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带领中国走出危机?

雷达王 收藏 4 2593
导读: 西方经济危机由美国点燃后,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迅速扩展到世界各国。被西方称为“打破了一切经济学教科书”的中国,也不能幸免。从全球的视野来看,中国是被动的受害者,因此受危机冲击的程度最轻,特别是由于中国的金融管理制度不同于西方,从而保持了金融体系的健康与安全。再加上中国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无论是政府的财政还是外汇储备,均积累了庞大的财富,这从而为中国应对经济危机提供了保障。中国迅速实施的四万亿拉动经济的大手笔和西方不得不发行债券来筹集好不容易通过的救市计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是中国经济第一个显示出反弹迹象的原

西方经济危机由美国点燃后,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迅速扩展到世界各国。被西方称为“打破了一切经济学教科书”的中国,也不能幸免。从全球的视野来看,中国是被动的受害者,因此受危机冲击的程度最轻,特别是由于中国的金融管理制度不同于西方,从而保持了金融体系的健康与安全。再加上中国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无论是政府的财政还是外汇储备,均积累了庞大的财富,这从而为中国应对经济危机提供了保障。中国迅速实施的四万亿拉动经济的大手笔和西方不得不发行债券来筹集好不容易通过的救市计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是中国经济第一个显示出反弹迹象的原因。2009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6.5%,而美国则是负增长6.1%,创二战以来六十年的最低点。而民间,中国民众由于重储蓄的传统(华人在海外也如此),在经济危机面前并无生活之虞,这又和西方由于超前消费,当危机来临导致生活难以为继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然,现在就声言全球经济危机已经触底、中国已经反弹还言之尚早,中国也在研究前一阶段的经验和效果。许多专家和学者也多有新思路和建言。然而,近日看到《政治民主化带领中国走出经济危机 》一文,却实在令人感到非夷所思。

此文章主要观点如下:全球经济危机下中国却出现了最好的政治民主化契机;只有给予充分的经济自由和牢固的社会福利保障,国人才有可能重拾消费的勇气和欲望。如果说拉动内需是给中国经济的止疼片,那么政治民主化才是医治中国经济危机的一剂灵药。最后的结论是:经济危机也许就会在政治民主化的浪潮中迎刃而解。

应该说这是目前可以看到的最为不可思议的解决经济危机的方案,足显自由派人士本色和成色。也印证了何以自由派与中国越走越远。

众所周知,这场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就发生在政治民主化的鼻祖西方,特别是西方民主的象征美国。如果说这样一场全球性的经济灾难和西方的民主制度无关,恐怕无法令任何人信服。就是西方自身,也在自我反思,理论界充满了“资本主义走向灭亡或终结的疑问”。就是不否定这个制度本身,也不得不提出重建新的金融体系,重建新的资本主义。而在具体的救市措施中,大量借鉴他们曾经大力批评和否定的中国政府行政干预的方式。不仅如此,还积极向中国呼吁出手相助。到了这个时候,对中国模式的否定、质疑终于在西方基本消失,相反主流媒体充满了对这种模式的肯定和认可。如果说政治民主化是解决中国经济危机的良方,何以危机会发生在西方?中国毕竟是受影响者,何以要用危机始作俑者的制度来当做中国走出危机的方法?中国就是全搬美国的做法,其结果也不过是再制造一场全球经济危机而已。

其次,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之一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也就是是说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而是通过尝试,成功的就采用,失败的就放弃。这种做法和精神也是中华民族传统上重实践、轻理论的延续。如同中医,和西医从科学试验进行理论总结再到实践不同,而是直接通过实践得出配方。这也是为什么西方称中国模式“打破了所有经济学教科书”的原因。几年前,中国银行整体尚处于高负债的困境而岌岌可危之时,中国从外汇储备拿出三百亿美元注资金融体系,同时配套改革,一举就起死回生。而这种操作手法,人类经济学史上仅见。正如黑格尔所说,中国是一切例外的例外。没有一个现成的理论体系会适合中国,这也是为什么照搬美国的中华民国失败了,照搬的苏联模式也失败了,只有中国自己开创的改革开放这一前无古人之路才成功的原因。

第三,中国由于劳动力资源丰富,适合发展中低端的制造业,再加上世纪八十年代,西方进行大规模的产业转移,这种历史机遇加上自身的资源优势通过全球化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当然,如果从全球贸易的角度讲,日本、德国和亚洲四小龙都是大赢家。德国甚至每四个人就有一个依靠国际贸易。因此,当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后,包括中国在内的这些西方国家和民主国家都受到相当大的冲击,非中国独有,而且其严重程度更高于中国,经济全都是负增长。尽管这些国家有完善的社会保障,和长期建立起来的民主制度。但这些并无助于他们走出危机,更别说象中国一样展现出触底的迹象。

中国经过三十年的经济增长,尽管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但毕竟基础薄弱,人口众多,社会保障与西方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中国政府也在进行调整。包括几年前全面建立农村新农合(医保),以及刚刚出台的面向全国的医改方案。这些都有助于提高中国民众的福利和生活水平,也会进一步刺激中国的消费。然而,如果就由此视之为走出经济危机的药方,未免太过理想化。其实,尽管目前中国外需锐减,但经济仍然保持正增长,原因就在于投资和消费的拉动。中国的消费不仅没有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反而呈现高速增长之势。如果说投资增长是四万亿拉动,消费呢?中国政府仅仅减免小排量汽车一半的税费,中国汽车销售就一下超过汽车王国美国跃居世界第一,这恐怕也是《政治民主化带领中国走出经济危机》一文所不能解释的吧。 附:


政治民主化带领中国走出经济危机


中国政府不遗余力颁布刺激经济复苏的政策,现在似乎已经初见成效。温家宝总理在博鳌论坛上称中国实施的一揽子计划已见效,形势比预料的好,各项经济指标出现了回升。有人急不可耐的宣称,中国已率先走出经济危机。在我看来,轻率的乐观心态不但错误估计了经济形势更有可能让中国丧失真在走出危机的良方。


危机中往往蕴含着契机,全球经济危机下中国却出现了最好的政治民主化契机。外需无力,于是众口一词把拉动内需作为应对危机的首要政策。话虽不错,但拉动内需决不能仅仅指望向基础建设砸去的4万亿。丁学良先生曾在FT中文网撰文指出,拉动内需毋宁说应该是拉动民需。不给老百姓消费的自由、健全的福利保障,再来4万亿内需依然会持续疲软,所以说拉动民需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实质上更是一个政治问题。过低的消费率是中国内需不足的直接体现,而消费率高低往往与政治气候冷暖紧密相关。根据秦晖先生的测算,中国的消费率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一度达到52.5%的历史峰值,1989年后便明显下滑,自1994年人民币大幅贬值开启外需市场后,内需在经济生活中便失去了关注。


重新重视内需、扩大内需其实更是一项政治决策,只有给予充分的经济自由和牢固的社会福利保障,国人才有可能重拾消费的勇气和欲望。如果说拉动内需是给中国经济的止疼片,那么政治民主化才是医治中国经济危机的一剂灵药。面对严峻的挑战,中国政府与其在基础建设投入上大做文章不如动动脑筋让人民大众敢花钱、能花钱。因为再多的基础建设投资,获益最直接的只能是少数利益集团,而普罗大众中潜伏着的旺盛的消费欲望却无人关照。


扩大经济自由和完善社会保障似乎已经是陈词滥调,但是,在经济危机的强大压力面前不啻为捅破重重雾霭的两柄利器。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不能再挟技而沽了,自由和福利共同成为今日中国走出危机的实际诉求。只有二者兼备中国才能脱离低消费、高产能的外向型经济模式,真正依靠内需的支撑托起持续发展的火车头。


走出经济危机的这道难题看似不易,但如若换一个视角从民主政治的基本要求出发可能更具有实际性和操作性。在自由与福利双增长的体制下中国经济将迎来民需畅旺的新时代,而经济危机也许就会在政治民主化的浪潮中迎刃而解。


我们应该无比珍惜这次经济危机,因为这不但是一个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的契机,更将是一个民主政治发展的起跑点。如何走出经济危机以及后危机时代的中国发展值得、拭目以待,但我更期待看到以次契机一箭双雕,让人民的自由和福利双增长的结局。

2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