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的传说

血鹰凌飞 收藏 7 1659

伟大:在于生命价值的辉煌体现。




这是偶然在文章里看到过的,自己体会出,最能震撼我心魄的故事:鹰有两次生命;一次是上天赐予的,一次是自己创造的。


真正的鹰,我并不熟悉,因为我没有靠近的机会,鹰永远是孤独而骄傲的。在他的面前,只有被征服的猎物,和等待征服的敌人。


鹰是那样的迅猛而又优雅。在他,除了辽阔而宽厚的天空,谁也无法拥有。


对于鹰,总有一种神秘牵绕着我对他的向往。




见过国画中伫立不动的鹰。


丑陋而嶙峋的怪岩,干枯而瘦硬的松枝,上面便铸了一架生铁般的鹰。


曾听说过这样的两句话,“虎行似病,鹰立如睡”。


人喜欢说虎虎生风。那只是在恶虎扑食的瞬间。事实中,真正的猛虎在不发威的时候,真就如同被放大了几十倍的病猫。松垂了斑驳的虎皮,缩藏了如刀的虎爪,惫懒的在林间蹒跚。


伫立如睡的鹰也便如此。它们不会在不必要的地方,浪费自己的点滴气力与精神。真正的勇猛者,只要电光火石的刹那来证明一切。


见过飞翔的鹰,在至高的天层,舒展开羽翼。在九霄外蔑视着这星球似的的弹丸。


鹰有着足够的理由,骄傲而优雅。




有个传说:


相传,鹰的一生,能活到70多岁。


而它40岁的时候,已经到了生命的隘口。


曾经给予它所有荣耀和尊严的三种东西,到了这时,都成了它致命的负累。


40岁的鹰,它本如钩刀的喙,已经弯到了胸口,无法再剖动任何的猎物;它的指爪已经磨秃;它的翅膀上的羽毛,已经愈积的厚重,已经无法鼓动它的飞翔。


40岁的鹰,面临着死亡,或者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如果,如果它像传说中的一样。它会趁着翅膀还能勉强的扑动,它会攀到一个断崖。那里高与天接,除了风和它作伴,不允许有别的任何生命――如果有,任何一个食肉的动物,都会是它无法逃脱的死神。


它要找到一块尖硬的岩,在上面不停的摔打着自己的喙。――直到脱掉。这只没有了喙的鹰,会缩到岩缝里,静静的等。直到新的喙再长出来。


新喙刚有力气的时候,它会用它一一拔光自己的爪甲。然后,这只没有指爪的鹰,又是静静的等。


最后,它要用新长出来的指爪和喙,拔掉双翅上多余的毛羽。之后,还是静静的等待。




在断崖的那个缝隙里,不要问风雪,也不要问秋冬。


只是一个当初最骄傲尊贵它,要在卑怯和痛苦中静静的等待。

等待就是5个月圆月缺;是150个日出日落。


地火炼狱般的150天啊。


如果,这一切都如传说的那样,150天后,天际又是一个孤独而骄傲的身影,只不过断崖上多了一幅带血的喙,带血的爪甲,还有一片带血的毛羽.




我深信这个神话般鹰的传说。那是一个天才的英雄,在他不寻常的死期,会有一个多么神奇的幻化啊。――它最完美的诠释了生命的痛苦和愉悦,卑微与尊严吧。


只是有一种情况不应算在其中。


是他那同样族类的一支,落在了锦帽貂裘的肩头,依了珠翠鞭头的方向,攫取狐兔,在马前束羽请赏的时候,它已经和地上的黄犬一般的身价。


此类已经被拒绝在传说之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