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的哭泣》 卷二、天际的哭声 59、放生计划(2)

华文庸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size][/URL] “都说句话,咋办啊?”吴凯揉着模糊的眼睛问我们。 “咱们没时间,也没那个精力,要做的事太多了!”马帅很果断地说,他是个头脑冷静而且很理智的人,有时候甚至让人觉得他理智得过了头。 “那救都救回来了,也不能让它去死啊!”吴凯生气地喊,脸色很不好看,他可怜小藏羚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



“都说句话,咋办啊?”吴凯揉着模糊的眼睛问我们。


“咱们没时间,也没那个精力,要做的事太多了!”马帅很果断地说,他是个头脑冷静而且很理智的人,有时候甚至让人觉得他理智得过了头。


“那救都救回来了,也不能让它去死啊!”吴凯生气地喊,脸色很不好看,他可怜小藏羚羊,想把它留下来,说着,就望着周青,征求周青的意见,周青没说话,她也在考虑,从全局和现状上的综合考虑。


周青不说话,没人再吭声,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小藏羚羊生下来后如果没有母藏羚羊陪在身边,存活率一般都很低,即使是人工饲养,能活过一年以上都算是稀奇事了,何况这只小藏羚羊还有这么大的残疾。为了照顾吴凯的情绪,我考虑了半天,才说:“要不这样,先养着,等回头咱们补充物资的时候,再顺路送到镇子附近的保护站去,你们看行不?”


“咋养?”何涛问我,他看了看小藏羚羊,又看看我说,“都是爷们儿,谁干得来这事?再说,没奶咋个养?”


“还是我再试试吧!”周青说,她捏了点面饼子放进嘴里,混着米粥嚼着,一边轻轻地把小藏羚羊抱在怀中,小家伙开始有点怕生,后来感觉到周青没有要加害它的意思,只是轻轻地抚摸它的头,感觉就像是妈妈一样温暖,小藏羚羊就听话地把头往周青的怀里拱,看起来很可怜。


周青把嘴里的食物嚼得稀烂,把小藏羚羊的头轻轻地扳正,然后嘴对嘴地喂给小藏羚羊吃,小藏羚羊像吮吸母亲的奶水一样舔着周青的嘴巴,越吃越有味,仰着头,咂巴咂巴地吮吸起来。太阳就要落山,最后的一抹余晖把周青和小藏羚羊的身影投照在大漠上,就像是一对母子。


我们都看傻了眼,没想到周青竟然会这样做,她不但冷静,而且很聪明,吴凯抓了抓头发,傻笑了起来,说:“我的个妈哟,原来得这样喂啊!”


小藏羚羊吃了一点东西,好像是饱了,偏开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又舔了舔周青的嘴唇,把身子靠在周青怀里,用头轻轻地蹭周青的衣服,像是孩子吃饱了之后在母亲的膝边讨宠撒娇。看见小家伙肯吃东西了,周青也终于出了口气,她开心地笑了起来,说:“小羊要吃奶,没办法,只能先这样了,但吃这些东西没营养,以后还是得送出去。”


“取个名字吧,以后好叫唤。”许小乐提议。


“就叫‘爱羚’,有这么多人爱护着它,它还挺不过来吗?”杨钦笑着说。


爱羚的腿令我们所有人都忧心忡忡,几天之后,去掉后腿两侧的夹板,它似乎可以站得直了,但还是无法行走,只要一走路,就会栽跟头。周青说,这是营养不良的原因。吴凯说,这只小羊的骨头天生就软,缺钙。何涛说,还是绑上吧?杨钦说,得赶紧送出去!最后卜世仁说,一群傻蛋!


马帅不说话,沉默。


我只好再次把爱羚的后腿用木板绑上,这次两条腿分开了绑,在它两条后腿的两侧都夹了木板,这样它的两条后腿就可以独立行动了,虽然夹着木板,挪动起来的时候很僵硬,但总比开始的时候“三条腿”走不了路强得多。


周青坚持每天用生理盐水给爱羚清洗充血的眼睛,没想到一周之后,在周青的悉心照料下,爱羚的眼睛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正常,亮晶晶的,像黑宝石一样闪烁着漂亮的光芒,两排优雅的睫毛之下,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它像个淘气的小姑娘一样在我们腿边乱转,有时还会撒娇地把头往我们怀里拱,它已经慢慢接受了我们,开始把我们当作是它的妈妈了。


看着爱羚一天比一天健康,我们这几个大男人的心也在周青的影响之下开始变得柔软起来,只是爱羚的腿还是没有长好,依然得夹着木板,看它拖着腿撒娇地往我们身边蹭的时候,再看看爱羚那张单纯可爱的脸,心里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哀伤和可怜,这令我想起了年幼却哀伤的阿依古丽。


太阳湖畔又聚来了大群的母藏羚羊,等候产崽,这些天我们加大了人手看守在太阳湖畔,其它一些自愿者队伍也时常出现在各个湖畔边上,互相合作,寻找盗猎者的踪迹,但奇怪的是,在这个藏羚羊产崽时的最佳盗猎时刻,盗猎的反而再也没有出现了。


其实,盗猎者并没有走,他们的枪口依然瞄准着这里的每一只藏羚羊,只是在藏羚羊的产崽期,各保护站和自愿者队伍都增派了人手,前往各个藏羚羊的产崽地,致使大多数盗猎的无法顺利下手,于是,他们改变了策略,准备在藏羚羊产崽后返回的半路上进行猎杀,那个时候的藏羚羊群因为已经添丁壮户,加入了许多新生的小羊,母羊为了照顾自己的子女,虽然是“轻装简从”,卸去了肚子里的负担,但却依然无法快速的逃跑,盗猎者所需付出的只是稍微浪费些子弹和力气而已。


我们大家商量了一下,觉得“放生”卜世仁的时候到了,卜世仁长期在可可西里这片地域活动,对各个盗猎组织都烂熟于胸,当然他也知道各个盗猎组织的临时据点或是窝藏点,在这个盗猎藏羚羊的绝佳旺季,卜世仁一旦有机会逃走,他绝不会逃往外地,第一可能性行为就是找到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盗猎队伍,重新加入盗猎组织,积极分取盗猎旺季的红利。


为了不使卜世仁起疑,这几天我们都没和他讲一句话,有意地疏远他,卜世仁看起来也很老实,没有一点要逃跑的样子,我们故意对他看得也不那么紧了。


这天傍晚,我和马帅几个人巡山回来,刚回到临时驻地,就看见卜世仁坐在营地外面,他盘着两条腿,痴呆呆地望着远处,吴凯在临时搭建的半敞式帐篷厨房里做饭,周青正用笔在一大叠纸上记算着什么,时而皱眉思索片刻,爱羚站在周青的身边,不时地用嘴巴轻轻地拱一下周青的头发。


马帅把怀里的枪摘下来,我的枪自从上次被打烂了瞄准镜,现在一直没有机会去补一个新的,杨钦跳下车来,叫何涛帮忙把汽油桶搬过来,给车子加油,何涛正在厨房里给吴凯打下手,就随口应了一声,突然卜世仁跳了起来,跑过去,手脚利落地搬滚汽油桶,我们都很稀奇地看着他,许小乐手搭凉棚,往西边天上看了一看,说:“哟,肖兵,你瞧,今儿个太阳咋是个方的呢?”


我故意伸长脖子往西边看了看,附和道:“嗯,是啊,怎么早上就没发现?”


卜世仁知道我们在打趣他,也不吭声,麻利地把汽油桶滚到车子边上,帮杨钦给车子加油,杨钦也不理他,加完油,卜世仁又自觉地把汽油桶滚回去,摆放好,杨钦依然不理他。我们都不太清楚他为什么要这样讨好杨钦,但据我猜想,卜世仁这样费力地去讨好一个人,绝对有他的目的,或者,他是看中了我们的那辆草原吉普,因为那是我们现在巡山时唯一的一辆交通工具,而车子平时的保养和看管都是由杨钦在负责,而他要想逃跑,光凭两只脚丫子来和四个轱辘比,似乎还差了很多。


晚饭的时候,许小乐端着一大盆热气腾腾地菜走过来,脸上笑嘻嘻的,说:“今儿个开荤,哈哈,好久没尝过鲜肉味了,快赶上孔夫子啦!”


吴凯一边往围裙上擦着他油乎乎的双手,一边说:“今年的鼠子特别肥,抓一只,抖喽抖喽,斤把重。”


烧鼠肉是吴凯在可可西里研究出来的专长,放上点香料和盐,加一勺酱,再加上一碗水,开了火,就那样焖,照样一揭锅盖子,十里都闻得到香味,为了冬天的日子好过点,可可西里的鼠子都知道趁机会多长些膘,一焖一锅油香味,再加上原本就细嫩得不行的肉质,肉嫩汁美,光吸吸鼻子就要流口水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