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在山东(第一章)



山东人的豪爽,与许世友的豪迈,是相互融洽的。早在红军时期,同样豪爽的四川人,在许世友将军的指挥下,血战万源,以少胜多,创造了他战争史上的第一个奇迹。在山东,同样是许世友将军,面临更加艰难的战争环境,却创造了他战争史上的第二个更加辉煌的过程。


在此,我们以真实的史料为基础,展示许世友司令员在山东的战争艺术,并共同探讨他炉火纯青的军事指挥家的才能,以缅怀开国将帅的丰功伟绩!


从特点上看,山东人与许世友将军的性格多有相似之处。


其一,是擅兵。许世友是将军,而中国第一部真正的兵法------《孙子兵法》,就恰恰出自山东;著名的姜太公,也是功成名就之后来到了山东,从而创立了齐国;


其二,山东人尚武。许世友是少林寺正宗武术出身,而山东,恰恰是多种武术拳种的发源地,例如临清谭腿、查拳、螳螂拳,名满华夏的“武松”等梁山好汉,也尽皆是山东人;许世友将军在之后与沙国政、飞针刘等等的交往,更是武术界的趣话;


其三,山东人好酒,而饮酒更是山东人豪爽的表现之一。别的不必说,在东北的山东人的后裔,至今尚且以好酒著名,可见一斑。而许世友将军的好酒,更是被称为“酒神”。


其四,山东是孔子、孟子等为代表的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强调忠、孝等观念。而许世友的一生,恰恰就贯穿了大忠大孝的理念,是传统军人的杰出代表。


其它,尚有等等之处,结果都使得许世友在山东深得人心,从而实现了在军事斗争史上更大的飞跃。而山东的文化,与许世友作为传统中国人的新年恰恰合拍,两者的合作,成为了共同对付强悍敌人的的基础所在。


言归正传。


我们就从许世友将军在抗战时期,第一次进山东的时候说起。


1940年9月,许世友由八路军358旅副旅长的职务,调任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进入山东地区。


以此为开端,许世友将军在山东整整战斗、生活了十六年。










第一章 发展巩固清河抗日根据地










许世友进入山东后,首先是在渤海之滨和清河两岸,通过与日、伪、顽军展开的激烈斗争,建立坚固的抗日根据地。


1939年12月,八路军山东纵队徐向前、朱瑞等领导同志就提出:一要在寿光的清水泊地区建立根据地;二要向小清河到黄河入海口的荒原地带建立后方,打通冀鲁边区的联系。而许世友正是带着这样的任务来到了清河区。



1940年11月初,许世友、刘其人等抵达清河区,在滨县刘春家村与景晓村、杨国夫、徐斌洲、李曼村等会合,共同研究了部队整编与根据地建设问题。



在杨国夫同志的回忆录《战斗在清河平原上》记载,许世友到达清河地区与将领们见面的情景。


许世友是在一个麦场上开始讲话的。但是大家都听说过他在少林寺以及红四方面军的传奇故事,于是,都开玩笑说看不到他的面容。许世友就围着麦场走了一圈,看到了秋末的麦场上的两个碌碡(山东农村用来打麦粒或者高粱等农作物的石头,重约300斤左右,单个的高度约60厘米)。于是就一手夹起一个,摞起来,然后一纵跳到上面,开始向将领们发表讲话!



几天后,清河区主力部队集中于广北牛庄、北隋一带召开整编大会,宣布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旅建立,许世友任旅长,刘其人任政委,杨国夫任副旅长,徐斌洲任政治部主任,马千里任参谋处长。第三旅约5000余人,下辖七、八、九共三个团。根据斗争需要,决定七团在清中博兴、广北一带活动;八团在清西高苑、青城、邹平、长山、桓台一带活动;九团在清东广饶、寿光一带活动。



在这种形势下,作为清河地区主力部队的第三旅,既要担负保卫和巩固已开辟的清河根据地的任务,又要完成向黄河以北发展、开辟垦区,还要承担打通与冀鲁边区联系的任务,实现第三步战略目标,此时的任务,是十分艰巨而繁重的。




此时许世友面临着极为严峻的情况。清河区有日伪军76,000多人,国民党顽固派军队40,000多人,而3旅只有5,000余人的武装,敌强我弱,斗争极其艰苦。面对着日、伪、顽军优势兵力的层层包围与主动扫荡的冲击,党、政、军领导机关实际处于流动游击状态,后勤机关缺乏安定的环境,生产与作战均难以开展。因此,寻找适于生存同时又相对安定的根据地,就成为刚刚成立的第三旅的首要任务。所以,徐向前等同志才把战略根据地建设的眼光,投向了黄河入海口处的垦区。



所谓的“垦区”,不是指什么开垦的地区,而是一大片未开垦的荒原土地。地理范围上讲,是指南邻广饶、寿光,北接沾化、无棣,西到利津、蒲台(今山东滨州市的一部分),东临渤海湾的广阔地段。该地区交通不便,但通过荒野小路,北可达冀鲁边区,南可达羊角沟、清水泊(今属于寿光县)抗日根据地。该区海岸线绵长,走海路,北可通冀鲁边区、天津、塘沽,南可达昌潍(今潍坊地区北部)及胶东(一般指胶莱谷地或胶潍平原以东的半岛地区,广义上也可说是现在的山东潍坊以东的地区)地区,可以开展海上运输和贸易。




此处地广人稀,主要靠逃荒至此的难民、灾民,或从敌占区迁来的穷苦百姓进行零散的开垦、种植,大片的土地处于撂荒状态,堪称未被开垦的处女地;而这些灾民和难民,则是对抗日伪顽军的有生力量。遍地的野禾、芦苇、柽柳可以被利用,大量滩涂上的鱼、虾、贝类等丰富资源,可以在根据地经济建设中发挥重大作用。





1940年1月底,山东分局与山东纵队下达了命令:清河特委和三支队(周村的黑铁山起义部队),必须迅速改变根据地局限于小清河以南的局面,要向黄河两岸广阔平原发展的战略决定。迅速打通与冀鲁边区的联系,以扩大和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为长期坚持平原游击战争做好准备。


但在这时,三支队的主力(三支队特务团),早由廖容标带领,从周村南下,在沂蒙山区组建了山东八路军第四支队,之后成为了山东纵队第一旅。后来著名的沂蒙山根据地,就是三旅前身的主力三支队主力(由廖容标司令员带领,建国后授予中将军衔)为主,与其它地方武装一起创立的。从已经在1938年5月从1940年2月,三支队剩余的部队,在杨国夫司令员(前任三支队副司令员,建国后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带领下开始北进,先后在博兴、广饶等地与日伪展开激战,初步形成了清河抗日根据地的雏形。




发展至8、9月份,除了外部的顽军与日伪军的封锁外,根据地附近还存在着不少的各种名义的武装队伍,沿海地区也活跃着一些散兵游勇式的海盗团伙,他们互不隶属,而且经常各自也发生争斗,甚至火并,扰民相当严重,对根据地建设也存在较大威胁,根据地的建设与发展受到很大的制约。同时,刚刚从相对富裕地区过来的部队,意志力与战斗力水平也亟待提高,更需要通过一次胜仗来提高各级指挥员的必胜信心。鉴于此种严峻形势,许世友在山东纵队第三旅成立后的不长时间里,就进行了严格的正规化作战的整顿与训练,而重点就放在战术技能的系统提高上。为了贯彻八路军山东纵队领导的指示,于1941年初做出了首先肃清内部建构,向黄河入海口进军,创建垦区抗日根据地的决定。


在做了充分的战役准备后,1941年1月8日,三旅旅长许世友发布进军命令。




负责在广饶(今属东营市)、寿光(今属潍坊市)一代作战任务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旅九团,在团长赵寄舟带领下,奉命率二、三营首先由广北进军垦区,插入垦区重镇八大组,目标直指当地民团武装“联庄会”。由于实现就做了两手准备,所以在实际作战中,政治攻势发挥了相当巨大的作用。在强大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民团被迫缴械投降,相当一部分成员投向坚决抗日的八路军,日后成为了坚强的八路军战士。随后,九团官兵乘胜向下八大组(今下镇)及民丰社(今垦利镇)一带进军,解放了以八大组为中心的大片地区,部队的规模也得到了迅速扩大。




此战的规模虽然不大,而且战况也不激烈,不过军事效果是显著的:




战后,长期麇集于该地的土匪海盗或者闻风而逃,或者闻风而降,消除了根据地建设的内忧,同时贫困的灾民、难民,对于抗日新政权的建立,有了更大的信心,为八路军的后续发展获得了良好的人力资源支持。


由此,垦区抗日根据地得以建立。



之后,以根据地建设为中心,渤海根据地开始了崭新的战斗格局。垦区成为了当时山东六大战略区之一的清河区(后改为渤海区)党政机关所在地。现在的垦利县(今隶属于山东东营市)永安镇政府所在地,就是当时根据地的政治中心“八大组”,而当时的永安镇则被誉为鲁北平原上的“小延安”。



经过许世友训练后的三旅在此次根据地建设的关键战役中,完全跳出了单纯游击战的作战方式,以不太强大的军事实力,而以很少的伤亡而获得完全胜利,一战定乾坤,形成了八路军在清河地区的强大威慑力。而我坚定抗日的第三旅,也基本上跳出了原在胶济铁路两侧活动的狭小圈子,依托初步形成的抗日根据地,开始由战略被动转为战略主动,达成了战略与战术的双重胜利,军地建设获得双丰。根据地建设依托强大的武装,获得了坚实的基础。所以,此战后来被军史专家称为“垦区根据地”开创的奠基之战。


不过,在《许世友回忆录》里,对于此次开拓垦区根据地、稳定清河抗日根据地极为重要的战役,也是许世友进入山东的第一次战役,作为总指挥的许世友却没有对此次战役作任何记载,时至今日,我们也只能从相关的历史记载里面,寻找战斗的起因与结果。所幸的是,对于此战役的记载,在众多的回忆录里有纷杂的记载,包括潍坊、滨州、东营等以及各县地方史志、参展人员回忆录里面的记载,都是很详尽的。而经历此战后走上革命道路的人(不少成为将军)的回忆录里,有更多更详细的记载,也可见此战的重要意。在此,我也就不一一引述了。


我们不敢猜测将军不予记载的心理。


是他作为真正的军人,认为此次战役规模太小,不值一提;也许是他认为威慑太厉害,胜的太容易而所谓“胜之不武”;还有一个可能是,许世友作为军事将领,对于“领地建设”一类的根据地建设的地方政府行政行为不怎么放到军事领域来理解,所以对于此战的政治意义也懒得发挥。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因为对付的是根据地内部与周遍的小股武装力量,对手太弱,懒得提起,更不值得大事张扬。总之,用山东土话说,大概许将军认为,此次战斗就是“撑不起眼皮”的战斗。不过,历史是明白无误的,也是最真实的。即便总指挥自己不去回忆,历史本身也会记载将军的功勋。许世友将军作为垦区根据地的开拓者,此战的历史意义,已经铸就了他在抗日军民中的丰碑!


但是,就在清河根据地初步定型,逐步进入稳定发展时期的时候,山东的另一个根据地------胶东抗日根据地的形势却转向严峻。




为此,山东纵队命令三旅旅长许世友率三旅主力部队大部赴胶东,参加反击汉奸顽固派赵保原的战役,开辟垦区根据地的战役暂时停止。




由此,也真正展开了许世友将军在山东大地上的纵横驰骋,创造了他战争史上的再度辉煌,为山东人民革命战争写下辉煌一页的历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