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二章:媚舞3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URL] 夕阳西沉,晚霞就像红晕了脸的姑娘含羞的热吻,透过玻璃窗照射在丰九如赤裸的身上。丰九如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因为他的手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这是当年贫穷和饥饿留给他的印记,他一直怀疑年少时清汤寡水地把胃给撑大了,要不,怎么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可还是怕饿,饿了就手抖。 丰九如刚穿好衣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夕阳西沉,晚霞就像红晕了脸的姑娘含羞的热吻,透过玻璃窗照射在丰九如赤裸的身上。丰九如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因为他的手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这是当年贫穷和饥饿留给他的印记,他一直怀疑年少时清汤寡水地把胃给撑大了,要不,怎么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可还是怕饿,饿了就手抖。

丰九如刚穿好衣服,尚小朋打来电话问他说:“九如,你过来了?”丰九如问:“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尚小朋呵呵一笑说:“如果你到了我的地盘我都不知道,那我这个老板不就成傀儡了?”又问:“晓琴出差了?”丰九如说:“她到省里开会去了。”尚小朋说:“哦!那晚上我陪你喝点吧!”

大漠集团的总部就设在北苑大酒店,集团总裁尚小朋是个浑身洋溢着阳刚之气的男人。他的大漠集团是北原最具规模的民营经济实体,是全省排名第五位的知名民营企业。由于他和丰九如的特殊关系,他这几年包揽了北原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房地产开发工程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地方公路建设工程。随着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条条地方公路剪彩通车,他的财富也与日俱增。丰九如任市长的时候,他投资在狼山县开了两座铁矿,丰九如任市委书记那年,他仅花三十万便买下市郊的一大片荒山,建了可以赚百倍利润的“天堂门”公墓;并投资在金川县开了年产量可达二十万吨的胜利煤矿。同年又斥资亿元,盖了这幢全市最高、最豪华的北苑大酒店。

尚小朋出身干部家庭,按理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尚小朋应该涉足政界才对。可尚小朋偏偏不喜欢从政。他最头疼的就是政客们那套勾心斗角、互相倾轧,阿谀奉承、笑里藏刀,投机钻营、尔虞我诈,弄虚作假、华而不实的手段。再说了,当官有什么好?喜不能畅意抒怀,怒不能破口大骂,哀不能悲声恸野,乐不能放喉高歌。本来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却偏要披一张羊皮,装得慈眉善眼的;本来是个胸无点墨的窝囊废,却非要咬文嚼字,好像自己是什么旷世奇才。在上司面前摇尾乞怜,在下属面前张牙舞爪,怕说错话不敢饮酒过量;怕失了身份不得不夹起尾巴做人;怕不讨领导的欢心而忧心忡忡;怕丢了乌纱时时提心吊胆,整日处于坐卧不安的情绪中,把好端端的人性都扭曲了,活得累不累呀?哪儿像做老板的,一切都自己说了算,只要赚了钱,只要偷税漏税别让逮着,干什么不是随心所欲?加上他天生好冒险,所以,改革开放伊始,他便辞职下海,和朋友一道闯海南去了。在海南赚了钱后,又打回老家,借丰九如的东风在北原成立了大漠集团,并且建了北苑大酒店这座可供他吃喝玩乐的四星级酒店。

尚小朋拎着几盒“脑白金”来到2801,问丰九如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丰九如说去文联参加了个座谈会,会散的早,鲍晓琴又不在家,便直接到这儿来了。尚小朋笑着问:“去文联了?什么时候突然重视起文联的工作了?是给小蓝面子吧?”丰九如不好意思地一笑说:“算是吧!”尚小朋松松领带在沙发上坐下,顺口问道:“这几天去看大爷了吗?”丰九如说:“上个星期日和晓琴一块儿去了。”尚小朋问:“怎么样,老俩口磨合的还可以吧?”丰九如眉头一蹙说:“看上去还行,只是那女人事情太多,亲儿亲女都给调工作了,现在又什么侄男外女的,下岗的要再就业,有工作的想换个好单位,有了好单位的还想弄个职务,我看没个完。”尚小朋无所谓地笑一下说:“没完就没完吧,人家图个啥呀?只要对大爷好就行了。”说着,朝那几盒“脑白金”努努嘴说:“你哪天再过去的时候给大爷把那几盒脑白金带上。”丰九如问:“你也信这东西?”尚小朋呵呵一笑说:“信什么信?药补不如食补。人送的,撂我那儿也没人喝,拿过去哄老俩口开心呗!”

两人说话的功夫,服务生已经在小餐厅把菜摆好了,是四冷四热八道菜肴,另有一道阳澄湖的大闸蟹。丰九如怀疑地问:“小朋,你这阳澄湖的大闸蟹是正宗的吗?”尚小朋边斟酒边夸张地说:“当然是正宗的,还都是公蟹呢,蟹膏满满的。吃吧,打个嗝都能溢出香气来。”丰九如呵呵一笑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两人坐下,尚小朋盯着丰九如看了一阵儿,丰九如奇怪地问:“小朋,你不动筷子,盯着我干嘛?”尚小朋呵呵一笑,问丰九如说:“九如,要不要把小蓝叫来助助兴?”丰九如不好意思地一笑,反问道:“叫她吗?”尚小朋夹粒花生米放进嘴里,无所谓地说:“你看吧,反正在北原吃顿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不容易。另外,她刚才还打给我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到这儿来了,我说不知道。”丰九如的脸上立刻现出一丝笑容,点头说:“怪不得你知道我来了呢,原来是她报的信儿。”尚小朋瞥丰九如一眼说:“她那叫报信吗?我看不是。是你给了她暗示,说你要到这儿来的吧?”丰九如嘿嘿一笑,说:“还是她想来的嘛!既然有阳澄湖的大闸蟹,那就把她叫来解解馋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