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贝日记 外传 恢复秩序

苏会领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size][/URL] 昨天下午,贵军指挥部的3名军官前来我处交涉,请求在恢复电话通讯方面提供帮助,就在这同时,一批电话工人被赶出了他们在安全区的住所,他们都佩戴委员会的袖标,我们不知道他们逃匿到什么地方了。如果任这类恐怖活动继续发生,我们就不可能提供必要的工人,从而帮助对民生至关重要的机构恢复工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3.html


昨天下午,贵军指挥部的3名军官前来我处交涉,请求在恢复电话通讯方面提供帮助,就在这同时,一批电话工人被赶出了他们在安全区的住所,他们都佩戴委员会的袖标,我们不知道他们逃匿到什么地方了。如果任这类恐怖活动继续发生,我们就不可能提供必要的工人,从而帮助对民生至关重要的机构恢复工作。

如果市内贵军士兵的秩序不能立即得到恢复,那么我们就无法保证20万中国平民中无人饿死。

我们再次保证,为了城市平民百姓的利益,我们随时愿意和贵方通力合作。

谨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约翰·拉贝

主席附件: (中文布告)

又及: 昨天中午以来发生在安全区的贵军士兵暴行报告将于近期送达。12月17日

两个日本士兵爬过院墙,正打算闯进我的住房,看见我出现后就为自己的闯入找借口,说是看见有中国士兵爬过院墙。我把我的党徽指给他们看,于是他们就从原路又退了回去。在我院墙后面小巷子里的一所房子里,一名妇女遭到了强奸,接着又被刺刀刺中颈部。我好不容易弄到了一辆救护车,把她送进了鼓楼医院。我的院子里一共约有200名难民,他们像供奉神祇一样尊敬我们这些欧洲人。只要我们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就跪下来,我们难受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一个美国人这样说道:“安全区变成了日本人的妓院。”这话几乎可以说是符合事实的。昨天夜里约有1000名姑娘和妇女遭强奸,仅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一处就有100多名姑娘被强奸。此时听到的消息全是强奸。如果兄弟或丈夫们出来干预,就被日本人枪杀。耳闻目睹的尽是日本兵痞的残酷暴行和兽行。

我们的奥地利汽车专家哈茨先生同一个日本士兵发生了争执,这个日本人拔出刺刀,但是就在同时被哈茨一记准确的勾拳击中下颚倒在地上,他的另外两个武装到牙齿的同伙带着他赶紧溜之大吉。但愿这个胜利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恶果。日本总领事冈崎胜雄昨天要求难民尽快离开安全区,返回自己的住处,有店铺的就重新开业。其实日本士兵已经为店铺的店主们打开了门,城里几乎没有一家商店未被日本人砸开并抢劫。德国大使陶德曼博士位于萨家湾的房子奇迹般地幸免于难,他的门上有一个用日语写的禁止入内的布告。我的院门上也有这么一个布告,但是尽管如此仍然不断有人光顾。克勒格尔陪我一块儿去了陶德曼的住所,在回来的路上,他在我的房子后面发现了自己的车,车是昨天他和几个日本军官在旅馆的时候被日本兵开走的。克勒格尔执拗地站在自己的车前,后来车里的3个日本兵说了句“朋友,你走吧”,把车还给了他。还是这几个日本兵,他们在下午跑到我的院子里,趁我不在的时候开走了洛伦茨的车。我告诉过韩,如果他无法摆脱客人的话,就无论如何必须让我们的客人留下字据。这次他也的确得到一张字据,上面是这样写的:

“感谢你的赠送!日本皇军,K佐藤”

这下洛伦茨肯定要“高兴”了。

军政部对面一座挖了防空洞的小山丘脚下躺着30具中国士兵的尸体,他们是根据紧急状态法被枪毙的。日本人现在开始清理城市,从山西路广场到军政部已经清理干净。尸体就被草草地抛在沟里。

该屠杀地位于烧毁的交通部前,在一座挖有防空洞的小山丘脚下。30名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从安全区被带走后在此遇害。

下午6时,我给我院子里的难民带来了60张草垫子,他们高兴极了。又有4个日本兵爬过院墙,我当即挡住了其中3人,把他们赶了回去。余下的那个日本人则穿过一排排的难民来到了大铁门面前,我在门口抓住了他,客气地把他送出门外。这些家伙刚到门外就一溜烟地跑了,他们不愿意和一个德国人打交道。大多数情况下,我只需要喊一声“德意志”和“希特勒”,他们就会变得有礼貌,而美国人要想让日本人承认则相当困难。今天我们递交给日本大使馆的抗议信看来给大使馆二秘福井喜代志先生留下了持久的印象。不管怎么说他至少已经开始保证,将这封信立即转交给陆军的最高指挥机构。我和史迈士博士在日本大使馆和福井先生谈话的时候,里格斯叫我们回总部去,说福田先生正在那里等我们。我们谈到了修复发电厂的问题。在日本人的请求下,我向上海发了一份电报,电文如下: 西门子洋行(中国),上海,南京路244号

日本当局请求由一名德国工程师负责此地发电厂的恢复运转工作。发电厂的设备看来没有因战斗而受到损坏。请通过日本当局给我们答复。

拉贝日本人已经认识到,虽然他们不愿意承认我们,但是只要和我们合作,还是能把事情办好的。在请人转达我对最高指挥官的问候的同时,我还请人一并转告,我对“市长”这个职位感到厌烦,非常想卸任。12月18日

我们原先期望随着最高指挥官的到达能恢复秩序,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愿望并没有实现。正相反,今天的情况比昨天还要糟糕。今天从一大清早我就开始驱赶爬越围墙的日本士兵。有一个日本士兵开始的时候拔出刺刀朝我逼来,但是当他明白过来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德国人的时候,他便迅速把刺刀收了回去。只要我本人在家,情况就还过得去。这些家伙们到今天为止对欧洲人还有些尊敬,但是对中国人则不是这样。在总部的时候,不断有人叫我到邻近的遭日本人砸门抢劫的房子里去。从一所已经被洗劫一空的住房里,我撵走了两个日本人。在我和一个日本军官讨论恢复电厂供电的时候,我们一辆停在门前的汽车被抢走了。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车弄了回来,士兵几乎不买他们的军官的账。一个中国人踉跄着冲进房间,告诉我们,他的兄弟被日本人枪杀了,就因为他拒绝给闯进他家的日本士兵一包烟。在我的申诉下,和我讨论电厂事宜的日本军官给我开具了一张用日语书写的住宅安全证。我们开车回家,准备马上把安全证贴在门上。当我们回到小桃园的时候,一个士兵正打算闯进我的家,结果被这名日本军官赶走了。与此同时,我的一个中国邻居过来告诉我,4个日本兵闯进了他的家,其中的一个正企图污辱他的妻子。我和日本军官立即冲进邻居的房子,避免了惨剧的发生。日本军官左右开弓扇士兵的耳光,然后才允许他离去。我们正准备走的时候,韩走过来告诉我说,我不在的时候,一个闯进我家的日本士兵对他进行了抢劫。我实在是吃不消了,于是我走下车,让那个日本军官自己开车走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件,我的身体和心情都难受极了。那个日本少佐本来不承认这一切,但是现在他向我表示歉意。并且他非常坦率地向我宣布,今天在亲眼目睹了这些事情后,他相信我们没有夸大其辞,表示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立即结束目前的状况。我和史迈士博士再次来到日本大使馆,向冈崎和田中宣布,我把日本士兵闯入我家看成是对德国国旗的伤害,我决不容忍这类越轨行为再次出现。我们以委员会的名义要求立即将日本士兵撤出安全区。但是没有得到答复!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致福井喜代志先生南京宁海路

日本帝国大使馆二等秘书1937年12月18日

南京尊敬的福井先生:

非常遗憾,我们不得不再次打扰您。我们非常关心20万平民的疾苦和忧患,为此我们请求日本军事当局立即进行切实有力的干预,制止四处游荡的日军士兵在安全区的暴行。

各方纷纷送来日军暴行报告,目前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场地将这些暴行事件一一记录在案。

昨天有1000名妇女因遭到奸污或家中遭到抢劫逃到金陵大学。昨天晚上贝德士博士回到在金陵大学的寝室,准备在那里过夜,保护这些妇女,但是不论在他自己睡觉的地方还是在大学图书馆,他都没有看见一个宪兵岗哨。

晚上8时,菲奇、史迈士博士和米尔斯3位先生来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准备在大门边的一间屋子里支床过夜(为了保护这里的3000名妇女和儿童,自12月14日以来,我们中的一些人一直是这样过夜的。人们由于害怕,纷纷逃往这里,这里的人数昨天增加到了4000人),他们遭到了日军搜家小分队的粗暴扣留,被拘禁了1个多小时。小分队的军官命令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两位女负责人明妮·魏特琳小姐和程女士以及她们的女友戴籁三夫人走出大门,在寒冷中日军士兵对她们推推搡搡。日本军官坚持断言,校内有中国士兵,一定要把他们搜出来执行枪决。最终他还是放菲奇等3人回家,但同时又不允许米尔斯留下,所以后来事情怎么发展我们就无从得知了。

综上所述,并结合12月16日司法部抓人事件(即使根据乐观报告,被抓的人中至少也有数百名平民,见“特别备忘录”),我们坚信,如果不立即采取必要的制止措施,安全区全体平民的生命都将受到威胁,因为搜家小分队军官的情绪直接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成千上万的妇女因极度的恐惧纷纷来到我们的美国学校寻求保护,这样男人们就越来越孤独。(如: 截至12月15日,小桃园的原语言学校共安置有600人,12月15日夜间发生了多起强奸事件后,400名妇女和儿童便逃到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结果那个地方只留下了200名男子。)这些公共校舍原来计划安置3.5万人,但是由于妇女们的恐惧,人数增加到了5万。这还不包括从司法部和最高法院这两个地方撤出来的所有男人。

如果目前的恐怖局面持续下去,不仅我们所能提供的住房会成问题,就连供应粮食和招募工人也将变得越发艰难起来。今天早上贵方代表菊池先生来到我们办公室,了解发电厂工人的情况。我们不得不告诉他,就连我们自己的工人都不敢出去干活。我们委员会的欧洲成员不得不自己当卡车司机,为各个收容所运送粮食和燃煤。粮食委员会委员在过去的两天中不敢走出自己的家门。日军士兵昨天晚上在住房委员会的一位先生家里(汉口路23号)强奸了他家的两位妇女,日军士兵竟然强迫他在旁边站着。粮食委员会副主任(外国人)索恩先生(神学教授)保护着收容在金陵神学院的2500名中国人,但他又不得不自己开卡车去运粮食。只要他出去,中国人就无人保护。结果在昨天,而且是在大白天,在大庭广众之下,日军士兵在神学院一个挤满难民(妇女、儿童和男人)的大厅里强奸了多名妇女。我们外国人不可能既要养活20万中国平民,又要白天黑夜地为他们提供保护。这是日本当局的任务。如果贵方能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护,我们是能够在粮食方面提供支持的!

日军军官在安全区执行搜查任务时,一直有一个基本的想法在左右着他们的情绪,就是他们认为安全区里到处都是穿着便服的中国士兵。我们向贵方说明过,安全区里是有过中国士兵,他们在12月13日下午放下武器,然后进入安全区寻求保护。但是今天我们可以向贵方保证,安全区内已经没有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了,贵方的搜家小分队已经将他们全部清理了出去,遗憾的是同时遭到清理的还有许多中国平民。

考虑到各方的有关利益,我们向贵方提出以下经过深思熟虑的建议:

一、 约束士兵

1 我们重申昨天的请求,派出宪兵部队,昼夜在安全区巡逻。

2 在12月16日的信函中,我们请求贵方在安全区的各通道口设置岗哨,阻止四处游荡的日本士兵进入安全区,岗哨至今未设。不过我们仍然希望,日军能想方设法,阻止士兵抢劫、强奸和屠杀中国平民。建议命令士兵夜间不得出营。

3 我们请求贵方,在贵军恢复安宁和秩序之前,在18个较大的收容所的入口处设置岗哨。必须严格命令岗哨,全面履行职责,禁止士兵爬墙进入收容所(随函附上收容所清单)。

4 此外我们再次请求,在各收容所张贴日语布告,便于日军士兵了解收容所的性质,禁止进入收容所骚扰可怜的难民。

二、 搜家

1 日本搜家小分队的军官们显然并不了解收容所的性质和作用,因此建议贵军派一名高级军官在收容所所长的陪同下,逐一参观全部18个收容所,在白天视察了解收容所的内部情况。

2 我们十分清楚,目前在安全区已经没有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也不存在任何狙击手。但是日军现在仍然不断地搜查收容所和私人住宅,而且这种搜查一直伴有抢劫和强奸。所以我们认为,日军原来打算阻止中国士兵躲藏在安全区的计划,可以根据我们的请求,由宪兵巡逻队来执行。

3 我们之所以冒昧地提出以上意见,是因为我们坚信,只要平民百姓过上两三天太平的日子,他们就能在安全区内开始正常的生活,食品和取暖物资可以得到运输,商家店铺可以重新开张营业,工人们也敢出去找活,他们可以帮助恢复对民生至关重要的企业,如发电厂、自来水厂和电话局等。

三、 被抓走的我方警察

我们昨天向贵方指出,贵军从司法部抓走了50名着装的警察和45名“志愿警察”。在此我们还要指出,我方又有40名派驻在最高法院建筑物内的着装警察被抓走。一名日军军官对他们提出的指控是,说他们在搜查之后又将中国士兵放进了司法部建筑物,因此必须枪毙他们。

所附的“司法部事件备忘录”说明得很清楚,对那些被日军士兵驱赶离家的中国平民(男女皆有),由委员会的外国委员负责将其中的一部分安置在司法部的建筑物里。

伍长德是南京警察部队的一名警员,被派在总部工作。他于1937年12月16日被日本人抓走,理由为他是一名中国士兵。他被带至首都剧场对面的空地上。日本兵让他在那儿站了几个小时,在此期间又有1000多个中国人被赶到那里。他们随后被带到汉西门,日本人命令他们蹲在地上。他们被强行分为七八十人不等的几组,押至城外,用机枪处决。所幸伍被分在最后一组,这时天色已黑,机枪扫射时,他未受伤,便随即倒地装死。随后日本兵开始收集引火之物,准备将尸体烧毁。一些日本兵用锄头把柴火堆在一起。一名日本兵走到伍身边时发现他还在呼吸,便用锄头猛击其背部,并把柴火堆放在他的身边。柴火堆点燃后,日军便撤走了。伍在被烧着之前,成功地从柴火堆中逃出。他极可能在城外躲了10天之久,直至第三次他装扮成一个乞丐才回到城里。此画面摄于1938年2月15日,这时他的伤口已基本愈合。

此外我们昨天还请求,将原中国政府分配给我们安全区的450名着装警察交给即将组建的由日本领导的警察部队。同时我们还希望,前面提到的90名着装警察也能编入这支警察部队。关于那45名“志愿警察”,希望能将他们送回我们总部,或者通告我方,已将他们安置在何处工作。对这450名分配给我们安全区的着装警察,我们列有一个花名册。如需要,该名册可提供给贵方。

我们希望,贵方能友好地采纳我们的建议。同时我们向贵方保证,为了南京平民百姓的利益,我们随时愿意和贵方进行合作。

谨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 约翰HD拉贝

主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