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4.html


小青山的窝棚里,此时显得特别热闹,处处都是春意盎然,就象过年一般。无论是兵还是民,此时此刻的心情都尤为轻松,快乐。赵睿他们的亡命之旅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终于找到了一个暂时可以栖生之地。六户逃难的人家,见来了这么多当兵的,要与他们一起进大青山,也有了种安全感,心里也踏实多了。大伙忙前忙后,脸上始终洋溢着快乐而又安详的喜悦之色。


“王老爹,你说这大青山里会不会有土匪?”李国柱望着王老爹问。


“要说这大青山里有土匪,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大青山进出一趟都不容易,又不靠路,又不近水,这土匪跑这里来劫谁呢?不过,前面的梭子沟倒是个土匪窝。大大小小的土匪有好几窝。最大的一伙,要数梭子峡上的。有人说有百十号人,也有人说只有六七十人。说起这帮土匪的大当家汪占魁。从前可是前冲里的名门望族。前清的时候,他们家里出了不少秀才、举人还有进士,有几个人还在外面做大官。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朝庭。弄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据说,他们家里有个奶娘,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和家里的两个下人,逃上了棱子峡,躲过了一劫。这奶娘和两个下人会点功夫。于是就传给了这个汪家唯一的传人。后来他就在山里做起了土匪,到汪占魁这一辈。这伙土匪越闹越大。听说汪占魁不但一身武艺,而且还是个有大学问的人。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除了他们,还有五里坡上的土匪,也有三四十人。其它的都是些小土匪,不成气候。这些年已经给棱子峡和五里坡并得差不多了。这些土匪专门守着进山出山的道。时不时地下山打劫,就是哪些客商想要进山做买卖,也得先拜山才行。”


李国柱饶有兴趣地问:“这山里面还有人家?”王老爹吸了口烟,赵睿坐在他对面一言不发。李秀珠坐在赵睿身边,像听故事一样,全神贯注地等待着王老爹的下文。


“这山里可是个好地方,过了梭子峡,便到了老坳口,过了老坳口,就进到了山里。这山里叫前冲,可是块宝地。种啥得啥,从不闹饥慌。就说那野竹林,咱这青山镇里的所有药材铺子都靠他们养活。不过早些年,这里闹过赤匪,有好几千号人的中央军开了进去,在山里捣腾了好些日子,听说把前冲人都给弄得死去活来的。自从那以后,我也没进去过,现在咋样了,我也不知道。”


“那现在就没人进去吗?”李国柱望着王老爹,打破砂锅纹到底地问。


“怎么没人进去,哪些做药材生意的,还有就是青山镇里的大户,他们都买通了梭子峡上的土匪,可以随时随地地进出的。再有就是哪些走亲串友的人。”


“这青山镇的大户进山做什么?”赵睿本来话就不多,现在李国柱喋喋不休地问,他也图个省事,好在多了解些大青山周围的情况,也不是坏事。而正是这些情况,对他们在后来的生存与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李国柱一听这山里还可以做买卖,一时兴起,也就问个没完没了。


“这青山镇里的大户人家都是做买卖的。有做布的、做盐的、做小百货的、做米的,最多的是做茶叶和药材的。他们就是要把自己手里的东西倒腾进山里,再把山里的东西倒腾出来。再弄到外地去。”


“他们是从这里的公路运到县城里吗?”


“大部分走的是水路。你别看青山镇现在的样子。每年一过雨季,它可就活了。山里的水一下来,青山河里就有了水,船一直可以撑到青山镇,每年六七月份,还有小洋轮开到青山镇,那个时候可不得了,热闹着呢。像过年一般。”


“这船是从江里过来的?”


王老爹点了点头。“不过得要到每年的六七月份才行。这江水才能和河水接上茬。”


说着话,日头也就偏西了,饭菜也都已经摆上了桌,王老爹叫来儿子,搬来几坛子酒,说是让大家解解乏。大家也不客气,说干就干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