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和爷爷八十岁大寿,奶奶穿着那件母亲很早就准备好了的大红袄,爷爷照旧是一身黑色的打扮,看上去很是洋气。我没有让他来,因为前几天刚吵了一架,心理不大爽快。

“冰洛呢?”还是奶奶眼尖看出了端倪,问我。“他有事儿。”我接一句,“况且他还不是我们家的人,爷爷的大寿叫他做什么?”“我家蓝蓝是在吃味勒。”爷爷笑笑。从小爷爷最疼我的,冰洛也是他的老同事介绍才认识。


“改天挑个日子让冰洛来家一次,你也老大不小了,结了婚我也好放心。”母亲接着爷爷的话。冰洛冰洛,他们的心里,早就已经认定他了。“谁说要结婚了,我不结。”我倔强地还口,“我要找个像爷爷一样的男人,然后像照顾奶奶一样照顾我一辈子。”“瞧瞧,小丫头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奶奶笑得更欢。


“蓝蓝,你告诉我,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他对我好。”我不假思索地说。冰洛,其实他是做到了这一点的。“蓝蓝,正真的幸福,是在冰洛的自行车后备箱里,永远会有两件雨衣。”奶奶露出神秘的笑,接着,我知道了一个,感动了我一辈子的故事。


刚刚解放的时候,爷爷和奶奶都是知识分子家的孩子,自然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进了同一所大学读书。那个时候的爱情,干净得就像是天上的云彩,不染一丝尘埃。爷爷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穿梭,奶奶坐在一边的椅子里看书。爷爷在奶奶面前漂亮的一个拐弯,便住到奶奶的心里去了。其实那一次爷爷是故意的,为的就是吸引奶奶的注意力,从此,在那个青涩的年代,绽开了一朵最最美好的玫瑰,白色,带着清晨的朝露,泛着光。


爷爷骑车载着奶奶去上课,在那个年代大概是最浪漫的恋爱方式了。就像是我们现在可以在电影里看到的最醉人的画面,男生的白衬衫,女生的麻花辩,还有那个年代的甜蜜蜜,一路骑来一路唱。再后来,他们留校当了老师,结婚,生子,一切顺理成章。可是,文化大革命,无情地将他们推上风口浪尖。


每天都会有不怀好意的眼神盯上奶奶娇嫩的脸庞,爷爷则会时不时地被拉去批斗。爷爷的骨子硬,不肯低头,奶奶就是喜欢他的性格,便也义无反顾。凡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似乎都免不了烙上阴影,傅雷夫妇自杀,老舍先生也永远离开了我们。爷爷和奶奶,和那些名人不同,他们坚持着,无疑成为了不平凡的一对。


就在那一晚,奶奶被人陷害反锁在了教室里,好不容易找人开门出来,天早已变黑,黑幕中传来阵阵雷鸣,眼见着一场倾盆大雨,奶奶的心里一阵阵酸楚。想到这阵子受到的无尽委屈,眼泪一下子迸发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等在校门口的爷爷发现了躲在墙角的奶奶,奶奶看着他,他穿着雨衣,只露出一点点的脸。“回家吧。”爷爷什么也不问,只是微笑着看她。回身,自后车箱里拿出一件雨衣递给奶奶。


奶奶愣住了,自从他们结婚,爷爷的工作让他不再允许载着奶奶回家,而奶奶,也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可是爷爷始终记得奶奶怕打雷,记得要在自己的后车箱里,准备着只属于奶奶的雨衣。奶奶说:“幸福,并不是只有一句承诺,一方的关心,而是,他真的已经把你放到他的心里去了。”当双方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会共同面对;当发现一方很无助的时候,另一方会伸出手,对你说:“我们回家。”而他始终都会记得,替你准备好遮挡风雨的雨衣。


那天回家,下雨了,并不大。我站在公交车牌下,冰洛就这样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在你的日历上看到今天是奶奶和爷爷的生日,可是你没有说我也不好跟去。我看下雨了,想你一定会忘记带伞,所以来送你回去。”冰洛的脸上有抱歉的笑,被雨水淋湿的脸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们和好吧,我知道上次是我的错,蓝蓝。”他说着,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件粉色的雨衣,递给我。那一刹,我以为,自己回到了六十年前,奶奶接过爷爷的雨衣,依偎进他的怀里。我接过冰洛的雨衣,然后拥紧他的腰。“洛,我们结婚吧。然后,你来接我的时候,你就可以跟我说:‘我们回家。’”我的声音很轻,然而我听到了,他说:“好。”


奶奶说得对,我们可以结婚了,因为他的后备箱里有两件雨衣。因为,这是一种幸福,我住进了他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