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伟大航海家郑和,率领浩浩荡荡的大船队,7次下西洋,曾到达非洲南部的好望角。比哥伦布早几百年。那时我国的造船技术世界一流,大木船的长度约有45米长,15米宽,以当时的技术条件,比现在造航母还难。郑和的创新精神,伟大气魄很值得我们学习。但国内一些崇洋媚外者把美国的航母看的神呼其神,甚至怀疑我国造航母将艰难重重,满脑子无能思想,失败主义,宿命论。什么蒸汽弹射器我国造不了!只有用老掉牙的滑跳式起飞办法。舰载机也很难办!升降机更不容易做等等。在他们眼里制造航母比登天要难的多,究其原因很简单:思路被美国表面化的先进所雷倒,以中国人目前的能力 “根本就无法制造”。其实,这种想法太可悲了,完全是杞人忧天,是典型的宿命论在作怪。要知道:中国人的绝顶聪明才智,智商高低决定其策略的优劣,中国人这点自信起码在“孙子兵法”中找得到,中国古代的辉煌技术成就,足以体现中华民族的独立自主的能力,一个有过四大发明的古国,难道就不应该有更伟大的发明创造?

其实,早年美国都是这般认为,中国之所以直到现在没有航母并非缺钱、缺技术或者缺造船能力,而是因为暂时还没有航母战斗群的配套能力,比如说保护航母的战舰群和补给群,而对于一支庞大的航母战斗群来说至关重要的“神经中枢”-C4ISR系统更是处于研发的原始阶段,要知道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航母普遍安装了11号﹑16号和22号三套数据链系统﹑通过全综合通信系统(FICS)和军用卫星通信系统将航母融入一体化的网络战场。但今非昔比了,去年初中国正式对外公布解放军“千手观音”的指挥控制通讯系统(C4ISR)。当得到中国C4ISR系统的情报数据后,美军某高层如此说到,“如果中共拥有此套系统其威力确实这样的话,那对我们今后在亚洲的生存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5月4日,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菲舍尔在《航空周刊》载文称,目前中国武装部队的军备已基本焕然一新,这使其陆、海、空力量的投射能力都得到了提高。文章称,中国发展力量投射能力的主要目标是通过控制西太平洋,保护中国的经济利益。文章称,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于2007年7月在在中国中共核心期刊《求实》杂志中称,海军使命之一就是维护“海洋运输安全与能源战略通道。”中国大多数油轮都会途径马六甲海峡。2008年12月,中国将一艘052B与一艘052C防空驱逐舰以及一艘支援舰部署到亚丁湾海域保护商船。4月,其中一艘军舰由新的054A防空护卫舰取代。文章认为,在未来的十年时间里,中国海军在印度洋活动的能力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其活动范围甚至可能会超出印度洋。

特别是3月20日,国防部长梁光烈对日本日本防卫大臣滨田靖一说,“中国的海军……还很弱,我们需要发展航母。”事实上,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副主席刘华清担任海军司令的时候,这样的发展就已经开始了,他曾打趣说:“如果中国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文章表示,据日本与香港媒体1月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与中国造船官员称,到2020年的时候,海军将会拥有多达四艘国产航母,其中两艘为常规动力,两艘为核动力。另外,中国于2002年从乌克兰采购的“瓦良格”号航母也将被翻新,海军将利用它进行相关训练。

文章无意透露了一个重点,中国在位于上海长兴岛的一家造船厂搭建了为建造航母的平台,而在海南岛建立的海军基地则将会成为中国航母的基地。并透露:建造方案的宏伟目标更为罕见,文章认为中国将在建造的新型航母上配备高达六个飞机弹射器。

文章指出,中国还正在组建其航母航空部队。其候选舰载机型包括:俄罗斯的升级版苏-33战机、中国舰载型歼-11战机(这种战机有时被称为歼-13,体积小于苏-33,但却有隐身能力)以及舰载歼-10战机。有消息来源中国舰载预警系统的发展已得到了肯定的效果;而且,中国的航母将会装备无人战斗机。

文章表示,未来10年的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发展将会有一个飞跃,特别是两栖战能力将会得到迅速提高。2006年底,中国的首艘万吨级071型船坞登陆舰下水:该舰的甲板能够承载一艘用于远距离兵力运输的气垫船。继071型船坞登陆舰之后下水的,可能是与之大小相近的081型平甲板两栖登陆舰(LHD)。有消息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初步打造一支由6艘081型两栖舰及3艘071型船坞登陆舰组成的舰队,这只舰队能够一次搭载数千名士兵以及支援装甲。海军陆战队与陆军两栖部队正在列装一种新型快速两栖装甲战车,这些战车利用喷水泵,能够在水中高速移动。

少校时评:综上所述,虽然是美国的资深评论员的单面之词,但有一点他说的很正确,未来10年的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发展将会有一个飞跃。应该说中国海军至今仍然是浅滩之龙,所以在南沙、钓鱼岛等热点地区频遭虾戏是一件极其尴尬、但又非常正常的事情。不过现在战略环境把海军推到了至关重要的位置。海军必将承担起远洋作战的任务,以扩大我们面对海洋方向的防御纵深,提高热点地区的力量投入能力,以保护中国海外利益。在沿海周边的冲突中,海军应当能够作为一种独立的机动战役打击力量,在三军联合作战中独当一面。这都要求我们必须冲出浅滩。我们再也不能承受另外五十年的围困了。新军事革命的条件下,我们无法指望面对强敌时,还能重演赤瓜礁海战的幸运。面对对方的综合作战能力,我们更不能指望还用小艇去拚刺刀。所以新型海军兵力必须在平台建设和信息化建设两项工作上齐头并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