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飘扬在东京上空 第二十章 第二节

读你0123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4.html[/size][/URL] 煤业公司的老板名叫马祥,是当地大水沟村的农民。是个回民。由于是回民享受当时本地的优惠政策,所以家里先后生了3个孩子,并且都是男孩。马祥家中排行老大。他不爱学习,小学毕业后就辍学回乡务农。小学他也没学好,基本上就会写自己的名字,并且还写的歪七扭八的。好些字他都认不全。回乡帮助家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4.html


煤业公司的老板名叫马祥,是当地大水沟村的农民。是个回民。由于是回民享受当时本地的优惠政策,所以家里先后生了3个孩子,并且都是男孩。马祥家中排行老大。他不爱学习,小学毕业后就辍学回乡务农。小学他也没学好,基本上就会写自己的名字,并且还写的歪七扭八的。好些字他都认不全。回乡帮助家里干农活小马祥倒是很能干,十二岁他就学会了开拖拉机,

不久马祥的父亲患病了,看了几家医院也没看好,后来也是没钱就一直拖着,三年后他父亲就去世了。这时马祥才15岁。

大水沟村是个靠天吃饭的地方,每年的收成都和天气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马祥把地里的庄稼照顾的挺好,没让妈妈操什么心。两个弟弟还在上学。家里的生活重担就压在了小马祥的肩上。父亲的去世给了马祥很大的震动。让他忽然一下子懂得了许多事情,也成熟了许多。他小小年纪就懂得了他得负担起家里生活的重担了。于是15岁的马祥就和村里其他打工的人一起来到了离家300多公里外的矿山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来到了矿山的马祥并不开心,这里到处挖的乱七八糟,虽然有几家大型国营煤矿,但也有很多是私人开的小煤矿。马祥就在一家私人开的小煤矿上做着捡煤的工作。这里是北方地区最大的无烟煤生产基地。由于无烟煤比较贵,所以私人矿主都雇人把露天开采的掺杂在石头中的无烟块煤捡出来另行堆放,然后再和其他生产出来的块煤一起卖掉。

15岁的马祥就在这些矿山里,到处跑着打零工,慢慢的人也混的很熟悉了。小马祥就这样在这里干了三年,人也长大了,他18岁了。

成了成年人的马翔长壮实了,但个头却没有长高,1.72的个子。18岁一般在城市里还是在读书的孩子呢,可在马祥的老家,回民的传统是早婚早育。

不久马祥就接到了家里让他回家的电话。马祥收拾收拾就下山坐车回到了家乡。

三年没回过家的马翔看到了母亲苍老了很多,白发也出来了。两个弟弟长的很高了。看到了哥哥回来弟弟们都很开心。心疼母亲的马祥忙着帮母亲做饭,马翔在外打工挣来的钱都汇给了家里。可家里却一点没有变化。马祥知道妈妈舍不得花钱估计都攒起来了准备给自己娶媳妇还有供弟弟们上学用。

晚饭后,马祥和妈妈坐着在聊天。两个弟弟让妈妈撵去做作业去了。妈妈告诉他,村里看着马祥家里的条件不好,就让妈妈去到村里办的金属镁厂去上班,主要是做饭。活倒也不累。多亏了乡亲们的照顾。地里的活都是妈妈带着两个弟弟干的。弟弟们都很懂事的。妈妈又告诉他,他18岁了,该成家了,马祥就说;妈我还这么年轻,成家着什么急呢。妈妈就说;你爸爸走的早,咱们回民都是这样过来的,你听话,咱村马福家的女儿人不错的,有人给你提亲呢,那姑娘是我看着长大的,错不了。

马祥认识这个姑娘,比自己还大两岁呢。可是……

马祥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妈妈的目光那样看着自己。目光里有心酸、有彷徨、最多的是内疚。马祥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这种情况下能有姑娘嫁给自己就算不错的了。

马祥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于是当下两个人见了面。姑娘家挺满意的。于是就订下了结婚的日子。马祥就和自己的两个弟弟把自己家的堂屋刷了,添置了新电视机、DVD机、又买了几件新家具,他的新房就算布置好了。婚礼进行的还比较顺利。两个弟弟很高兴,也闹腾的很。

晚上,妈妈早早就让两个弟弟入睡了。怕他们兴奋过头了去闹新房,当地有这个传统。

马祥的几个要好的哥们来闹了新房。等人都走了后,马祥也累了,坐在那里抽烟。新娘子过来给他端茶。新娘叫马兰花。长的也不太好看。个子倒是很高大。她颧骨比较高,脸蛋子还红红的。这和当地的水土有关系。他们村的女娃很多都是红脸蛋子。

马祥抽完烟心情有些烦躁,就对马兰花说:“你先缓着,我出去一下”。没等马兰花说话他就走了出去。

出了家门的马祥漫无目的的走着。他来到了自己家的地里头,看看绿油油的庄稼,然后又慢慢地走着,想着自己的将来难道就一辈子窝在这疙瘩里?想着心里就不是个滋味。现在还娶了媳妇,更是把自己栓在了这里,他突然很想自己的父亲。他想和自己父亲聊聊呢。父亲在世时两父子是不聊天的。

想着、走着,走着、想着,不知不觉他来到了父亲的墓地。墓地上有一些荒草,马祥也懒得拔出它们来。他坐下来靠在一颗大树下,掏出烟来抽起来,可能是他累了,也可能是婚礼上酒喝多了,反正他靠着大树睡着了。

马祥的新婚之夜是在父亲的墓地度过的。新娘子马兰花守了一夜空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