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连载:拉漂的日子(11)

手帕口男人 收藏 0 169
导读:[size=14] 拉萨有个浪漫的名字:太阳城,还有个神圣的名字:神佛居住的地方。我就在神佛居住的地方睡了第一个晚上,睡得很香很沉,睡得没有了梦,没有了黑夜与白天。拉萨是让人灵魂安息的地方,从未有过的放松和满足,在那个夜里得到,世界被格尔木一分为二,世界也被那个夜晚一分为二。 在西藏有个传统,不管是多边远的地区,每年有最好的东西都要先供养到拉萨,在当地老百姓心里,拉萨的神佛是最高级别的,所以信善不论多远,都以来拉萨朝拜作为头等大事,有很多人甚至是三步一拜五体投地磕长头来到拉萨,有些要几个月,有


拉萨有个浪漫的名字:太阳城,还有个神圣的名字:神佛居住的地方。我就在神佛居住的地方睡了第一个晚上,睡得很香很沉,睡得没有了梦,没有了黑夜与白天。拉萨是让人灵魂安息的地方,从未有过的放松和满足,在那个夜里得到,世界被格尔木一分为二,世界也被那个夜晚一分为二。


在西藏有个传统,不管是多边远的地区,每年有最好的东西都要先供养到拉萨,在当地老百姓心里,拉萨的神佛是最高级别的,所以信善不论多远,都以来拉萨朝拜作为头等大事,有很多人甚至是三步一拜五体投地磕长头来到拉萨,有些要几个月,有些甚至要几年时间才能到达。在西藏旅游,经常可以看见这样的场景,一辆马车,上面堆满了日常生活用品和供养的物品,还有帐篷,而后是父亲领着儿子三步一拜走在公路上,母亲在车上或者旁边走着,一家人行动,满脸风霜,衣服陈旧不堪,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拜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还要拜多久才能到达。这些长途膜拜的人们,衣服前面都会戴上一层牛皮做的长皮衣,这是因为可以长期摩擦地面而不至于损坏衣服和皮肤,手上都套着木屐来保护手掌,额头因为长期与地面的碰撞,鼓起蛋大的嘿嘿圆圆的疙瘩。看见这样的场景,未免会唏嘘感叹,为他们的毅力,为他们的信仰,为他们的执着。相比于这些人,那些从内地骑自行车或者徒步进藏的人来说,又算得上什么呢。他们不单止劳其筋骨,而且到了拉萨还将一年的最好的收成或者最珍贵的东西全部捐给寺庙供养,这种精神,是我们无法理解和想象的。看见他们,我除了尊重,就是长久长久的沉默。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样的问题,永远都只适合在内地,西藏没有这样的困惑,这里很纯粹,简单纯粹得只剩下生和死的唯一。不来西藏,我永远都不会明白,也永远会活在那些蝇营狗苟、患得患失、争名夺利、尔虞我诈的痛苦挣扎沉浮的虚度当中。什么都想得到,最后什么都带不走,所以才会有[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样的悲哀与无奈吧。


我无意在西藏长住,也长住不了,因为这里的文化和气候条件并不适合内地人,甚至内地人连怀孕、分娩在高原都是不健康不安全的,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思想,被高原无情的拒绝,在高原我们是这样的脆弱,哪怕攀登过雪上,徒步过墨脱,但终究只能是个过客,我们被污染得太严重了,以致无法在最纯净的地方长期生存,我们习惯了细菌,纯净竟然会是我们致命的病毒。


但我还可以在西藏走走、看看,可以将西藏的感受烙进心里,让自己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天空存在于我这个世纪,还可以有一个关于纯净无染的梦伴随这后半生,所以我要尽量的停留,再停留,将西藏好好的感受,毕竟,我什么都带不走,也不忍心带走,那么我可以将灵魂留下,永远将高原守候。


后来,跟朋友聊起这段心事,朋友说西藏其实存在很多并不阳光的角落,包括许多藏族人的行为和思想,你的想法太理想完美化了。我不想解释,朋友说的我都知道也经历过,但这些能妨碍西藏的大美和本质的纯净吗?山在那里,湖在那里,青草牦牛格桑花在那里,一切都在眼前裸露着,为什么不看看这些撞击灵魂深处的大美而去在意那些细小的瑕疵呢?很多东西是无法简单说明与划分的,比如素质和文明本身是一体的,但文明就真的是绝对的真理吗?当我们得到文明的同时又失去了什么?或许失去的却是最宝贵最本真的东西。更可悲的是,许多藏族人的行为(我们很难接受和适应一个迟钝忠厚老实之人突然变得精明算计欺骗起来的转变)让我们觉得可恨可恶,但这些行为,很多时候恰恰却是因为汉族人言传身教的结果,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就以做生意来说,在西藏做生意的大部分都是汉族人,汉人的精明使得一直吃亏的藏族人也学聪明了起来,也开始做起了生意,于是很多人就不习惯了,在被欺骗上当之后,心态再也无法保持平稳,就把那些藏族人恨得要死,却不知道这些病毒本身是我们自己带进来而后传播开去的。凡事极端过后就会反弹,我们一直希望别人永远愚钝,那么我们就好赚大便宜,以最少的付出得到最大的利益,而后大利润的转手倒卖给内地人,这种事情在我身边听到和看见的是在太多了,我们确实太过聪明了,聪明过了头,就把所有人当成了猪,但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是猪呢?本性和聪明、愚钝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哪怕别人心如明镜般透彻,或许因为本性的原因,还是愿意当猪,只不过是不想去计较和不在意罢了。聪明和愚蠢,并不在一件事和一时之间,这个需要一生甚至多生以及真智慧来定论。


当然,不是所有不好的都是我们传过去的,甚至就在拉萨的大昭寺周边的巷子里,藏族朋友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尿急了对着墙就开撒,也不管周围是否有行人经过,于是弄得各个巷子里都充满了尿骚味道,而拉萨很多地方上厕所比较远和麻烦,还要收费,导致这种现象变成很正常的事情,通常让内地来的游客和外国人大跌眼镜。更甚的是,一些妇女在晚上喝酒之后(藏族人喜欢喝酒)因为没有厕所,也在墙边蹲下就洒,这些壮举在内地人眼里或许是不可思议的大逆不道的行为了。但在本地人眼里,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见得多了,我也开始习惯。当一切成为习惯,就不再有大惊小怪的想法了。


我对西藏的情感不是因为来到这里也不是因为道听途说,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想亲近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像是一种被控制的驱使,或者说是一种宿命的使然。我想,我会慢慢习惯的,而且会停留很长一段时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