外面下着雨。


范晓光第一次见到总理感情爆发,是在次日的上午。


被掩埋的新建小学废墟上,他一手拿着书包,一手拿着不知下落的孩子丢掉的球鞋,踉跄奔走,他用嘶哑的声音,哽咽着向废墟中的孩子喊话:我是温家宝爷爷,孩子们一定要挺住,一定会得救!一位在现场的记者通过QQ发出即时报道称:“年过花甲的总理已经哭得不成样子。”


“不忍再让总理流泪。”一个月内3次陪同温家宝深入灾区的范晓光将军,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当时车还进不了青川鱼鼓镇,总理是走进去的。他到的地方有一个乡里的中学塌了,孩子们的遗体摆在操场上。总理和操场之间刚好有个坡,大家就自觉地站在坡上,有的还围上来和总理握手,大家想把孩子们的遗体挡在身后,不想让总理看见,不再让总理流泪。”


然而,一个操场容易遮挡,温家宝总理要去汶川视察灾情的决心却无法被阻挡。“车不通,就用腿,如果走也走不通,总理说,那么我们就飞进去。”将军回忆说。


“那天在下雨,军委郭伯雄副主席在电话里听说总理要坐直升机进去,就给我讲了三条意见:第一,我们有的直升机,性能不是很可靠,使用不是很频繁,因此,我们有一个规定,大军区以上领导,不允许坐直升机;第二,这个天气不适宜飞行;第三,请总理放心,我们已经派部队,向汶川开拔,一定会尽最大可能、最早时间到达汶川展开救援工作。”


范晓光将军随即询问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秘书说,第一条你不要讲了,万一总理硬要坐呢,你们的规定不是就给破掉了么。这限制不了总理。你就说现在气候不行,可能效果好一点。可是等天气好了,总理一定要去,你还得让他去啊。”


“我当时就派军区陆航团的团长先向汶川试飞查看。”范晓光告诉记者,两次都找不到降落的地方,最后目测到一个小院,可以降落的。


“你知道,那边都是高山,地震导致山体滑坡,高压电网从山的两边往当中围倒下来。直升机要降落,必须要从高压线网里穿进去,非常危险。可是,总理说他在西藏也坐过直升机的,坚持要上。我们非常担心,坚决不让总理去。”将军说,而且黑鹰直升机是上世纪80年代初从美国引进的,现在发动机已经严重老化,所以大家都特别担心总理的安全。


但真正让温家宝暂时放弃飞往汶川县城的,是随后发生的另一件事。


13日午夜,后方指挥部向总理汇报,有一个从汶川山区爬了一天逃出来的人说,县城70%的房子都震塌了。总理觉得奇怪,说:“我得到的消息,是70%的房子没塌。”总理马上问范晓光,“你们的勘查部队什么时候能进去?” 范晓光向勘查部队确认后,得到的消息是部队离汶川只有30多公里了,马上就要到了,但行进到映秀时一看,80%的房子垮了,大部分官兵只能就地展开救援。


于是,第二天,温家宝就飞抵汶川县映秀镇,尽管,“天气不好”依旧是将军们阻止的理由。“后来到了漩口,天气条件真的变恶劣了。大家都说,不能让总理再往里去了,可谁也不敢上去和他说。这时,我就喊了一嗓子,‘时间到了,大家回去啦’,结果总理就跟着我们回去了。”说到这,范晓光将军笑得很开心。


“当时有很多媒体报道,说温家宝总理对彭州抢险的军队大声说:‘人民养育了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然后摔掉了电话。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们,我没听到过这句话,因为当时我一直在指挥部里陪着他。而且,总理的性格不是这样的。”说这话时,将军满脸严肃、郑重。


从5月12日到16日,温家宝总理第一次深入灾区,步履涉及了北川、青川、汶川、绵阳等几乎所有重灾区,在返京前的机场,他紧缩眉宇,双拳合抱,高举过头顶,这一幕在各国记者的影像中定格、凝固。


很少有人问,地震后的温家宝总理睡了几个小时?范晓光将军回忆说,总理经常是在车上打个瞌睡,然后立即投入工作,5天时间里真正的睡眠没有超过20个小时。“那段日子里的总理,真的让人心疼。”


温家宝总理首赴灾区的5日,让新加坡《联合早报》发出感慨:“这样的总理是学不来的!”


伟大的透明


这是一场“特殊的”新闻发布会。


台上,没有发布台,没有红毯和鲜花,甚至连麦克风都只能以扩音喇叭替代。


台下,站立着满身尘土的境内外记者,没有座次,没有胸牌,他们高擎着手臂。


2008年5月24日,第二次赴灾区后的第3天,正在映秀镇组织救灾工作的温家宝与专程前来走访慰问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废墟上相遇。


作为第二次在震区陪同总理视察的范晓光将军,这样形容这场瓦砾上的新闻发布会:对于我们的工作,的确压力不小,但对于一个政府,则意味深长。


从直升机上下来,走到总理身边的潘基文环顾四周,看到昔日景色宜人的映秀镇在强震的肆虐下房倒屋塌,面色沉重。


温家宝告诉潘基文:“你来到的这个地方,是此次大地震的震中,我们的相遇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会面。”


在简短的会晤后,两位政治领袖决定,就地举行一场记者招待会。“当时,脚下的余震随时还随时可能发生。”范晓光回忆,“现场好像是确认了35家中外媒体,但实际上,还有一些人往里面挤。总理很温和,但我的一项工作是保卫总理安全,面对当时的场面,压力还是不小的。”面对迎面而来的扬沙,两位领导人镇定自若,耐心地回答中外记者的一个又一个提问。


在范晓光将军的记忆里,这并非温家宝在震区与境外人士的首次交流。还是第一次进灾区从北川回来的山路上,总理看到窗外迎面有个外国人,马上就说:“停车。”车已开过了,总理下车跑回去,一问是个美国人,参加了四川的红十字会,准备到北川去抢救伤员,总理对他表示感谢,还让他一路注意安全。


“30多年前,我妹妹王晓旭曾参与了唐山大地震的医疗队,那时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那时无论物质条件,还是其他,真的不能和现在相比。记得那时有一批灾民从唐山被送到汉中,火车是铁罐头一样的,走了3天,许多人因此生了褥疮。而当时汉中也发生了地震,结果灾民一到那边又是露宿。去年真的不一样了。我是很感慨的,如果不是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上去了,后果真的很难想象。”将军说,改革开放、政治开明,这些,都让自己在汶川大地震之后思考良久。


一如一个政府在震后的瓦砾上向世界宣布的承诺——“这次救灾从一开始,我们就坚持以人为本和开放的方针,因为地震灾害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灾害,而且是全人类的灾害。面对这样大的震情,我们欢迎世界各国的记者前来采访,相信大家会用你们的良知、人道主义精神,公正、客观、实事求是地报道震情、灾情和我们所做的工作。在处理突发事件和其他问题时,我们将坚持以人为本的方针永远不会改变,坚持对外开放的方针永远不会改变。”


“向海而兴,背海而衰。禁海几亡,开海则强”。改革开放的胸怀,正是中国的力量。


以人本之治


“总理对老百姓真的很有感情。”采访中,范晓光将军不止一次这样对记者说。


他回忆,温家宝总理第二次到震区,此时已经过了最佳救援时间,主要考虑的是灾区群众安置问题。“民政部长汇报说,相关款项早已在年初的雪灾中就发放完了,安置受灾群众的资金严重不足。总理听后立即说,‘我不是还有300亿总理基金嘛,全部拿出来’。”将军认为,汶川大地震后政府以最快速度妥善安置灾民,每人每天发放10元钱、一斤粮,保障生活,体现了中国政府对人权的根本尊重。


“总理在第三次赴川时,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来解决压在100多万人民群众头顶上的悬湖。”范晓光将军说,“但这一次,让很多人没有想到,总理否定了自己最初的判断。”


其实,早在温家宝二次赴川时,这个距离北川县城6公里的地方就已经成为他的心病。5月22日晚上,温家宝在列车上召开总指挥部会议,专题研究处理堰塞湖的问题,决定成立唐家山堰塞湖应急疏通工程前线指挥部。5月24日,温家宝再次向中外记者强调,我们面临的问题还有次生灾害,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堰塞湖。


6月5日下午4点,在绵阳机场一下飞机,温家宝立即让范晓光陪同,乘直升机前往唐家山,到现场一探究竟。


约30分钟后,直升机降落在堰塞坝顶。坝上崎岖不平,坡陡路滑。温家宝来到导流明渠的入水口察看,并仔细向一旁的水利部部长陈雷等人询问有:“今天水位涨了多少?明天有雨吗?”


“水老不下来,又没有下雨。总理回来后对大家说,‘实地的情况比想象的还要复杂,你们要在6月底之前解决这个问题,’”范晓光回忆。


“第二天,总理前往下游慰问老百姓。当时光绵阳就有15万人搬到高地上。时任绵阳市委书记谭力汇报说,每人每天10元钱、1斤粮,财政承受的压力太大。而且是大热天,帐篷里有40多度,已经有3个老人因心脏病等死亡,老百姓的情绪不稳定,很多老百姓想跑了,快控制不住局面了。‘我们家还有猪要喂’、‘地里菜还没收’,已被转移到高地安置点多天的人有的开始偷偷回家。一方面是零伤亡的责任承诺,一方面是群众实实在在的困难,如何权衡?这时总理说出了一句让大家都很意外的话——我昨天说月底之前解决,现在看来是太宽松了,拖不到那么长时间了!”


当天,温家宝再次乘坐直升机来到唐家山堰塞湖的坝顶。范晓光回忆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葛振峰上将跟我说,‘晓光,我想向总理主动请战,我们一起留下来吧’。经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批准,由葛振峰上将、我和武警部队副司令员息中朝中将一起,留在坝上指挥抢险。”


“临走前,总理握着我的手——‘晓光,就拜托你们了’。”


直升机轰鸣着缓缓上升,在粼粼的湖面上空,“它没有立刻离去,而是盘旋,再盘旋着。”将军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