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陲往事17 历史定格“2.17”[蓝剑军团]

湘雨阁 收藏 17 1136
导读:夜如冰,月半钩.山似墨.斜照月下人;兵在睡,哨静立,炮架起,车树底,梦游战友心。1979年2月17日凌晨一点我按时接班,我轻轻将电话单机移到门外,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凝神着那部电话机,我知道再过一小时,不管他响与不响,我就会把值班排长叫醒,再听他那哨子的一声长鸣,再看战友们从梦中跳出的千姿百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夜如冰,月半钩.山似墨.斜照月下人;兵在睡,哨静立,炮架起,车树底,梦游战友心。1979年2月17日凌晨一点我按时接班,我轻轻将电话单机移到门外,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凝神着那部电话机,我知道再过一小时,不管他响与不响,我就会把值班排长叫醒,再听他那哨子的一声长鸣,再看战友们从梦中跳出的千姿百态……

夜,确实是美丽无比的,不管是那里的夜。城市的夜喧闹、热烈;乡村的夜沉静、香甜;而这个一般地图上也找不到的边陲小村落的夜就更加显得犹人、奇特。当把自己融入到其中,都会感觉自己是生活在一个有时连自己也不能左右的有趣岁月里。夜,可以让人痴狂,把白天文表撕裂;可以让人思念,把无数的情感装进心田;可以让人失落,把压抑的委屈全部喧泄。只有夜里,才能让自己回归,让自己真正属于自己。 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坐在月色下, 孤独地拥抱淡蓝人静的夜,安静地去思念一个人或者想一件事。在我家乡那个山村的夜,总是那么的美,除了无数小虫的低鸣,还有依稀不知从谁家传来一阵的婴儿啼哭声,像一支高雅的交响乐,高低起伏,简直是一个梦幻般的童话世界。每当月光倾泻,给大地披上了一件薄如纱的银装的时候,那动人的月色就如同村子里的姑娘那般自然美丽,当你硬要帮它施点粉黛,就会失去了它那种独特的纯朴,多少也会显得有些做作。因此,我习惯了那种纯朴自然的夜色,也习惯了独自思念的特有滋味,也更习惯了一个人孤独伴月的日子。而近一年来的部队生活,让我明白了无数个夜空下还有许多人的通宵达旦,也明白了生活中的夜不怕它多么地漆黑,就怕黎明前的无聊贪恋;也不怕夜色多么地孤独,就怕自己缺少应有的追求。在旭日东升的那一刹那间,会突然觉得新的生活在向自己微笑,新的一天又在等着自己去驾驭。       就这么地想着,那架数着时间的电台专用时钟,只有5分钟就是规定叫醒值班排长的2点了。我赶紧收起大脑里的无限念想,抖落身上的呆想寒气,把装备重新整理,急步走向一排长的房间。

排长一改往日吹哨习惯,他挨着房间把班长们叫醒,并看到班长坐起来穿好衣服才转向另外一间房子的。当我回到连部住的那间教室时,所有的连首长和连部兵都在打背包,连长的背包早已打好,我迅速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忙碌起来,装车、集合、开饭仿佛大家都有了一种早已有了的默契,2点40分我们就登车完毕。

3点,我们连队正式出发往边境开进,走了不到一公里,“Y”型路口有四个战士右手扎着白毛巾,双手各执红绿旗的调整哨,我们连队四台车停靠在路边。小车在往返跑着,尖兵营搭乘坦克、其它步兵乘坐军汽车团的车有序地往前开进,队伍络绎不绝。全师的编队是:师工兵营、370团、师防化连、师前指、371团、师炮团、师指、师医院、最后才是我们372团;我们团的编队是:一营、二营、团指、通讯连、团卫生队、民兵单架营(出境后的第二天全部分到各连队)、我们连、高机连、三营。2月在边境地区仍然是属于旱季,我方一侧的公路两边的地也早已成了荒地,石头山大都是独立的,而且有较多的小丘陵地。

6点30分,月亮已西斜,慢慢转黑的天空上一架直升机从我们头顶掠过,10分钟刚过,在我们周围,只听到一声声“放”口令联成一串,传遍各炮位。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这么多炮兵阵地就在我们身边。刹时,阵地略现、炮兵激昂、火炮发威、怒吼成遍、地动山摇;一发发带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带着对祖国人民的无限忠诚、带着全军将士的杀敌决心、带着对边境群众的承诺、带着正义压倒邪恶的气概的炮弹,从边境上的无数个界碑上空,惊过曾经倒下过战友的地方飞向对方的阵地、营房、军用设施。怒放的硝烟,弥漫在印有“中国”字样的粮袋、武器、帐篷上,一片火海中只有忘恩负义的尖叫、死亡边缘挣扎的狼嚎。

边境线一带,火光映红了天空,映红了大地,映红了一张张年青战士们仇恨的脸膛。那是一道人工制作的血红霞光,也是一束束体现中国人志气的木棉花。

大小口径、多种性能、纵深配置、全线计划射击的炮火准备持久了10多分钟,接着是第二波的延伸射击再度开始,160、152、130、122、100、82等火炮各显神威,瞬发引信轰炸阵地、延期引信深炸暗碉堡、定期引信空中照明,敌军没醒过神来的就被报销、刚醒过来神来的也立即迷糊起来了。我在军强大火力攻击下,我军扫雷部队不畏牺牲,英勇地扑向雷区,把一条条通道打开。炮火刚一延伸,提前进入出发阵地的坦克开足马力,引导步兵跨过国界线,向敌人阵地冲去,各种短兵火器以排山倒海、气势磅礴的英雄胆略压向敌火力点,10多分钟就从敌人手里抢过了首批阵地。

我和老朱按规定在6点50分准时取消无线电静脉之后,通过两瓦电台从团指收到的一份份前线通报,火速翻译后第一时间把电文递给坐在驾驶室里的连长,车上的战友们,一个个热血沸腾,摩拳擦掌。

本文内容于 2009-6-2 21:53:45 被湘雨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