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律角度看邓玉娇事件[转贴]

scale111 收藏 2 805
导读:[转贴]关于“邓玉娇”事件的一点看法 首先声明,本文不涉及任何单位和个人,仅仅从法律角度阐述一下我关于这件事情的学术观点。 关于事情的经过我就不赘叙了,从三个角度出发来对这件事情进行讨论 [B]一、从事情的整个经过来看这件事情的性质属于正当防卫 [/B] 首先,我们要从法律的角度对正当防卫进行一下认识,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 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

[转贴]关于“邓玉娇”事件的一点看法


首先声明,本文不涉及任何单位和个人,仅仅从法律角度阐述一下我关于这件事情的学术观点。

关于事情的经过我就不赘叙了,从三个角度出发来对这件事情进行讨论


一、从事情的整个经过来看这件事情的性质属于正当防卫

首先,我们要从法律的角度对正当防卫进行一下认识,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 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其次,邓玉娇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问题。从事情的经过来看,在镇干部提出所谓的“特殊要求”被拒以后,邓玉娇被镇干部两次按在沙发上,从这里完全可以看出镇干部的行为已经有强奸的嫌疑,并且将邓玉娇按在沙发上的举动也正是强奸行为的进行中,三名镇干部对邓玉娇的行为完全可以定性为强奸行为。因此,在这种前提下邓玉娇所采取的自卫行为是在行使法律所赋予公民的权利,是完全恰当而且是必须的,完全符合符合《刑法》的相关规定。

再次,关于邓玉娇是否防卫过当问题。根据我国《刑法》的相关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所以说,既然是邓玉娇的防卫发生在“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时,也就是强奸的过程中,那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在强奸犯罪的行为中不存在任何的防卫过当问题,因此,邓玉娇的行为“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所以,从法律角度可以肯定邓玉娇的行为是完全正当防卫的行为,不存在任何防卫过当的问题。


二、三名镇干部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是犯罪行为

首先,三名镇干部在该服务场所寻求所谓的“特殊服务”的行为,不但应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第六十六条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而且还应根据《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所规定“公务员必须遵守纪律,不得有下列行为”中的“参与或者支持色情、吸毒、赌博、迷信等活动”而对三人进行相关处理。

其次,三名镇干部的行为对邓玉娇的一系列行为属于“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另外,三人所采取的行为也已经构成轮奸罪,同样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其他规定应处以“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尽管受害当事人邓玉娇采取了正当防卫行为制止了轮奸的发生,但却无法改变这一犯罪行为的性质。


三、尽管邓玉娇在事件中采取了正当防卫措施,但却无法改变邓玉娇作为事件受害者的地位

首先,从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来看邓玉娇一直是处于受害者的一方,在这个过程中邓玉娇不但遭到了来自镇干部语言猥亵而且镇干部两次将其按在沙发上的行为也已经属于强奸行为的范畴。

其次,事件发生以后巴东警方对邓玉娇人身自由的限制也是没有任何法律或者相关法规依据的。根据我国《刑法》的相关规定,邓玉娇的行为属于明显的正当防卫行为,其人身自由不应受到警方限制,警方对其邓玉娇的控制是违法的。

再次,从媒体的相关报道中看,警方并未逮捕其他两名镇干部,巴东警方这种不作为的行为也已经构成了对邓玉娇人身名誉的一种侵害。

因此,在事件过程中邓玉娇作为事件受害者的地位是不容改变的


再次声明:本文所叙观点为纯学术观点

3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