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家”台北丢脸的现实启示



据《现代快报》报道:南艺一位专门研究明清古玩的副教授,在台北市一口咬定厕所里一幅字画是明朝真迹,从而引起大陆专家在台湾丢脸的笑谈。网络一时哗然,网友们将这位专家称之为“砖家”——只会夸夸其谈打砖砸人却自身没有品质的人,也算是网友最辛辣的讽刺。


事实上,挂在厕所里只值12元錢的字画,一般稍具常识的人都知识,厕所里的东西再美,也不会有古代宝藏出现。道理很简单,因为厕所不是藏宝之地,厕所充其量只是解决人生理问题的一种需要。明代字画真迹是何等宝贵,传世稀有,对拥有明代真迹者无不呵护有加,岂能放在公共厕所里供人消遣?!一个自诩为明代研究大家的副教授连常人所具知识也不及,岂不贻笑大方?


由此“砖家”而推及其他“砖家”,专家们的问题也真的不少。如果我们为“砖家”们画像,其嘴脸却也生动,其心地却也灰灰然,黑黑然。


有一种专家,象是个大喇叭,全由商人们操纵着:前几年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的“全国牙防组”事件,就是由所谓著名牙科专家们领军,然后只要全国牙膏厂交上大笔银子,牙防组就为这厂家说话,忽悠全国消费者,将牙膏治疗口腔疾病的功能吹得神乎其神。最近,一位号称经济学家又跳出来为房地产商说话,发表了一篇名为《大家骂开发商不骂政府是愚蠢的》的博文,说“不是房地产商抬高了房价”。是“政府垄断 高利润就可能长期存在”。话犹未落,一位广东的开发商仗义执言,公开挑战说:楼房建筑成本679元/㎡,这676元是他一笔笔算出来的,有发票为据,如果谁能多算出一毛钱成本,他愿给他一百万。此博客言之凿凿,掷地有声,将那位信誓旦旦的经济学家打得可谓落花流水了。由是观之,那位号召人民不骂开发商骂政府的经济学家,如果不是受了房地产商猫腻的话,也肯定是专会忽悠人民的糊涂虫。


有一种专家,离开实际,专好说大话,信口开河。前几年,中国政府非常尊重一些专家学者,时常请进来为政府领导干部上课。可是,一些经济学家在满口新名词新道道道貌岸然的背后,是对真空现实研究的空虚。结果,连韩国人也看出来了,指责那些经济学专家们在误导中国政府,他们预言家式的有关中国经济趋势的预言基本没有实现,全国人代会与政协会不少代表批评了这些专家们在空言误国。


有一种专家,专好拉大皮作虎皮,专会吓人骗人忽悠人。专家,本来应当有严谨的学风,有学富五车的专门知识,有精湛的研究水平。可是,事实上不少专家流于市场钻营,一门心事钻墙挖洞,靠后门人脉搞个专家金牌,然后招摇过市,不学无术,专靠这金牌混饭吃。几个月前,网上揭露一位白发童颜的国学大师行骗的史实,令善良的人们无不瞠目结舌,感到不可思议。其实象这种专家还着实不少,很多人所谓成果累累,都是靠剽窃,或靠学生研究自己来摘桃子挂头名,如此一揭穿,人们对“专家”们不学无术也就不再奇怪了。


社会要文明,学术要健康,对于社会上到处挂牌的专家们,的确需要再考察。一是要进行学术打假,专家打假,将真的不学无术地剔出专家队伍。二是要对专家们进行道德教育,不能为了拿开发商几个钱,就昧着良心说假话。现在,明星如果做假医药广告,要承担责任。专家们如果为了钱而出卖学术的灵魂,也应当承担法律责任。三是专家不能搞终身制,出一点成果就吃一辈子饭,俗话说占着茅坑不拉屎,显然阻碍着国家科技发展,使年轻的科学家受到压抑。如果专家三年无成果,应当退出专家行列,这是中国科学界改革的需要,出人才的需要。要以成果论英雄,不能靠名气论英雄。只有这样,社会上不学无术的假专家才会绝迹,科学界才会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