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的罗生门


5月7日,晚8点05分,杭州。


25岁的谭卓走在斑马线上,一辆红色的三菱跑车飞驰而来。瞬间,他的身体飞向空中,生命戛然而止。


直到那时,这还是一场普通交通事故的开局。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故事里和故事外云集的角色和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一场车祸,演变成了一起具有影响全国的公共舆论事件。


法律和道德,财富与生命—在一条公共的马路上,拷问着人的理智和良心。


车里的人和车外的人


肇事者胡斌,今年20岁,杭州师范大学体育系的大二学生。他喜欢追求极速的酣畅淋漓,是杭州开卡丁车速度最快的选手之一。


事故发生后,据目击者描述,他“双手不停地盖着脸,不停地挤着前额,揉着眼睛,偶尔露出手指缝,看着外面的动静”。当时,胡斌会不会想到,这将是改变他人生的一次极速之旅。


至少,他那些事后赶到现场的同伴们是不会想到的。在网络上公布的一张现场拍摄的照片里,面对这桩惨烈的车祸死亡事件,这些年轻人还在路边勾肩搭背,嘻嘻哈哈。


而注定被彻底改变人生的,是谭卓和他的家人。这个湖南出生的阳光小伙,是家中的独子,2002年考入浙江大学信电系,2006年进入杭州依赛通信有限公司工作,正准备结婚。


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当晚,有网友将事故的经过和照片发在杭州本地人气最旺的论坛“19楼”上。接下去的几日里,在强大的人肉搜索下,胡斌和他的家人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相继曝光。


网友还从浙江高速违章信息查询网站上查到肇事车浙A608Z0的一则记录:2008年12月7日,这辆车曾以210公里的时速,狂飙在沪杭高速上。


谭卓被撞后,浙大论坛流传出一封致杭州市市长的公开信,题为《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我们所谓的休闲之都杭州不再安全,我们每次过马路买一瓶酱油也许都有生命之忧。这样的杭州,真的适宜我们居住吗?还是只适宜那些有跑车的贵族们嬉戏?”


胡斌那辆火红、拉风的,同时车头变形、挡风玻璃碎裂的三菱EVO跑车,现在成了一道醒目的标签—很明显,有钱人才买得起这样的车。


一时间,《富家子弟杭州飙车撞死人》的帖子,出现在了各个论坛上。时至今日,某网站新闻中心关于这一事件的专题,关注度已经达到了14万人次。许多的社会矛盾问题就这样被公开宣泄了出来,“富二代”、“漠视生命”……道德和法律的双重谴责,交织在一起。


“70公里”争议下的集体静默


5月8日,杭州市交警部门在通报事故情况时提及,“根据当事人胡某及相关证人陈述,案发时肇事车辆速度为70公里/小时左右……”


质疑声汹涌而来:70公里的车速,能不能把人撞飞5米高20米远?而这个“5米高20米远”的说法同时又被质疑,以至警方不得不紧急征集目击证人。


“1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刹车到0大概需要35米,”玩赛车的韩寒在博客里代表了很多人的质疑,“(这辆)车撞到人以后过了50多米才停住,假设他当时全力刹车,那速度应该是在每小时120公里左右。”


于是,在未经充分调查取证的基础上,交警部门抛出的“70公里”论断,显然无法让公众信服。


而杭州本地的新闻媒体,在结束了事件的第一波报道后,因为“接到了有关部门的通知”,出现了“集体性静默”。就在人们期望有关部门能够尽早还原事件真相的关键时刻,权威信息发布却缺失了。


5月8日晚,谭卓的同学、朋友、老师、同事捧着菊花点着蜡烛,出现在事发地点,为逝者默哀。因为有大量的浙大学生参加,现场聚集了上百人,场面颇为壮观。


至此,一起看似普通的车祸,走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回到理性的轨道上


因为有各大网站的全力报道和追踪,谭卓之死演变成一起影响全国的公共事件。在信息来源和传播渠道越来越多元的时代,应对此类事件,杭州的相关政府部门在前期表现得相当迟钝。 直到5月11日晚,才向公众明确表示,“具体超速程度,还需要综合分析现场勘验、证人证言、影响资料、车辆鉴定等多方面因素”。


当晚11点,事故发生后的第4天,那条谭卓生命中最后一刻走上的斑马线,又重新被围上了警戒线。近1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汽车专家进行实地测量,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参与调查的民警坦言,网络上的强烈反应和关注,尤其是针对交警的评论,令他们“很有压力”。


5月11日下午,谭卓的父亲在浙大校内论坛上发帖表示,“谢绝校友们的捐款,感谢大家的关心,相信政府会公正处理”。毕竟,任何事情的解决要回到理性的轨道上来,公平和正义依然可以期待。


而对于胡斌来说,他将面临的惩罚或许是一场严酷的人生拷问—就像韩寒说的,“如果一辈子都觉得在街上开快车很酷,我认为那个人就是脑残。”





本文内容于 2009-5-14 8:58:49 被dongm77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