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养活城市公交?

蓝色紫砂 收藏 1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民日报》今天报道,5月11日夜里南昌市紧急召开的协调会,让争议10年之久的南昌市公交站点“有偿冠名”终有定论:南昌市公交总公司“无条件落实”三条“整改意见”:立即恢复标准地名;依法合理解除与企业已经签订的冠名合同;今后公交站点命名必须使用市地名办出台的规范名称。据介绍,南昌市区现有的2700多个公交站点中,就连“省政府站”都改成了“省整形外科医院”。这些公交站名连老南昌人都说不清具体位置,外地人就更不知所云了。”

我认为,南昌公交的窘境可以视为中国城市公交的一个缩影。公交出卖冠名权是眼下各个城市经营公交的一个时髦举措,南京人也很熟悉。为什么各个城市的公交经营者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有偿冠名”这条路呢?可以说,几乎都是出于“断奶”后的无奈?在政府投入难以满足公交发展的情况下,通过站点有偿冠名等市场方式“以副业养主业”几乎成了公交企业的共同选择。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讲两点。

第一,现在很多地方政府提出,政府不再养企业,使得公交公司被迫“断奶”去“闯市场”。这个思路是有问题的。现代企业制度下政府的确不应该养企业,但是公交企业性质不同,公交是一种应该由政府为纳税人提供的优质而廉价的公共产品。在商品社会,优质和廉价二者往往是相矛盾的,但实现公共产品的“优质而廉价”是完全可能并且应该的,而途径毫无疑问就是政府补贴。出租车、航空公司这些交通企业应该不断加大市场化程度,让充分的市场竞争来实现为公众更优质、更廉价的服务,但是如果政府完全让公交企业去闯市场,实质上是剥夺了一种底层老百姓的基本社会福利。我们那些管公交的大小官员们一年到头没少出国考察,难道他们不知道世界上那些发达国家的公交也是靠政府巨额补贴运转的吗?而且政府补贴公交不是权宜之计,而应该是以制度安排的形式固定下来。

第二,“经营城市”这个词一度非常时髦,但是具体到措施上,经营城市的思路往往被一些简单化的理解为“一切可供出卖”。卖地,卖公共交通冠名权是人们最常见的表现(当然,常见的还有党委卖官,政府卖地,老百姓只有卖淫、卖血。),其结果是公众的生活成本因此加大,城市因此丧失了应有的公益品质。因此,政府不应该把补贴公交这项应尽的政府义务视为一种负担。行政部门自己享用着世界上庞大的公车队伍,消耗着天文数字一般巨大的财政,从未认为是负担,却总想着把老百姓赖以出行的公交车推向市场,这在法律和道义上是说不过去的。可以肯定的说,政府缺位是造成了公交公司走上“有偿冠名”的根本原因。一个公交领导曾经对我说:一些政府领导面对公交公司一年一两千万的亏损总是愁眉苦脸,可是对比一下建地铁的庞大预算,仅仅就是100米的地铁的造价。100米,也就是刘翔同学十几秒跑完的路程。地铁缩短100米就可以足够补贴一个六七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一年公交的亏损。从性质上说,地铁和公交都是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谁都无法完全取代谁,即便是在今天欧洲那些大城市也仍然在用公交弥补地铁的运行时间和线路的不足。那么为什么我们有些官员一提建地铁总是热情万丈,一提补贴公交就愁眉不展呢?厚此薄彼之间究竟说明了什么呢?


摘自孟非博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