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魔窟里的“国共合作”:四名志士死里逃生

弋鹰7277 收藏 0 64

在整个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辽宁省朝阳境内,有一片由当地豪强据守的土地,始终不曾向日方低头,日军多次讨伐、烧掠却无法征服,被称作“中国地”。这块约200平方公里的“中国地”一直坚持到了抗战胜利,是东北仅有的没有沦陷的中国领土……


旅日著名军史作家萨苏,又推出新作《尊严不是无代价的: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作为广受好评的《国破山河在》一书的续作,本书秉承了作者一贯的写作风格和立场,以发掘出的日方资料和国内记载相互考证,力求使更多历史细节得以重现。


1.日军撤退前的大屠杀


看过电影《黑太阳731》或者日本作家森村诚一的纪实小说《恶魔的饱食》的人,都会对日军罪恶的细菌战部队——由石井四郎指挥的731“给水防疫部队”产生深刻的印象。这支部队,因为大量使用中、苏、朝抗日人员和普通百姓作为“马路大”(日文:实验品),进行细菌试验和活体解剖而臭名昭著。


731部队的旧址今天已经成了纪念馆。按照日方记载,被送入731的“犯人”们进行过各种反抗,但最终无一逃脱死亡的命运。这是因为,慑于人体试验可能带来的舆论冲击和法律审判,日军对送入731的人员管理极为严格,严密的监视和不断的实验死亡,使“马路大”们完全没有逃脱的机会。


然而,在搜索东北抗日联军资料的过程中,我却意外发现,在731部队的手中,确曾有4名中国抗日组织人员,成功地逃出了魔掌。而且,他们的逃生,还带有国共合作,共同抗敌的色彩。他们分别是:国民党吉林省党务第三督导区108支部书记长李广德和党员何家训,110支部书记长张人天,以及中共党员、抗联侦察员李遇迟。


731部队在佳木斯市万发屯东北驻有一个特别分队,对外称为“三岛理化研究所”,李广德等4人即被关押在这里。1945年8月12日夜,由于苏联红军逼近牡丹江,日军对这里的在押人员进行了大屠杀。为了杀人灭口,连在此处为日军做饭、担任看守的4名白俄与一名朝鲜人也被一并枪杀。


日军的屠杀计划堪称周密。自从苏联红军开始对日作战,看守已经两天没有给囚犯们任何食物,以消耗他们的体力,避免可能遇到的抵抗。执行屠杀的是桥本喜一郎等5名富有经验的武装特务。他们按照计划,分别负责18间双人牢房的屠杀,第一轮枪击后交换负责的监室,再进行第二轮射击。


在为黑龙江省政协文史资料馆提供详情的时候,李广德依然能够回忆起,日本武装特务当时在走廊里喝令,“米那,他带”(都有,站起来)、“奥马艾,他带”(你,站起来),然后就开了枪……


今天,我们都知道在商界日本人的认真是何等有名,但这种认真如果用在罪恶之上,大体就是这样的结果。


2.四名抗日志士死里逃生


然而,这4名抗日志士却在大屠杀中死里逃生,成为至今所知落入731部队手中后仅有的幸存者。


4人中反应最快的是张人天。作为有军事背景的地下工作者,他在日本特务开枪的瞬间作了一个摆动,结果左臂中弹。在日本特务进行第二轮射击前,张机智地钻到已经死亡的难友何振国身下,并用受伤的手臂挡住头部。结果,又有一弹击中他的手臂,但其余大部分打在了何振国的尸体上。张身体其他部位没有中弹,是4人中负伤最轻的。


何家训先中了两枪,还在挣扎中,日军第二次射击,一弹击中其头部,左进右出,带出了4颗牙齿。何血流满地,昏死过去。但事后发现,这一枪仅仅在他的两腮各穿一洞,并没有伤及其他器官。


李广德和李遇迟在同一间囚室。因为两人在对付审问时“态度狡猾”,日军对他们恨之入骨,竟一口气将子弹打光。两个人每人都挨了8颗子弹,李广德的一条腿被齐膝打断,李遇迟胸部被击成重伤。不可思议的是,两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都活了下来!


日军屠杀后,大约对从事这种残杀有所畏惧,加上苏军进展神速,特务们并没有敢进入牢房检查,仓促间也没有找到预先准备的汽油焚毁建筑,随即匆匆撤离。


当时幸存下来的5个人(还有一个是与何家训同一间囚室的赵连青),谁也不敢发出动静,一直装死熬到天亮,确认日本人已经走了,才开始逃生。


5个人的行动各有不同。


张人天率先设法凿开了囚室的墙壁,听到别的囚室没有任何动静,他认为自己是惟一的幸存者,于是把被子搭在墙上(墙顶有电网),翻身而出,逃走了。


李广德和李遇迟两人伤势沉重,动弹不得,自揣必死,于是蘸着鲜血在囚室的墙壁上写下标语,以留给后人。


何、赵二人带伤挖开囚牢,已经是1945年8月13日。他们没有马上逃走,而是相互扶持着寻找其他生存下来的人。他们发现了还活着的二李,但是无力帮两人打开囚牢。这时,李遇迟又昏迷过去。李广德对何、赵说:“我已经不行了,李遇迟也不行了,这里不可久留,不要为我们这两个没用的人,让我们民族的力量再受损失了。”


何家训、赵连青含泪而去。或许是因为内脏受了伤,能支撑着前来救人的赵连青,却连大门都没出就突然死去。何家训则在13日下午逃出。


李广德不堪忍受痛苦,勉力用床单拧成绳圈,挂在窗户上想自尽,却被苏醒过来的李遇迟救了下来。李遇迟四肢几乎不能动,用牙齿撕扯李广德,将其从窗户上拉了下来。


3.囚室中的“国共合作”


说来,李广德和李遇迟的关系颇有些特别。两个人都对各自的党十分忠诚,因此虽然最初作为难友关系很好,一旦发现对方属于“异类”,立刻变得冷若冰霜,经常背对背坐着,互不理睬。


在重伤的情况下,两个人都去写标语,李广德写的是:“还我河山”、“中国国民党万岁”;而李遇迟写的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可是,当面对日本人时,两人的行动便立刻统一起来。入狱之初,李遇迟就曾传授李广德进行斗争的策略——对于酷刑一定要抗,直到抗得实在痛苦不堪,再交待——交待什么呢?


交待几个“垫背”的,就是铁杆汉奸,但是一定要到挺不住了的时候再说……


没有狱中经验的李广德,就用这个办法,“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供出了两个最招人恨的伪满警察。结果这两个“隐藏很深”的家伙几乎被日本人打死,从此不得重用。而李广德借此得到喘息恢复的时间。


这一次,关键时刻,又是李遇迟救了李广德,对他说,你才22岁,中国要做的事儿很多……


李广德深受感动。两个人互相帮助,终于在14日晨挖开囚室,逃了出来,并放火引来周围百姓,将他们救了下来。


李遇迟获救后,即被转交苏联远东军佳木斯司令部,遗憾的是此后情况不明。李广德亦被当地学生抢救脱险。抗战胜利后,他不满国民党内的争权夺利,又感动于李遇迟的帮助,遂参加共产党,成为长春城中的一名敌工人员,曾为保存杨靖宇将军的遗首做出贡献。解放后,李广德曾因历史问题被劳改,释放后经多年上访,终获平反。


4.国民党对东北抗战也有贡献


在写作这篇文章时,有一些意料不到的史实让笔者颇为惊讶。以东北的抗日活动而言,因为即便在张学良时代,国民党也不曾对东北有多少染指,因此从来认为国民党与东北的抗日活动没有很多关系。而事实上,国民党方面在1934年即派出一批干部深入东北展开地下活动,其中以东北党务专员办事处主任罗大愚(原名罗庆春,化名魏先生)活动最为积极。在长达11年的时间里,罗始终在东北敌占区潜伏,组织屡次被破获又屡次重建,与共产党方面亦有联系。牺牲虽大,成果也大,他甚至发展伪满留学生组成了在日本的调查组,传回大量重要情报;长春的大学生则研制了自动放火器,多次袭击日军仓库和机关。


1945年5月23日,曾多次躲过日寇搜索的“不死鸟”罗大愚被捕。在这次大逮捕中,被捕的国民党地下抗日人员达200余人。罗被捕后很有气节,坚持在监狱中制作地下抗日刊物悄悄传播,一直坚持到日本投降。


光复后,罗和国民党在东北的地下组织人员都遭到排挤,仅担任辽北省党务专员,后去台湾,1973年去世。


事实上,在东北沦陷的14年中,不但有国共在组织抗日,东北民众自身的抵抗也一直没有停止过。甚至还有这样的事儿——


在整个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辽宁省朝阳境内,有一片由当地豪强据守的土地,始终不曾向日方低头,日军多次讨伐、烧掠却无法征服,被称作“中国地”。这块约200平方公里的“中国地”一直坚持到了抗战胜利,是东北仅有的没有沦陷的中国领土。


历史似乎充满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