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男人兴奋的春秋大梦

13904306580 收藏 3 389

ZT~~~~~~~~~~~~~~~


都说“春梦”了无痕,醒了之后不过是南柯一梦。但是如果能够天天春梦一场,男人怕是都希望“但愿长醉不愿醒”了。男人对于很多不切实际的东西,充满了幻想,比如战争、比如飞翔。而对于可望不可及的东西更是朝思暮想,一次与美女的擦肩而过,恐怕会让男人无限遐想。生活中缺失的色彩,通过男人强大的想像力,在头脑中得以表现,而且任由男人支配。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鲁迅笔下的阿Q都是此中高手,最后曹雪芹给了这种现象一个让人不安的称呼——意淫。




宝马—— “五花马,千金裘”这好像不是男人某一个时代的理想,和从前在马上驰骋纵横的感觉相比,如今驾着宝马香车在万丈红尘里风驰电掣也许会更过瘾。男人喜欢马,喜欢车,归根到底无非是喜欢驾御一切的能力,喜欢天地间的一股英雄气概。就冲着这点,宝马也永远是男人的心头好。别忘了,不管历史翻过去多少页,赤兔乌骓也一如既往地像他们的主人那样地闻名。




权力——阿Q说,我要谁就是谁。倘若没有强权压制,那个谁谁谁又怎么会来呢。权力被很多人比喻成了男人的阳具,权力的大小,直接反映了能力的强弱。所以对于碌碌众生,贩夫走卒们,“朝为田舍郎,暮蹬天子堂”成为了一种梦想。那种荣登显贵,呼风唤雨的感觉,无疑让平淡的生活,更显波澜壮阔。




艳遇——别以为这是电影里才出现的情景,事实上它出现在每个男人的脑海里,而且不断地变换场景、人物还有情节,再普通的男人幻想他们的艳遇的时候总是比专业的编剧更专业。隔壁桌上那个穿黑丝袜的女人、窗外走过的那个戴钻石项链的女人,或者挂历上玛丽莲·梦露也行,可能一个男人对艳遇的渴望相当于他精神上的***,既释放了自己也没伤害别人,想想也没什么不好!




战争——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男人们一直梦想成为恺撒大帝、成为成吉思汗、成为萨达姆,四处发动战争,征服土地,征服异类,开疆破土,成就王霸事业。拿破伦说,不想成为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所以成为将军,成为元帅,成为战争狂人成了每个热衷战争游戏的男人灵魂深处的梦魇。




帅气——他们做梦都在幻想,一觉醒来便拥有了梁朝伟的眼睛,刘德华的鼻子,木村拓哉的嘴巴,贝克汉姆的气质。然后受成千女人宠爱,上万女人追逐,最好自己变成大观园里的贾宝玉,享尽人间春色无限。而那些说不在乎自己帅不帅的人是已经在心里暗暗比较过,自己再投胎8次也长不出宋玉潘安的容貌来。




才华——如果你没有权力又不帅气也没有财富,那你总得有点才华吧,多数的男人总愿意把自己想象成才华横溢的才子,出口成章、挥洒自如,外带红袖添香。而且才华有它奇异的功效,有了才华,你寒酸那也是甘于清贫;你没有权力,那也是在野名士;哪怕你很不帅,才子从来配佳人,你也不会亏到哪里去。




飞檐走壁——男人喜欢看武侠小说,因为里面的侠客可以克服地心引力,随意的上蹿下跳,更有什么“降龙十八掌”,“九阳神功”护体。所以周杰伦的御用词人方文山把意淫发挥到了极致:我右拳打开了天化身为龙,把山河重新移动填平裂缝,将东方的日出调整了时空。大有盘古开天地的气势。因此一旦有了这样的能力,就不再受牛顿三大定律的规范,真可以说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