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灭日 第一章    纵横六百年 第十回

天师钟馗 收藏 1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URL]      上回说到钟家镇上的这些人,皆为钟馗的后代,一些往事又勾起了钟馗的回忆,可叹人世间真是世间无常事啊,万料不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后人。   龙团长还有镇上的老者一直聊的很投机,他们当然对钟馗的想法也知道一些,但是和他们的抗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


第十回钟馗夜观黑白无常捉鬼 大掌柜邀入伙钟馗谢绝



上回说到钟家镇上的这些人,皆为钟馗的后代,一些往事又勾起了钟馗的回忆,可叹人世间真是世间无常事啊,万料不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后人。

龙团长还有镇上的老者一直聊的很投机,他们当然对钟馗的想法也知道一些,但是和他们的抗日大计比起来就不足为大了,这个龙团长还有文参谋长可以说在这方面深得上级的真传,思想宣传工作做的是滴水不露的,再加上民族大义,日本鬼子的残暴也激起了民愤,几个人一直聊得很晚,直到快子时了,才起身告辞回房去休息。

老者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很不错的住处,就住在老者的后院家中,两个由仆人带着走向后院。

“小文,这一回没真是没有白从这钟家镇上走一趟呀!”龙团长笑道。

“是呀!这一回咱们的收获可不小呀,得到了钟家镇这一大片的支持,往后咱们根据地就可以很快的扩大起来了。”文参谋长也笑逐颜开的说道。

“不光从延安学习了对敌的经验,上级还给了一部分书籍,咱们这回还成了唐僧喽!”龙团长说道。

“是呀!呵呵!”文参谋长笑道。

“谁!?”龙团长,突然看到前边走过来一个黑色的影子,这个影子高个子,长得很是粗壮,正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这里走来。

听到这里,文参谋长马上从后腰间抽出了二十响驳克枪,因为这里不是自己的根据地,不是安全的地方,所以还是小心一点的为好,前一段听说独二团有一个营长到即是敌占区也不是根据地的地方去执行任务,没想到竟然让土匪给遇上了,后来给人割下了脑袋,有着丰富对敌作战经验的龙团长在这些事上很警觉,必竟是老红军出身嘛。

“是俺!”那黑影答道。

“是你呀,就这样走过来也不怕吓着人。”文参谋一看走过来的这个黑影正是黑面青年钟馗,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

“兄弟有什么事情吗?”龙团长亲切的问道,必竟现在是子夜时分了,夜已经很深了,现在不上床睡觉,还满处的溜达,一定有什么事情。

“你忘记了,你不是想和俺去乱葬岗上看那些恶鬼入丰都的吗?”钟馗说道。

“对对!光拉家常了,把这事给忘记了,你看我的脑子,呵呵。”龙团长一拍脑门,笑着说道,他的确忘记了白天说要跟着钟馗去乱葬岗看那些恶鬼被抓的,刚才光顾着说话了,把这个事给忘记了。

“走吧!”钟馗说道。

“现在不晚吗?”龙团长说道,其实龙团长的心里也的确有点怕怕的,必竟这要见的不是人,而是鬼,昨夜那一幕在他的心里还记忆犹新,再者他也想现在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一早还要赶回根据地呢。

“不晚,再有一会儿他们才能到。”钟馗答道。

听着钟馗的话,龙团长也不好再说什么,必竟是自己说要和人去看的。

龙团长把文参谋长给打发回去休息了,就跟着钟馗走出了镇子,两个人反过了山岗,就来到了乱葬岗上,但是当钟馗走到乱葬岗外的时候就不再进去了。

“唉!怎么不走了。”龙团长问道。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进去。”钟馗淡淡的说道。

龙团长有点奇怪,你是天神呀,专门捉鬼的,难不成你还怕鬼么。龙团长看了一看周围的情况,此时夜空中的月亮也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之中,乱葬岗上也是阴森林的恐怖一片,乱坟怪石,逼真的一场恐怖景色,看到这里龙团长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他并不是一个怕死之人,他早在参加革命前就是因为不满老百姓受地主的欺侮,才杀了地主逃了出来,当时他就已经把自己的命给致至渡外了,后来参加了革命,当了兵,一场阻击战下来,他们连只余下二十几个人了,如果他怕死的话,早就撑不到援军赶来了,后来长征,战湘江,四渡赤水,大渡桥,爬雪山,过草地……那时他已经把自己给当做一个死人了,有多少战友都倒了下去,能活的今天完全是白赚的,现在就算前面有再多的日本鬼子杀来他也不怕,但是他明知道现在这不是在和人作战,而是要和鬼见面,心里不由的害怕了起来。

于是两个人就席地而坐到一块大石前,钟馗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倒了一些竟然向自己的眼中倒去,然后要龙团长过来,龙团长走上前,那知钟馗竟然把这个东西也向他的眼睛处一抹,龙团长当时就感觉自己的眼睛一阵痛苦,好一阵子才缓过来,他刚想要上前责问钟馗向他的眼中抹的是什么时,一阵阴风刮了过来,让人不由的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来了!”钟馗说道。

龙团长立时站了起来,好家伙,那鬼们一阵风就来了,当下也顾不得再责问钟馗了,静静的观察起了周围的变化。

但见这阵阴风刮过,两道影子飞了过来,一条影子为白色,一条影子为黑色,两道影子来得飞快,转眼之间到飞到了乱葬岗之中。转眼之间就化做了两个人形,但只能说是人形,因为这两个人都不是人,这一点龙团长明白。

再观这两个人形,一个身穿白衣,头带一顶的白色高帽,乱发下垂,怒目圆瞪,瘦长的身材,苍白的面孔,一点血色也没有,眉心处有一月形图案,有一条血红红的东西一直挂在他的嘴中,细看之下乃是他的舌头,左手拿三齿勾魂钩,右手握一草马鞭,立于左边。

再观另一人,一身的黑衣,头带一顶黑色的高帽,身材强壮,乱发下垂,眼睛很小,但还是能看出眼中的凶狠之色,面色黑的比那锅底还要,只有在龙团长跟前儿的钟馗可以和他有的一比,其眉心处也有一个图案,只是一个日形,右手拿草马鞭,左手握三齿勾魂钩,立于右边。

看到这里龙团长心中就已经知道了这白衣者,乃是白无常也,那黑衣者,乃是黑无常也,此二位神君,专门在阳间负责把人的死人魂魄给带回阴间地府,由然后再由阎王发落,他们的故事龙团长在小时候也听说过,他们手中拿的那三齿勾魂钩就是用来钩人魂魄的,无论你在阳世有再大的本事,生前地位再尊贵,家有金山银山也好,身无分文也好,纵然也逃不过他们的这一钩,这一钩你就得跟他走了,还有那草马鞭,这是用来在黄泉路了撵打那些不想死这人用的,纵是你死的再冤枉,再不想死,也得在这草马鞭子之下得乘乘的向前走。

“我说,这里的恶鬼还真是不少呀,看来咱们兄弟今天又要累个半死了。”那白无常道,听他讲话嘟嘟囔囔的,好似有一个什么东西一直在他的口中一般,龙团长这才明白过来,想这白无常是吊死鬼出身,吊死之人皆是舌头伸出口外,再看那白无常,他那从嘴中垂于胸前的舌头,足足有三尺之长,无怪于他说话嘟嘟囔囔的。

“哼!如阴司管一管这里的鬼妖王,你我兄弟也不会有此劳累之苦了,想那鬼妖王也不知是什么来历,好生利害,你我多次向上面禀明此事,可上面就是不管,阎君也不知是怎么想的。”黑无常道。

“就是,就是,如不是天廷现在对凡间不管不问,你我兄弟也不会受那么大的苦,想那鬼妖王的法力你我皆斗他不过,无奈之下只能避开这里,它布下的结界你我兄弟也无法越过,只能看着这些魂魄在这里,而我们又拘不到,哼!”白无常接着说道。

“是呀,极是,可是这一时之间,怎得那鬼妖王的结界就给破了呢,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有上仙来收了这鬼妖王么。”黑无常道。

“不会的,有此法力的上仙们那里还敢下界呀。”白无常道。

“那倒是奇了,难不成是那鬼妖王自己把自己给魂飞魄散了!”黑无常奇道。

钟馗站在山坡之上,听得两个无常鬼的对话,脸上只是笑,并不叫他们。

白无常嗅了一嗅道,“唉!我怎么闻着有人的味呢?”

“我也闻到了,这一带一定有人,我察看一下。”黑无常道。

“管他的,凡人又看不到咱们兄弟,今天阎君给的活已经不少了,光这些活就能把咱们兄弟给累个半死,咱们还得干完呢,别多事了。”白无常劝道,“如今这凡间,天天都有比以前多出几十倍的死人,阎君就像是撕生死薄一般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要抓,咱们也抓不过来呀,看着那些被那些所谓的日本鬼子给杀了的冤魂,我心里难受极了,怎么他们比咱们还像鬼呀”。

“嗯,想那也是。”黑无常无奈的点了一点头道,“还是叫些小鬼卒们出来吧,这样抓的快一些,再把地府的大袋子打开,抓一个向里扔一个。”

“好吧!”白无常应了一声,就从腰间抽出了一条大布袋,然后“波!”的一声就就扔了出去,只见这只布袋竟然径直的飞了起来,停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口袋口打开,袋子一下子变大了,而且是越变越磊,最后变得光口袋口就能容得下四五个人同时进出。

再看两个无常鬼,分别处于左右的位置,口中念念有词,这时,从袋子之中突然跳将出了无数个小鬼,有黑发的,有白发的,还有绿发的,还有红发的,色彩众多,其貌甚是恐怖,都从那停在半空中的口袋之中跃将了出来。

那两只无常鬼念罢了口诀,一起同时大叫一声,“出来!”

只见这时,从乱葬岗的地方,一下子从地下伸出了一只又一只枯黑的手,一片的哀号之声从地下传来,其景甚为恐怖。

“想不到这里这么多年来竟然集聚了那么多的冤魂,看来那鬼妖王的手段不是一般呀。”白无常道。

“理那做甚。”黑无常道,“干活!”

两个无常鬼一下子跃入枯手群之中,弯身向下了伸手,拉起一只枯手提将起来,就拉出一个黑色的人形,问也不问的就扔进了那个停在半空中的口袋,就像是从地下扯出一个地瓜一般。

众小鬼也是照着两个无常鬼的样子跃将入乱葬岗上,拉起一只鬼魂就扔进那停在半空中的口袋之中。

但是冤魂甚为众多,有的力气大的魂魄,竟然跳将起来,就要向外逃,口中还哀号不断,两个无常鬼一下子就撵将去,扯住那些魂魄就向那口袋之中扔去,但见那口袋有如一个无底之洞,装进去了不知多少的魂魄竟自有如其内无物。

众鬼卒与两个无常鬼就像狗撵兔子一般的撵将起来,乱葬岗之上此时热闹非常。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有那么大的容量。”龙团长看到这里不由的吃惊了起来,就问及钟馗。

“此物名曰,装魂袋,是黑白无常鬼常用之物,这个口袋无论多少冤魂都能装得下去,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在凡间行动起来的时候方便一些,但是到了黄泉路上,可就不能再用了,还要再押着魂魄走完那黄泉路。”钟馗解说道,“先前从那袋中跃将出来的小鬼,就是他们的鬼卒,干一些出力的活。”

“噢。”龙团长说道,“唉!那先前你给我眼中摸的是什么东西呀。”龙团长这才想起刚才抹到眼中的东西。

“那是牛泪,是我从我那钟姓后人的牛院中取得的,俺在你之前就已经抹上了。”说到这里钟馗笑了一笑,钟馗现在也是凡人,并不能看透阴阳两界,所以也要借助茅山术中的常用之物。

“牛泪,什么,是牛的眼泪吗?”龙团长问道。

“是的。”钟馗答道,“牛眼又称冥眼,是以看得到阴阳两界,他的眼泪被称为冥眼水,凡是想看到鬼的凡人都取一些牛的眼泪来放到自己的眼中,当然还有用桃树叶的,不过那种办法效果不是很好,时间也不长。”

不肖一时三刻那黑白无常鬼及众鬼卒,已将这乱葬岗之上的冤魂全数抓起,均都扔进了那装魂装之中,一场热闹的表演就此收场了。

待那黑白无常又将众鬼卒收入装魂袋中,将袋口扎好,正要背起,这时钟馗走上了乱葬岗。

“两位慢走!”钟馗大声叫道。

龙团长吃了一惊,只道随这人来看一看,没想到他竟然要和那无常鬼打招呼,惧怕之余当下也随着走了过来。

黑白无常鬼一听有人叫他们,皆均是一愣,万料不到还会有人竟然能看得到他们同,就算能看得到他们,也会被他们的样子给吓坏的,怎么还会叫我们呢,两个无常鬼转着望去,只见一个黑面青年走上前来,后面的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白无常马上欺到钟馗的身边,“你是何人,怎得看得见本座?”

黑无常也欺上来,伸出三齿勾魂钩,“快快道来,凡是见过我们兄弟的凡人都没有能活下来的。”

钟馗听到这里笑了一笑,“两位别来无恙,五百多年不见了,可好么?”

“咦!”黑白无常鬼一听皆又是一愣,“看你也似有些道行,你到底是何许人也?”

“俺乃是驱魔大神钟馗是也。”钟馗表明了自己的天神身份。

“胡说八道,钟神君我们兄弟见过,怎得是你这般模样。”那白无常说道。

“你们切来看俺的元神!”钟馗说道。

那黑白无常将信将疑的对望了一眼。

“好!本座就让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死得个明白。”说完那白无常就怒目圆瞪,顿时从他的双眼之中射出了一道黄色的光束,直击向钟馗,只见钟馗不闪不避,静待那两道黄色的光束袭向自己,只见那钟馗受这两道光束之后并无异样,只是元神晃了一下,当即又回到了自己的躯身之内,这黄色光束就是暂时能将凡人的魂魄给逼真出体外的摄魂光,如果对方不是个凡人,那么这报魂光只不过是一般的光线而已。

看到这里,黑白无常大吃一惊,连忙开冥眼去看那钟馗的元神,只见钟馗的元神,相貌奇丑无比,头戴破纱帽,身穿蓝袍、角带、足踏朝靴,豹头环眼,铁面虬鬓,满脸胡子,与面前的这位黑面青年看若两人,而黑白无常鬼也皆认得钟馗,细观这人,不正是那有着五百多年没有见过的驱魔大神钟馗么。

黑白无常鬼急忙,叩下身子,当年钟馗遍行天下斩妖除魔之时,黑白无常鬼皆是他的座下卒,此时见到神君当然要下叩了。

“不知神君驾临,小神言语冒犯之处还请神君海涵。”白无常道。

“两位快快请起,两位快快请起……”钟馗急忙扶起二人。

“怎得神君成了凡人,刚才若不是我们兄弟用冥眼去看,还不知是神君呢。”黑无常道。

“唉!一言难尽呀,俺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俺本来是从西天如来佛祖座学习佛法刚刚回转中土…………”钟馗把他的经历给黑白无常说了一边,直听得黑白二无常一愣一愣的。

“怪不得,这里的鬼妖王会凭空的消失了,原来是神君做的,我说呢,有谁还会有这么大的法力呢。”白无常道。

“唉!只是俺现在是个凡人的躯体,在除这胡惟庸之时,还受了伤呢,着实的费了不小的力气。”钟馗言道。

三人聊起了天,龙团长只是在一边听着,并不敢插嘴,但是看着黑白无常二鬼对钟馗甚为尊敬,也不由的大起了胆子。

“此人是谁?”白无常一看龙团长是个凡人,便问道。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你们不要为难他,对了,他是什么,对!八路军,听说八路军是一支不错的军队,现在时逢此时,民族危难呀,你们可万不要乱钩八路军的魂魄呀。”钟馗言道。

“谨记神君之令。”黑白无常答道,“但是阎君,我兄弟二人确是做不得主,只要阎君在生死薄上一勾,就是再能之人不管是谁我们兄弟也给去钩呀,就像上次,在平型关阎君给了一大本生死薄,结果我们明明知道这些人都是好人,但是还是得去钩呀,我兄弟也不好做呀。”

“噢!那现在阎君怎得这样糊里糊涂。”钟馗言道。

“神君那知呀,现在的阎君已不再是包大人了,而是一个新调来的一个,他也没有办法呀,天廷有旨,这也是上面的意思。”白无常解道。

“看来你们也为难了,那包阎君现在到何处去了。”钟馗问道,想当初钟馗行天下斩妖魔之时,与阎君包公就是好朋友,这位阎君就是当年北宋年间的开封府包拯包青天。

“不知,我兄弟实在是不知,好像被调上天廷了。”黑白无常答道。

“真不知天廷是如何想的,怎得搞出这样的一个世道,我堂堂中华竟还被外族所侮,真是奇耻大辱呀。”钟馗言道,“俺现在只是凡人之身,驾不得云上不得天,要不然俺还真要上天廷去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君,我们兄弟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无奈呀,不过,天廷这样做,也必有天廷的用意,我们只能是按章办事罢了。”黑无常道。

“好吧!旁无别事,也不耽误你们的公事了,此番将你二人叫住,只是想这么多年没见面了,到一起说一说,你们还有公事,快快去办吧。”钟馗想黑白无常也不知其中原因,就对他们言道。

“是!神君!”黑白无常答道,“还望神君多多保重,有用得着我兄弟二人的地方,请神君吩咐。”

“有事我会找你们的,你们快快的去吧。”钟馗说道。

“是!”黑白无常就弯身向钟馗一揖,转身化为黑白两道影子飞将的远了。

龙团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那黑白无常没了,不由的大奇。

“人鬼殊途呀,这里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恶事发生了,走吧。”钟馗对着龙团长说道。

龙团长被钟馗一叫,才得回转,明白过来,然钟馗已经走了,他匆匆赶上钟馗。

“我说兄弟,不知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呀?”龙团长问道,他的意思很明了,就是问钟馗下一步要干什么。

这个问题一下子有如一盆凉水直浇向钟馗的头顶,钟馗一愣,是呀,下一步到什么地方去呢,又去做什么,寻自己的法身吗?可是天下之大,又到何处去寻呢,再者时隔近六百年,谁又能料到自己的法身和玄天宝剑、折扇现在在何处呢,接下来自己现在又只是一个凡人的肉身,又能做些什么呢,对付鬼还差不多,然对付人可就不行喽,现在战火连天,保不参就会有什么危险,钟馗一下子茫然了起来。

龙团长看到钟馗兀自站于岗上,于是就信步走上前来,拍了拍钟馗的肩膀,“你的身份不是一般,需要好好的打算打算,不如你可以先跟着我们八路军,如果你想干就接着干,不想干也可以走嘛。”龙团长提议道,当他看到钟馗的神力以及法力时,就想到如果能将这样的人收到自己的部队里面,那当真是再好不过的了,现在正值民族危机之时,也正当用人之际,这人有法力有能力,如能投身于抗日之列,毕能有一番大的作为。

“现在正值我中华民族危难之际,你又有这一身的本事,如能投身抗日,毕能有一番大的作为。”龙团长又接着说道。

钟馗想了一想,一时无法回答,但是他想了一想,道,“俺想俺还是快快的找寻回俺的法身与法物吧,多谢将军的邀请,可是俺对于在凡间入伙从军没有兴趣,如日后有需要到俺的地方,俺定当全力而为。”钟馗想了一想,还是决定先去寻回自己的法身和法物当紧,虽然知道这是不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但是他对龙团长的提议感觉还是不妥,就谢绝道。

龙团长看了一看钟馗,“好吧!你即不愿来,我们也不强求,如果你想来找我的话,就到张家铺来吧,我们团部在那里,我们的大门永远的为你敞开着。”龙团长笑了一笑说道。

两人就这样一笑走下了乱葬岗。


正道是 乱葬岗上黑白无常现身吓坏凡人 提将起众恶鬼送上黄泉不归之路


钟馗一声在叫无常鬼连忙下叩头 龙团长邀钟馗抗日钟馗思后谢绝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