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蓄意撞死路人的公交司机被批捕(zt)

wr73 收藏 0 5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15_95959_9295959.gif[/img] “我就想向前冲,就想多撞人,可惜沿路上人不多,多的话我还要撞。”“我开得很快,我就是一心想把人撞死,我觉得把人撞死就报复社会了。”“我出来就是要撞人的,为什么要刹车?”这些赤裸裸的自白来自公交车司机王建强。因对单位领导不满,他驾驶公交车撞人泄愤,酿成一死一伤悲剧。昨天,王建强因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被玄武检方批捕。 他眼里单位有“三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就想向前冲,就想多撞人,可惜沿路上人不多,多的话我还要撞。”“我开得很快,我就是一心想把人撞死,我觉得把人撞死就报复社会了。”“我出来就是要撞人的,为什么要刹车?”这些赤裸裸的自白来自公交车司机王建强。因对单位领导不满,他驾驶公交车撞人泄愤,酿成一死一伤悲剧。昨天,王建强因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被玄武检方批捕。


他眼里单位有“三宗罪”


王建强,今年刚满50周岁,出事时是中北巴士公司聘用的驾驶员。不过中北巴士公司给出的关系是“外聘”。“发生这件事是10年矛盾积累的结果,不是一天两天突然发生的事。”王建强说。这个“10年”,是指他在中北巴士公司当驾驶员的10年。


王建强说,在中北公司工作的10年,像生活在地狱一样。“在驾驶队里,每个人都指责我的小缺点,比如不带客、闯红灯,我觉得大家说的这些事是冤枉我的,时间长了,我跟他们就有矛盾了。”不过,能足以引发这场悲剧的矛盾,王建强认为是单位的“三宗罪”。


2007年5月20日,一名女乘客到公司投诉王建强,说王建强开车夹到了她的头发,要求赔偿。后单位要求王建强交220元给乘客了事,否则就停班。王建强不满,他认为,单位趁他不在的时候处理此事,剥夺了他说话的权利;让他停班又剥夺了他的劳动权利。因为这件事,王建强有两个月没有上班。最后单位扣了他110元工资。这件事让王建强彻底将乘客看成了公交车驾驶员的对立方,所以他在撞人的时候没有丝毫怜悯。


2008年7月10日上午,王建强和同事杨某发生口角,厮打起来。杨某左眼下方被划伤,缝了18针,经鉴定构成轻伤。王建强没有明显伤情。但是他坚持认为自己被打成了脑震荡,还有病历为证,并要求单位给他办理工伤手续,遭到单位拒绝。此后,王建强休了病假,专门为工伤的事跟单位闹。


2008年8月,单位“外聘”的一批驾驶员转正,没有王建强。王建强认为,单位再次剥夺了他的同等工作权利。没有了同等待遇,他认为自己失去了一切。


4月6日下午2时许,他驾驶一辆22路公交车,堵在单位停车场大门口,阻止公交车出入。4月9日,他搬了张椅子挡住停车场出入口,阻止公交车进出。4月11日,他躺在停车场门口,派出所将其劝离。


撞死几个算几个


今年4月13日,王建强一早赶到单位,打算再去单位堵门。他睡在门口,写了一张纸放在身上,纸上写着“剥夺我政治权利,领导派人打我,不给我转正”等字样。单位报了警,民警劝说他,王建强就是不听。他后来说,他其实是想离开的,但害怕别人说他无趣。在单位的大门口睡到下午1点钟,他去了经理办公室,继续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几名工作人员将王建强从里面抬了出来。“像扔狗一样把我扔在办公室门口的水泥地上。”这是王建强描述当时情形时说得最多的一句比方。


天黑了,单位里的人*了,王建强憋着一肚子怒气睡在水泥地上。他做了个决定,要报复社会,报复领导,而他只会开车。


他跑到停车区,挑了一辆114路公交车,这是他熟悉的车型。车门开着,钥匙就挂在发动机上。王建强发动了车子,开出大门,没有遇到阻拦。他以前是开73路的,就沿着73路公交车的路线向中央门方向开去。


一路上,王建强都在寻找路人,不管是谁,只要不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都想撞。可是路上没有什么人,王建强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当车开到花木公司公交站台时,他看到了几个人,具体人数他没看清。


“我当时就想杀人,也不打算数几个人,撞死几个算几个,我就打了方向往人群里冲,想把这群人撞死。”“我当时车子大灯也没开,我拼命地往前冲,没有听到有什么喊叫声,反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是杀气腾腾地往前冲。”


撞了这些人后,王建强想将车子拉回正道。正在这时,一辆助力车迎面骑过来。车型王建强没看清,他迎面撞了上去。感觉撞到人后,王建强没有刹车,继续往中央门方向开去。此时,受害人孙某和他的助力车全卷在公交车的右前轮下。


认为死者不无辜不道歉


“我打算一路上继续找人撞。可是那天那条路上机会不好,有时是没有人,有时是有公交车挡着撞不起来。”一路上,王建强连闯红灯。后来,在中央路与黑龙江路的路口处,王建强的车被热心的哥驾车拦了下来。一下车,他就被的哥扇了几个耳光,“你知不知道你撞了人了?”王建强说,他这才发现车子的右前轮上黑乎乎的。


“一路上,我看到有人对我指指点点的,我不明白他们的意思,我还跟他们打招呼的。”


民警闻讯赶到,封锁了现场。


死者与助力车被死死地卡在轮下,民警只好求助消防。消防员查看现场发现前踏板难以拆卸,如果把车头起吊,可拽出男子。施救人员用拖车将公交车车头抬起,才将男子和变形的助力车拽出。时至今日,王建强仍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欠债还钱,欠命还命,社会报复我,我就要报复社会。我对被我撞死的人没有要道歉的,他是公路交通的参与者,他也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我也想报复领导,可是我没机会,他坐车子我撞不到他。”“乘客也不是无辜的,乘客和司机是对立的两个方面,经常有些乘客随便骂人、乱投诉。”王建强甚至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是社会风气造成的。


针对王建强的这些反常言论,公安机关特意委托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他做了精神鉴定。鉴定认为,王建强具有扭曲的个性和心理,但没有达到精神疾病程度。结论是,王建强没有精神病,作案时具有完全责任能力。


王建强的妻子也表示,他很忧郁、孤僻,喜欢钻牛角尖,给人感觉头脑不好。在家的时候,经常长时间坐在一个地方发呆,要不然就是半夜爬起来到楼顶抽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