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起来形同口吐莲花 走穴经济学家大致与巫师等价 ZT

shan..lin 收藏 3 36
导读: 演讲起来形同口吐莲花,一场十几万名利双收 自从经济危机袭来,大概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依然恬不知耻拿着高薪的管理人员之外,收入有所增长的,应该就是各路经济学家了。有消息称,从牛市到熊市,从过于景气到大的危机,经济学家现在最重要的责任是走穴演讲,价码都是大幅度提高,据说最高的郎咸平,已经到了一场十数万的程度。 挣钱是谁都想的事情,经济学家走穴挣钱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事。只是如果我们把他们与另外一种职业做个类比的话,大致可以观察一点大众心理了。 这种职业就是巫师。巫师



演讲起来形同口吐莲花,一场十几万名利双收

自从经济危机袭来,大概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依然恬不知耻拿着高薪的管理人员之外,收入有所增长的,应该就是各路经济学家了。有消息称,从牛市到熊市,从过于景气到大的危机,经济学家现在最重要的责任是走穴演讲,价码都是大幅度提高,据说最高的郎咸平,已经到了一场十数万的程度。

挣钱是谁都想的事情,经济学家走穴挣钱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事。只是如果我们把他们与另外一种职业做个类比的话,大致可以观察一点大众心理了。

这种职业就是巫师。巫师这行业在古代很是流行,现在虽然少了,但还是有很多人光顾其生意。如果平平常常过日子,巫师的服务想必是不需要的,只要有个三灾六难而药石无灵,马上就能想起这些据说能够沟通幽冥的人。平日里一般事物有所不决去巫师的话,也就是个算命的钱。要是真的请巫师踏罡布斗为您消灾解难的话,这送出去的银子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说起来经济学家跟巫师的共同点就在这里。正常的时候全都想不起来,而不正常的时候就想听听他们的教诲,最好还能提供一个解除灾难的方法。但同样不靠谱的是,经济学这东西要是宏观上看没啥问题,真具体到每个人的话,那变量就是在是太多了。听经济学家讲讲大势未必是错的,指望从中悟出自己的那点小九九怎么盘算,基本就算是妄想了。就像您看了一本从禅道阐释素菜意义的书以后,千万别想自己就能做出一桌素菜是一样的道理。


那么,为啥还有这么多人去听经济学家说什么呢?很多人觉得,既然是大势所趋的话,听听总不是坏事。何况说不定某天用得上某位经济学家的忠告,以至于可以在牛市里把握机会、熊市里避免损失。尤其是炒股的人,对此更是抱有幻想。股市毕竟是讲大势的嘛。

据说曾经有个近乎于玩笑的研究是这样:教会一只大猩猩投飞镖,然后把所有股票名字列表在靶子上,大猩猩投上那只就买那只。然后比照经济学家精挑细选的投资计划,发现两者的收益至少也是个不上不下,而这故事另外一个版本是经济学家输在了大猩猩的手里,相信那个版本就取决于您是否有足够的幽默感了。


另外一点相似的地方,是两者如果说的与大势相反的话,估计除了挨骂是没有银子好拿的。比如说郎咸平在牛市的时候就大叫过崩盘,结果那时候他可没啥钱拿,连发声说话的机会都少。等到他预言实现了,这才风生水起。不信您看着,现在要是某人说经济环境在某种条件下已经开始好转了,马上就是一堆砖头等着砸他。巫师也是如此,某人风光的时候说他要倒霉的话,除非是已经有些根底的巫师,否则基本都没好下场。


其实说白了吧,大众厚待与不理睬经济学家都只是为了听点好话,或者间接证明自己判断的一种方式,熟练的经济学家就会象巫师似的,在什么样的状态里说什么样的话。如果加上经济环境过于动荡,当乌鸦还是做喜鹊都是有利可图的。这不是说经济学家没有自己的学术良心,而是他本身也是大势的一部分,没人能置身事外。


而经济学家们比巫师好的地方在于,当年上古的巫师要是祈雨不灵的话,是要被在台子上暴晒而死的,经济学家们多数都有教职,说错了的话也并不要承担什么责任。只是在大众的心理上,两者的作用始终是差不多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