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七,枣花把自己给卖了1

北方老驼 收藏 6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回到家里,画眉问秦天喜向冷长生要一百块大洋聘礼的事,秦天喜也不隐瞒,说道:“画眉呀,你还小,不懂事,其实呢,爹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如果你冷大伯和灵秀大娘都还活着,爹无论如何也不能悔了你们的婚约。可现在长生家只剩下了他和红雁,就算家里还有二十亩地,地也不好,打下的粮食刚够维持个生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那天晌午,灵秀刚端上饭,院里的老芦花突然“咕咕”地叫着飞上窗台。冷强朝窗外一看,见是女儿红雁惊慌失措地跑回来,惊了老芦花。

红雁推开门,手托炕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爹,快,快……”

冷强脸色一变,“咋了?是不是鬼子来了?”

前些日子,有人传言游击队在怀宁到广平的公路上伏击了鬼子的一辆汽车,鬼子恼羞成怒,出兵烧了公路边的两个村子。游击队打了鬼子的汽车后躲进了驼峰山,高桥又从广平调来不少鬼子准备进山扫荡呢。

红雁嘘了口气,摇头说:“不是,是天喜叔,天喜叔把枣花婶子给卖了。”

灵秀惊诧地瞪大了眼,“啥,你天喜叔把枣花婶子给卖了?不会吧?”

红雁急着说:“娘,真的,买家现在牵着毛驴到画眉姐家领人来了。”

“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真是死狗扶不上墙了,啥事都做得出来呀?儿子卖完了,又要卖老婆?我看看去。” 冷强边骂边跳下地,灵秀和红雁也急忙跟在了后面。

秦天喜之所以卖枣花,其实是枣花自己提出来的。

秦天喜卖了秦武后,又开始抽大烟了。那天到镇里买大烟,路过刘贵的杂货铺,便想进去和刘贵唠上一会儿。

刘贵的杂货铺没摘门板,秦天喜敲了半天门,屋里一点响动都没有。秦天喜正待离去,邻居家出来个拄着拐杖的老头,朝秦天喜挥挥手说:“别敲了,别敲了,这杂货铺没人了。”

“刘掌柜的呢,出门了?”

老头哼了哼鼻子,“出什么门呀,进怀宁城投奔他家刘三去了。”

秦天喜听得诧异,“进怀宁城了?那他这铺子呢?买卖也不做了?”

老头冷笑着说:“铺子?铺子现在不是他的了。他抽大烟借了岳会长的高利贷,还不上钱,便拿铺子给岳会长抵了债,然后背着行李卷投奔他家刘三,穿黑皮当警察去了?”

秦天喜“哦”了一声,奇怪地问:“穿黑皮当警察了?他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当警察人家要呀?”

“他家刘三现在当了班长,和上面说了说,留下他在警察局当伙夫了。唉!都是大烟害的,多少人把好端端的家都给败了,最后落得个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下场。”老头长长地叹息一声,返身回屋去了。

回花村的路上,秦天喜想了又想,心说这大烟戒不了,自己迟早也得走刘贵的路,与其迟走还不如早走呢。上次在刘贵家喝酒和刘三也认识了,何不哪天到怀宁城找刘三说说,让他也给自己在警察局找个事做呢?

第二天,秦天喜把自己的想法对枣花讲了,枣花白了他一眼说:“嗯,是呀,你是该走了。好端端的一个家,被你败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生龙活虎的两个儿子,叫别人爹喊别人娘,给别人家续接香火去了。你现在还有啥?没了,除了我和画眉,你啥都没了。就我们娘俩儿,这两张嘴也成了你的累赘了。”

秦天喜吃惊地望着枣花,就昨天一天的时间,枣花咋就变了?变得胆大了,敢和他顶嘴了,敢用嘲讽的口气讥笑他了。他本想顺手给枣花一巴掌,忍了忍没动手,“难怪人穷狗也欺呢?枣花,哼!”

枣花又白了他一眼,“哼啥呀?听说城里的警察都投了日本人,你去当警察,肯定也是要投日本人了。可你想过没?别人能投日本人,你却不能。你妹子是被日本人打死的,你妹夫的队伍是被日本人打散的,你去投日本人,就不怕人戳着你的脊梁骨骂你认贼作父,骂你没骨头吗?”

秦天喜虽然不成器,却也是要脸之人,听枣花如此羞辱他,脸腾地红了,“那你说我该咋办?做苦力?说实话,我做不了,做生意?我没那头脑也没那本钱,我现在只能走当兵吃粮的路了。弄好了,能攒几个钱给你们捎回来,弄不好,也算给家里减了一张嘴。你和画眉有那十亩地种着,也就活过来了。”

枣花叹了口气,“你真把那十亩地当成自己家的了?你当冷哥是罗成相那样的大户呀?人家也是一大家子,个个张嘴也是要吃饭的。自从给咱家匀了那十亩地,他家都不敢好好地吃顿稠的了,你还有脸赖着人家的地呀?”

秦天喜听枣花这样说,干脆耍起了赖皮,“行,兵不去当了,地还给冷哥,你呢,去找出针线把咱家这三张嘴都缝住吧!”

枣花轻蔑地冷笑一声,“你别耍赖皮了,耍赖皮是耍不出钱来的。我看你还是使唤你的拿手本事吧。”

“拿手本事?我有啥拿手本事?我要是有拿手本事,还能走到今天的地步?”秦天喜眨巴眨巴眼睛。

枣花瞟了秦天喜一眼,“卖人呀!”

秦天喜像挨了一皮鞭似的猛然跳起来,“卖人?枣花,你啥意思,难道想让我把画眉卖了?告诉你,你别打这主意,我就是卖了你,也不会卖画眉的。一是我对不起我妹子的在天之灵,二是假如有一天玉祥回来和我要人,我咋向他交代?”

枣花淡淡一笑,“你蹦啥高高呀?我说让你卖画眉了吗?我是说让你把我卖了。”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