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外训喽

慕容严露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不管什么事情出现,军队的训练还是大事。营长住院了,我们该外训还是要外训的。只要不是事关国家安全,该干什么还得干。 汽车连的解放141轰轰隆隆的从团部开出来,排成一条短龙进入营区,然后又分成数节将大屁股对着炮场上的大炮。 我们就如蚂蚁搬家一样,将床板拆下,扛着送到卡车上。源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不管什么事情出现,军队的训练还是大事。营长住院了,我们该外训还是要外训的。只要不是事关国家安全,该干什么还得干。

汽车连的解放141轰轰隆隆的从团部开出来,排成一条短龙进入营区,然后又分成数节将大屁股对着炮场上的大炮。

我们就如蚂蚁搬家一样,将床板拆下,扛着送到卡车上。源源不断的从工具房将大炮的配件:圆锹,钢锹,钢钎,十字镐等从连部搬运到各个卡车上。

几辆卡车带着一部分兵去了一趟弹药库,满载着弹药开了回来,我们就继续蚂蚁一样的将弹药从一辆卡车上搬运到另外一辆卡车上,直到每辆卡车都装载了每门炮这次外训所使用的基本弹药量为止。

然后我们就将堆放在地上的床板,背囊,帐篷扔上卡车,将大炮挂在车尾。我和我的小徒弟开始向各车发放晕车药,防止有人吐得满车都是。然后我们就背着枪,坐上了卡车等待行动开始。

随着副营长的一声哨子,车队缓缓的开始移动起来。留守人员们带着羡慕的眼光和我们挥手告别,这一走,基本上就是一年不回来了,他们要在营区孤独的生活接近一年的时间。

我们去安徽。从江苏到安徽是一段不算远也不算近的路途,我们从江苏出发,经过宿迁,泗洪县,五河县,凤阳县,定远县,到达了三界镇。历时两天多点,一路上,大家都很兴奋的谈论着周围的一切。

哦,对了。好像是经过五河的时候,一辆长途客运大巴想图便宜,跟在我们车队后面。因为军队车队出行的话,基本上是一路上没人阻拦的。大巴图省事,跟在我们车队后面开得飞快。但是我们军队停车的时候有讯号的,你跟在后面可看不到来着。

结果,我们中途休息停车。大巴可能是没注意吧,结果我们的炮管直接插进了大巴的前挡风玻璃。大巴司机也不明智,居然还跳下车给我们蹦脚叫骂要求赔偿。可能是他觉得他人比较多?车上下来七八个人推推搡搡的。

我们当然不能乱动手,不得和老百姓发生纠纷这是我们的守则之一。只好紧紧的抱着枪,防止被抢。枪是我们第二生命,被抢了等于死了。

今年重庆发生的哨兵步枪被抢身亡事件简直让我感觉匪夷所思,哪个部队的?领导该撤职了吧?怎么管理的这是?带枪上哨什么规矩不知道怎么的?何况九几年就不许带枪上哨了,怎么又开始了?不是哨兵带枪上哨就是帅!站直了站好了一样很帅一样很展示军队风采!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真是和平的太久了吧!危机感都没有了!?

其实那司机也不想想,我们动真格的他们七八个我们放眼里了?一车炮兵就是一个班,不说多,我们六个打你们八个还是跟玩儿一样的。要不是纪律限制着,早把你们按趴下了。

然后我们团长就开着小车过来了,一看这情况,直接就要求大巴司机现在报警,否则的话就按照军队的方式处理。我们一门炮价值二十多万,炮口的消火器好几千呢!你大巴从后面撞上我们的大炮,按照交通法规定是你的错。不但不赔你前窗玻璃,我们还要求你赔我们大炮呢!

司机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我们最讨厌这种人了。一看团长两杠三星一张黑脸,一身杀气,立刻就软了。到了最后司机拿出八千块钱赔给我们了事,你说何必呢?本来没事儿的,你不找事儿么?所以告诉所有的朋友,军队出行,别跟在后面。演习训练还好,如果是战斗的话,兄弟,你跟在后面就打算跟着我们上战场去吧!绝密行动的话,你的行为同等间谍。

这件小事成了我们之间的笑谈,大家都很兴奋,觉得作为一个军人还是很有面子的事情。经过定远县的时候,我们走的是县里面的大路。我们抱着枪,纷纷探头看外面。看什么?看女孩子呗!安徽的女孩子蛮好看的。

路上我们打呼哨,逗弄女警。很流氓是吧?不是,你们理解一下嘛,都是小伙子们,整天在军营里训练训练,一般情况下不能外出。你们谁没年轻的时候啊?谁没春心大动过?把你们扔进军营,你们出来不比我们好多少。

干部们也不管我们,只要不跳车就好了。过了定远,我们就转向乡间。一路上算是风景秀丽吧!乡间的田园风景让我们这些城市兵们看得入迷,农村的兄弟就给我们解释,这块地里面是花生,那是小麦,那是什么什么,这是什么什么。

这会儿没人看不起这些农村的弟兄了,为什么?我们城里的机灵鬼谁种过地?没种过地怎么知道那些平时吃的东西什么样子啊?这些农村的弟兄可比我们博学多了。虽然平时都不声不响的,埋头干活儿,可说真的,种个菜养个猪什么的,我们还真比不过人家。虽然我们也想超过他们,可毕竟这不是一个档次。。。。。。人家种了十几年,你才种了不到一年,没得比。

转过弯弯绕绕的村庄,我们开始转入山路。刚开始还是水泥路面,转了几个弯之后,忽然转入了树林中一条看起来很宽但是很久没人走过的土路。天色顿时暗了下来,我们的车队就在树林中穿梭。

驾驶班长们真厉害,我是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些岔路是怎么走的,他们愣是在里面开着车转悠,转悠来转悠去的,我们就上了山路了。

这山路一看就知道是坦克经常跑的。很宽,时不时的还有圆盘状的路面,这种路面是坦克转向造成的。石头都被压碎了,经常碾压,都变成了很小的石子粒。上了山路之后才发觉,我们已经到半山腰了,这种坦克压出来的路弯弯延延的通往我不知道的地方。

呃,坦白的说,这破山的景色真的不好。我去过很多山,峨眉山、乐山、黄山、泰山。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但是也算得上是山。光秃秃的山,呃,不算多见。不明白为什么山下树林茂密山上却是光秃秃的。

转过几个弯角,终于看到了远处山腰里若隐若现的白楼。远远的就能看到军用天线高高的竖立着,看来我们要到驻地了。

耶!住楼房!正高兴着呢,车队拐了几个弯,白楼给扔在后面了。我连忙问王峰,搞什么飞机啊?不去驻地去哪儿呢?

谁给你说那是驻地啦?咱们住山上,那是人家坦克师的驻地。王峰一脸鄙视。

我靠!有没有搞错啊?坦克住白楼,我们住山上?同样都是玩炮的,怎么差距这么大捏?伙食伙食跟不上,住房住房跟不上,我不要活啦!

蔫哒哒的,新兵和我一样蔫哒哒的,估计都跟我感受差不多。王峰就看着我们笑:“怎么啦?你怎么跟新兵一样啊?住山上好玩多了,没人管。”

没人管?也是,团长不可能跟着我们的,那么我们也真的就是各自为政了。

终于晃晃荡荡的到了地方,满眼凄凉呀~~~一块炮场长满了野草,新兵来自农村的兄弟还赞叹呢:“乖乖,这么大的打谷场,看看,修的多平整啊!”

住房?哪里有住房?搭帐篷!排用帐篷还不够用!轮到我们最后这个排,只有双人帐篷了!我哭呀!有没有搞错呀!什么时候军队穷成这样儿了?连帐篷都供应不起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