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谣:孙立人活埋1200战俘纯属杜撰

幽州战狼 收藏 0 191
导读:文革后,听到一则笑话,说某地批判四人帮时,在揭露江青生活的奢侈时,说她每天每顿都要吃一小盆的猪肉炖粉条,而在另一个地区,则批判江青说她连内裤都是涤确良的。无独有偶,近来网上也流传一则故事,说孙立人在远征印缅战场上,曾一次就活埋了被俘获的1200名鬼子兵。    不知江青要是听到有人这样编她的故事是会哭呢还是会笑,但我敢保证,要是孙立人听到有人杜撰如此的故事来诬蔑诽谤他,非得从九泉下跳出来将他拉回到阴曹地府去断个究竟不可。    两则故事,都是典型的以个人认知水平臆造他人行为的谬谈。    这种荒谬至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革后,听到一则笑话,说某地批判四人帮时,在揭露江青生活的奢侈时,说她每天每顿都要吃一小盆的猪肉炖粉条,而在另一个地区,则批判江青说她连内裤都是涤确良的。无独有偶,近来网上也流传一则故事,说孙立人在远征印缅战场上,曾一次就活埋了被俘获的1200名鬼子兵。

不知江青要是听到有人这样编她的故事是会哭呢还是会笑,但我敢保证,要是孙立人听到有人杜撰如此的故事来诬蔑诽谤他,非得从九泉下跳出来将他拉回到阴曹地府去断个究竟不可。

两则故事,都是典型的以个人认知水平臆造他人行为的谬谈。

这种荒谬至极的传说在好多个历史网站都有发表。为加强其欺骗性,杜撰者还编造说美军获悉孙立人坑俘事件后,还曾向中国政府表示了不满和抗议。编的跟真的似的。

如果仅仅有此发帖者,那到还只能说明他一个人的无聊与无知,可每每重复地发上此帖,居然都会让无数网民相信,有的网民还正经八北地讨论其做法是否与日内瓦公约相抵触,有的则不仅相信,还对此行为表示极高的赞赏,这就只能哀叹我们大众网民们荣辱观的缺失与基本历史常识的低下了。

这是假的不能再假的杜撰。仅仅从那数字看,就足能让人笑掉大牙。一个师活捉上千名日军战俘又全部活埋,就象杜撰一个大肚子孕妇追上一支老虎又活活将它吞下肚去的故事一样让人无法相信。

为什么说这则故事是荒谬的杜撰,基于以下三点:

第一点,是孙立人肯不肯这么做的考虑。

杀害放下武器的战俘的行为,历史上不是没有。战国名将白起就曾大规模坑杀降卒,二十年代的西北军宋哲元也曾大规模屠杀俘虏。但是不是既然白起坑卒是可以认定的事实,既然宋哲元杀降是可以认定的事实,就同样认定孙立人坑杀日军俘虏也是事实呢?不是的,孙立人不是白起,也不是宋哲元。

白起那个时代,有那个时代的道德准则,我们不好强责古人。但到了二十世纪,宋哲元仍然这么干,就只能受到谴责,就只能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这是因为此一时彼一时,二十世纪的战争法规与军中道义,已经不能够允许这么干了。就象十九世纪以前的人们蓄发辫裹小脚不应受到谴责而二十世纪的人们要还是那样的装束就只能受到人们的耻笑一样的道理。

那既然不允许这么干可宋哲元还是干了,作为同是民国军人的孙立人,为什么就不可能这么干呢?要知道人与人是不同的。就象法律不允许抢劫强奸可仍然不断地有人在实施抢劫和强奸,但不能因为有人在这么犯法就可以随便地定义谁谁都会这么犯法一样,尽管宋哲元可以这么干,或者王哲元李哲元赵哲元张哲元也都可能会这么干,但那不能说明孙立人就一定也会这么干。这是因为,虽然同为民国军人,但孙立人所受到的教育,是截然不能等同于宋哲元的,孙立人所处的四十年代的中央军,也是截然不能等同于宋哲元所处的二十年代的西北军的,因而孙立人的道德准则,也就绝对不可能是宋哲元等坚持的道德准则。这也就象某地发生了盗窃案,有的人是可以进入警方视线,而有的人是不会进入警方视线一样。

如果杜撰石友三杀俘虏,或杜撰刘郁芬杀俘虏,不管历史事实上是不是曾经发生,但它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因为刘郁芬、石友三们是有着与宋哲元相同的道德观念的,是没把杀俘当成无耻的。而作为在美国接受过正规军事教育,又从属于中央军,又正在与美英军并肩作战的孙立人,他对杀俘行为的认识,是绝对不可能停留在二十年代宋哲元刘郁芬等人的水平上的,是绝对不可能将杀害战俘看成是一种荣耀,而必定将其看作极端无耻,因而是断断不可能作出如此野蛮行径的。

为什么孙立人不能等同于宋哲元刘郁芬等,不好用三言两语说清楚。我想,杜撰此故事者、传播并相信此故事者,大概没看到过孙的著作文章或有关孙的回忆史料,如果不信的你们可以看看孙的文章与回忆,或看看他身边人的忆述,从中你就可以很容易地触摸到孙的思想。而如果你了解了孙立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就是打死你,你也就不会再相信这种无聊的杜撰了。

第二点,是孙立人敢不敢这样做的考虑。

也许在当时的抗日将领中,可能会有象网上愤青们一样想法的人,即管他战俘不战俘呢,杀了解气。但根据我对孙立人的了解,我敢百分百地说,孙立人不会有如此无知而又愚蠢的想法。退一万步说,即使谁有这样的想法,他也绝对不敢这样去做,因为如何地对待战俘,还有一个叫做军法的东西在制约着他。“缴枪不杀”、“ 宽待俘虏”等瓦解敌军的政策,并非只有中共军队中才有的。

也许有的网民或者认为,上级军法部门干吗要追究下级坑杀日本鬼子战俘的事呢?按这些网民的意思,似乎对杀死日军战俘的行为应该论功行赏才对。要真是有谁这样想的话,我除了哀叹其十足的无知加十足的军盲以外,也就实在无语了。

抗日战争有一个与以往内战不同的特点,即很难抓住活的鬼子。所以各部队如果能够抓住日军俘虏,都当成宝贝一样。因为这既可以有效地打击敌人的士气,瓦解敌军,又可以向友军与民众显示自己的军威,还因为古往今来各不同军队都将能在战斗中抓获多少俘虏看的比打死多少敌军更重,定的赏格也更高,所以又可以用来向上级邀功请赏。在当时,如果哪个部队能够押着一个日军俘虏走在街上,那要比拖着100具日军的死尸游街还牛逼,因为日本鬼子俘虏太难抓了。林彪在平型关战役之前,曾满怀信心地想抓住几个日军俘虏,然后拉到太原城里游街,结果一仗下来,他一个活的也没抓到。就因为日军俘虏难抓,所以那时从最高统帅部到下面的每个团每个营,如果有谁听到自己属下哪个部(分)队抓到了日军俘虏,都会倍感兴奋,必会对抓俘的单位和个人给予重奖,然后再派最得力的人员将俘虏看管好,用以再向他的上级或向民众报捷。

或许也还是因为日军的俘虏难抓,因而在抗战中对待日俘的政策与纪律,相对于内战时对待俘虏,便也显得更加地严格。在特别强调并加重对抓获日俘的奖赏的同时,抗战中的军队各级对俘虏纪律也执行的更加严格。如果有谁不慎使抓到的俘虏死掉,则负责的长官或士兵必定要受到处分,至少要受到申斥。要是有谁胆敢擅自杀俘,则极有可能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当然,因目睹战友的阵亡,在因悲痛而失态的情况下,出于对鬼子的切齿仇恨,不冷静地抬手枪杀一个几个战俘的情况,难保不会发生。但坑杀上千名战俘,谁敢?就是老子天下第一的蒋介石,他也不敢,何况没能居天下第一而是有着上级有着军法制约的小小的师长孙立人,何况他身边就有西方的盟军在与他并肩作战,他敢犯天下之大忌杀掉这1200名战俘吗?别说他不愿这样去做,就是他愿意这么做,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

第三点,是孙立人有没有条件这么做的考虑。

最显荒唐与无知的,就数那天文数字的1200名俘虏兵了。前边已经说到,和内战时期动不动就整营整团成百上千地俘虏敌军的情况不同,抗战中我军极少抓住日军俘虏。从一些军、师当年对日作战的告捷电中可以看出,生俘日军十数人,字里行间就已经充满了无比夸张的喜悦了。最近热炒的腾冲反攻作战,参战者为第二十集团军的两个美械军,该集团军以伤亡1万余人的代价,毙敌6100余,生俘仅64人(一说55人)。罗卓英大获全胜之上高会战,参战者计有两个集团军共5 个军,总计歼敌12502人,俘敌仅14人。曾使国军无比兴奋之常德会战,参战兵力达4个集团军(兵团)共8个军,毙伤敌达3万以上,生俘敌却仅有78 人。让薜岳威名远扬之第三次长沙会战,参战部队为整个第九战区,共计12个军,7个纵队,取得空前大捷,毙敌达56944人,俘敌亦仅有139人。可杜撰的故事中,孙立人仅以一师之众,一战就抓获1200名日俘,这数字可真的不是一般的意淫了。

网上杜撰的孙立人杀俘故事中有鼻子有眼地说俘获这1200名鬼子兵是1942年10月29日的事。可编故事的人和传播这则故事的人大概是不看历史的,因为 1942年秋,正是远征军新败之后,其部队战死、病死者奇多,官兵们在战败后又翻山越岭长途转移,一个个都疲惫不堪,此时的孙部新三十八师,正远在后方的印度伽蓝休整,整个1942年下半年,并无任何战事发生。编1200名战俘的故事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愚蠢到至极了。

就算杜撰故事者把日期写错,就算传播故事者把日期传错,那在其他时间段里,孙部有没有俘敌1千多人的战例呢?我们就来看看孙立人部在整个印缅战场上较大的俘获战绩是如何吧。

小的零星的战斗不说了,我们捡大的说吧。先说孙任新三十八师师长期间的俘敌战绩。第一个,仁安羌大捷,发生于1942年4月。这是孙的成名作,此战使孙立人威名传遍英伦三岛。该役战果,有毙伤敌500余和1000余两种说法,但我没能找到俘敌的人数(不排除此战俘敌数为零的可能)。第二个,攻克于旁,发生于1943年11-12月。此战使孙师114团团长李鸿博得“东方蒙哥马利”美称。此役歼敌1000余人,俘敌13人。第三个,攻克孟关,发生于1944 年3月。这是孙立下的“不克孟关不剃髯”的壮志得酬的一战,就在此战后,孙立人蓄了寸许的胡须得以剃掉。不过此战主攻系新二十二师廖耀湘部,新三十八师只是助攻,另有美军参战。该役歼敌人数不详,俘敌1人。值得注意的是该俘的亲口忆述,“(当官的)对我们讲话,总是说中国兵凶恶的很,捉到日本人就砍头,所以……以为一定是死,未想到反而受到优待”,“十八师团的官兵差不多都知道孙立人将军在仁安羌作战的威名……所以对孙将军又恨又怕”,后来“我不仅见过他,还和他同桌吃过饭,人家待我好”。第四个,攻克孟拱,发生于1944年6月。此战新三十八师战绩不详,但能知道整个新一军(军长郑洞国)在包括孟拱战斗在内的整个战役中,共计歼敌约5000人左右,俘敌89人。第五个,密支那战役,发生于1944年4-8月。该役参战部队为中美联军,孙部也在其列,但非主力。此役总计歼敌2300余,俘敌69人。

孙接任新一军军长后所著战绩,较大者,其一为八莫进攻作战,发生于1944年10-12月。总计歼敌2400余,俘敌20人。其二为南坎攻略作战,发生于 1944年12月至1945年1月。总计毙敌2548人,俘敌15人。其三为新维腊戍攻击作战,发生于1945年1-3月。总计毙敌917人,俘敌5人。到这个月底,缅北反攻作战胜利结束,从此印缅再无大战。

从以上所列孙立人取得的较大的战绩看,俘敌没有上百的。所以,即使他想杀也敢杀,他又到哪去找这1千多名鬼子俘虏来供他活埋呢?

基于以上考虑,可以确定地说,孙没有杀过俘虏,更没有一次活埋过1200名俘虏,这是一个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不该去相信的。

这则故事之所以出笼,又之所以能够在网上流传并被许多人相信,大概他们以为,编这样的故事和相信并传播这样的故事,一来可以发泄自己对日本鬼子的仇恨,二来也可以拨高孙将军的英雄形象,因为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杀俘是一种无耻的懦夫行为,而是把它当成一种英雄壮举了。呵呵!发泄对日本鬼子的仇恨,也许没错,而要借此拨高孙将军的形象,就是把自己的认知观强加于别人的愚蠢了。就象那些把猪肉炖粉条看成天下第一大餐和把涤确良看成世间最佳时尚的人们,非要杜撰出江青和他们一样也稀罕猪肉炖粉条和涤确良才能说明其奢侈一样。就象那些信奉谁能偷能抢能骗能奸谁进局子次数多谁就最牛逼的人,非要坚信别的人也都会以此为荣一样。

一个人,最最可悲的不是他做了什么荒唐的事,而是他做了如此荒唐的事又全然不觉还自鸣得意。就象改革开放初期一些无知少女从外国垃圾中买来写有妓女标识的洋装穿在身上招摇过市一样,真真的又可怜又可悲。

但愿孙将军不要知道这样杜撰的故事,但愿孙将军不要为有如此无知的网民而在九泉下伤心和感愤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