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相声会第三季—我这一辈子

红色猎隼 收藏 3 515

元首:从小就不顺,我出生在奥地利,和维也纳很近,所以立志成为一个艺术家

戈林:那不错

元首:后来想到莫扎特和舒伯特不是那么好超越的

戈林:你活的时间可能超越起来容易点

元首:于是我立志成为一个画家,我天天临摹各种美女,结果被教堂全买走了

戈林:画的不错啊

元首:说我画的美女白天可以避邪,晚上可以避孕

戈林:。。。

元首:画家是当不了了,正好一战爆发了,我就参军报国

戈林:这好啊

元首:先去奥匈帝国征兵处,那个老头问我,是日耳曼人么,怎么是黑头发?炮灰

戈林:以后你怎么没被盖世太保抓走

元首:太伤自尊了,我就去德军发展,我在德军很受重视,成为一名通信兵

戈林:这不错

元首:一次英美法联军大举进攻,我们顶不住啊

戈林:那赶紧给司令部送信去啊

元首:于是我蹭蹭蹭跑到司令部,一看兴登堡元帅,眼泪都下来了

戈林:怎么了

元首:老头一个人扛着整个德意志帝国,多可怜啊

戈林:是啊

元首:这会儿正在司令部吃午餐呢,黑森香肠,意大利面,俄国鱼子酱,法国蜗牛,日本生鱼片,韩国泡菜,驴肉火烧。。。

戈林:这老头没心没肺啊,都火烧眉毛了,还这么吃啊

元首:兴元帅,有件事我不得不说,不得不讲

戈林:讲吧

元首:协约国已经突破防线了,德国完了“把那盘龙虾先递我”

戈林:根本没理这碴

元首:吃了4只龙虾,10个驴肉火烧,3盘意大利面

戈林:没少吃

元首:等会,我先睡会,睡到半夜12点,“你是说协约国突破防线了么”

戈林:才想起来

元首:“也好,也好”,败了省了给国家添麻烦

戈林:真相的开

元首:一次战役,我发现一群奇异的步兵,黑脸,红头巾

戈林:那是法国非洲军团

元首:于是我大吼一声,举起枪来,他们20多个傻乐,这个不错,白白嫩嫩的,你先来吧

戈林:啊

元首:几个人扑上来,扒了我的衣服,我当时就昏过去了

戈林:遇到食人族了

元首:我醒来之后,发现他们都举着枪,打头的一个说,我们以后跟你混了,于是我俘虏了24个士兵和一匹马,我牵着马,带着俘虏往回走

戈林:怎么不骑着马啊

元首:我屁股肿的像大拌蒜了

戈林:啊

元首:因为这个我得了一级铁十字勋章,后来我经常和那些非洲俘虏交流感情

戈林:就别提这感情了

元首:又过不久,我倒霉,碰上对方放毒气,给熏进医院了

戈林:那年头是人就爱放毒气

元首:可不是嘛,这顺着风一吹,那好家伙,那味道臭的

戈林:你这毒气感情是纯天然的啊

元首:我当场就给熏晕过去了了,立马被送进医院,住了仨月才从里面出来

戈林:哎哟,这么严重?

元首:公费医疗啊,不多住两天,以后哪还有这机会啊

戈林:嗨

元首:后来不想住了,就出院了。我这一从医院出来,就发现奇怪了

戈林:怎么了

元首:满大街上的皇帝塑像哪去了,被当比萨斜塔办意大利去了?

戈林:威廉皇帝没那么斜

元首:这时候有个小痞子想欺负我,我可受不了啊,我拿出铁菊花勋章

戈林:铁菊花?

元首:不。。。铁十字,你们看看,这是威廉皇帝给我颁发的,你们和我过不去,就是和威廉皇帝过不去,这下满城都轰动了,一筐一筐的砖头往我身上扔,我可以再建勃兰登堡门了

戈林:霍

元首:后来才知道,德意志帝国战败了,皇帝跑荷兰去了,我政治理想破灭了,想一死了之

戈林:那就死吧

元首:我走到药店,拿出2000000块马克,我的全部积蓄

戈林:花两万块买毒药

元首:我要死了,给我一瓶666,剩下的钱就算捐给医学事业了

戈林:挺有爱心啊

元首:结果那医生看了我一眼,“先生,这不卖半瓶”,通货膨胀啊

戈林:当年有这么厉害

元首:我想用枪解决

戈林:男人的方式么

元首:不过枪找不到,后来有一个日本朋友,给我一把南部式

戈林:王八盒子

元首:我对世界说,拜拜了;卡的一声,南部枪卡壳了

戈林:这枪有这毛病

元首:既然死不了,那我就活着吧,我旅游,去慕尼黑,巴伐利亚民族风情,在一家小啤酒馆要了4瓶啤酒,那个灌就醉了

戈林:借酒浇愁么

元首:当我醒来,看见一帮警察围着啤酒罐,有一个指着我,看看,这就是闹事的头子,你看,兜里还有南部手枪,凶器

戈林:就这凶器

元首:我就这样进了大牢,在狱中我感慨万千,写出一部文学作品,我的奋斗!

元首:从里面出来,我想这不行啊!我得干点什么啊?

戈林:那是,您就好比方我吧!以前我是开飞机的,后来才帮忙鉴定个艺术品啊!打个猎啊!什么的。

元首:您这活哪找的?

戈林:劳动中介啊!现在找工作都得找中介。

元首:那我这就去,一到中介哪,好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啊!只见人山人海、锣鼓喧天……

戈林:是!这年头工作的确不老好找呢?

元首:好不容易排到我了,那中介公司的就问了,你要找一什么样的工作啊?

戈林:这个你可要好好回答。

元首:我说要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工作没人管,上班不考勤,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瞅上谁就是谁……当然薪水也别太高了,只要够我没事造个什么帝国大厦什么的就行……

戈林:您这要求还不高呢?有这样的工作吗?

元首:您还别说,人家中介说了:您这样的要求也就独裁者有了,出去

戈林:好嘛!

元首:这就为我指明了一条康庄大道,树立了我人生的目标。

戈林:这还目标呢?

元首:后来经过了我自身的努力,朋友们的帮助,你还别说我的机会来了……

戈林:您当上独裁者了?

元首:我找到兴登堡元帅了!

戈林:那也不错,这老爷子当时正混的好呢着。

元首:老爷子一看我来了,乐了!

戈林:认识您?

元首:他说你谁啊?

戈林:该情都把您给忘了啊!

元首:忘了不要紧啊!我提醒他啊!那个什么,当年协约国突破防线,我去找您,您正吃饭呢?吃的是黑森香肠,意大利面,俄国鱼子酱,法国蜗牛,日本生鱼片,韩国泡菜,驴肉火烧。。。我跟你说那个协约国突破防线了,您用手一指我,说把“把那盘龙虾先递我”。

戈林:还提这岔呢!

元首:你还别说,我这么一提啊!

戈林:老爷子想起来了?

元首:更迷糊了!

戈林:嗨!这不白费劲嘛!

元首:我一看提这个不管用,我就把铁菊花,不!铁十字勋章拿出来。

戈林:这个有用吗?

元首:要说还是兴登堡元帅。

戈林:想起你来了?

元首:老爷子呵呵一笑,拿出十个来……

戈林:也是铁菊花的?

元首:可别管怎么说吧!老爷子最终还是把我给想起来了。让我跟着他好好干。

戈林:那就不错。

元首:老爷子说了:现在这个英、美、法、意、苏各大国日益进逼,我一个人年老体衰支撑不来……

戈林:这是老实话。

元首:还要你俯身献菊花……

戈林:敢情叫你干这个啊!

元首:要我去烈士陵园为一战中阵亡的将士献上一朵菊花。

戈林:您说话这大喘气的。

元首:但我才没干几天呢。老爷子病了。

戈林:这您可得帮他老人家好好瞧瞧

元首:谁说不是呢?可我一看啊!这病没法瞧了。我一看这老头儿啊,那个情绪啊一天比一天恶化,不吃东西净喝药,那哪成啊?!变模样了!走形了!哎呀!我一瞧,这可不好办,我就跟下面的这些人说,我说:这老头儿这病可不见好,咱们要天天就得喝这汤药,当然说也管事,不怎么见效。”大家一起商量商量,我说:“咱们是不是让老头儿住医院?” 可下面的人说:“他不去!他没住过医院。”我说我问问,我说:“元帅,您呐天天喝这汤药挺见好,您看您这一天比一天好哇,是不是?您住医院吧?您到医院住,换换吃点儿西药?”

戈林:老头怎么说

元首:老头一摇头啊!说 不去!摇头。 “我呀……我不行了。”

戈林:他不行了!

元首: 我……我不行了。

戈林:你呀?!你早就不行了你,你不是现在不行。

元首:我这是在学老爷子。

戈林:您别学了!

元首:正说话工夫, 老头儿不言语了,我过去一瞧……咽气了!

邓尼茨 哟!

元首: 无常了,亡故了,不在了,没了,没有了,完了,完事了,完事大吉了,吹了,吹灯了,吹灯拔蜡了,嗝儿了,嗝儿屁了,嗝儿屁着凉了,撂了,撂挑子了,皮儿了,皮儿两张了,土了,土典了,无常到了,万事休了,俩六一个幺——眼儿猴了——!

戈林:你那那么多俏皮话啊!

元首:其实我是心里高兴,老头这一走啊!德国,我的了。

戈林:您这话可就没良心了。

元首:柏林大家都知道我,希大善人

戈林:是吗?

元首:比方说在街上看见犹太人,那时候全欧洲都歧视犹太人,元首一看,这些满口文明的畜生,都让开,我处理它们

戈林:做善事么

元首:都放到集中营里,一开毒气,全毒死了

戈林:这算什么善事啊

元首:安乐死么。邻国有一个国家叫捷克斯洛伐克,苏台的那块闹分裂

戈林:是啊,民族矛盾么

戈林: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希大善人主动要求和平解决这事,把英法意等大国元首叫来

戈林:不错

元首:大善人说,这块地就归我们德国了!

戈林:啊?有这么解决的么,缺了德了

元首:当然了,英国首相是个很绅士的人,他很委婉的劝捷克代表

戈林:民主国家么

元首:你哪,给你仨选项

是愿意割呢,是愿意割呢,还是愿意割呢?

戈林:这有选择么?


元首:有歌唱的好啊!

戈林:什么歌啊?

元首:德意志江山太平春,坐下了希特勒有道的明君

上台几年来天下大治,老百姓小日子过的滋润。

整军备武是开疆扩土,咱日耳曼人又能抖精神。

先把那大波波踩翻地,又把那法兰西给揍一顿。

巴黎城升起那白色旗,伦敦上斯图卡是一群群。


戈林:得!太平歌词,等等,你这是要打仗啊!


元首:咱们闪电战先从波兰开打

戈林:这建议不错

元首:这波兰可是好地方,波兰美女甲天下啊

戈林:我记得前两年你不是说捷克美女甲天下么

元首:是啊,想当年中国满清鼎盛时期,波兰国王遣使臣去觐见,这使臣问,皆曰贵国号称东方法兰西,可有此事乎?

戈林:东方法兰西?

元首:那时候中国势力大啊,堪和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相提并论

戈林:对

元首:使臣问,那我大波兰帝国可与东方孰比?“贵国唯有东亚第一大国,高丽帝国可比”

高丽不有中国皇帝的匾么,明月三千里

戈林:对

元首:中国皇帝也送波兰一块匾,白日四百年!

戈林:这时候还没过去呢把

元首:我的军队在欧洲所向披靡啊

戈林:是

元首:不过我的盟友,意大利人太不顺了

戈林:怎么了

元首:有这么一支部队,1000多人,遇到一个连的英军,投降吧

戈林:1000多人遇到一个连就投降了?

元首:他们没带扳手,没法打开弹药箱

戈林:嗨

元首:另一次,我们的山地师遇到南斯拉夫人的伏击

戈林:游击队吗,没啥战斗力

元首:各种大炮都有,我们抵挡不住

戈林:他们则么弄得啊

元首:后来一看牌子,清一水的意大利货,游击队长还说呢,意大利人太可爱了

戈林:是啊

元首:不过山本五十六不这么看

戈林:为什么

元首:巴尔博元帅去前线,意大利人一看有飞机,哒哒哒一阵高射机枪,元帅驾鹤西归。。。

戈林:好像打英国人没这么准过

元首:剥夺了山本大将坠毁最大官职的记录啊,多大荣誉啊

===================================================

中间又断了,下面还换人了

===================================================

元首:这时候鲍曼跑过来了,说报告元首,你的继承人来了。我问,是胖继承人还是瘦继承人啊

凯特尔:这继承人怎么还分俩啊

元首:胖的是戈林,三百多斤;瘦的是邓尼茨。鲍曼回答,是瘦继承人;快,把门关上!

结果还是关晚了,邓尼茨顺着门缝进来了

凯特尔:有那么瘦么

元首:我问,你有军队么,“废话,有军队还望你拿来”,那好吧,大家一起吧

凯特尔:赶紧给他们军队,一起突围

元首:一起自杀吧

凯特尔:啊

元首:我让他们躺下,把油泼在他们身上;戈培尔家孩子小,多泼点,怕着凉;一瞅他们多幸福啊,谁烧我啊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