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服务员抑郁症引发巴东血案? 邓玉娇非“女杨佳”

4444shuaku 收藏 13 225
导读:近来倍受关注的巴东县娱乐城女服务员刀刃三名要求“特殊服务”官员一案,据警方掌握的材料,邓玉娇很有可能患有抑郁症,但最终结果还要等鉴定后才能确定。(14日)   令人震惊的“5·10巴东血案”,经证实,三名官员均来自镇政府招商办,案发前要求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并拿出一沓钱在邓玉娇面前显摆,还两次将邓玉娇按倒在沙发上。   修脚女工邓玉娇“疑似”抑郁症,使得明显“正当防卫”的案件又生波澜。女工是否抑郁症,警方想必会拿出更科学的证据。   假设女工真患抑郁症,我们是否可以如此推测:是女服务员

近来倍受关注的巴东县娱乐城女服务员刀刃三名要求“特殊服务”官员一案,据警方掌握的材料,邓玉娇很有可能患有抑郁症,但最终结果还要等鉴定后才能确定。(14日)


令人震惊的“5·10巴东血案”,经证实,三名官员均来自镇政府招商办,案发前要求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并拿出一沓钱在邓玉娇面前显摆,还两次将邓玉娇按倒在沙发上。


修脚女工邓玉娇“疑似”抑郁症,使得明显“正当防卫”的案件又生波澜。女工是否抑郁症,警方想必会拿出更科学的证据。


假设女工真患抑郁症,我们是否可以如此推测:是女服务员的抑郁症引发了血案?或说抑郁症才是导致三名官员一死一伤?倘若如此,那位“娱乐至死”的官员未免死得冤枉,如果遇上的不是抑郁症患者,哪怕他的行为更出格,也许都会逃过这一劫。


可是如果这样的假设成立,那又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呢?当三位官老爷拿钱羞辱,并强行要求提供特殊服务时,一个精神完全健康的女服务员无非只有两个选择:顺从或者反抗。但一个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不愿意逆来顺受,又如何能够与三个彪形大汉抗争?


从血案发生后民众舆论对死者普遍表现出“冷漠”,相反对邓玉娇寄予同情来看,或许更该“体检”、“鉴定”是少数官员是否有“病”?“病情”如何?他们不是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去为人民服务,而是仗着手中权力,恣意妄为,欺压、凌辱百姓,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倘若非得从女服务员的抑郁症入手找到“病根”和“治病”的药方,那我们就更应该深究,到底是谁让这位才21岁的澡堂子修脚女工患上了抑郁症?!


来源:武汉晚报人民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