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蒙元与英国贵族政治之比较--戳穿爱大元之流的谎言

roychen 收藏 20 861

近期看到爱大元之流拿蒙元的贵族政治与英国的相提并论,还大言不惭的说其如何先进,若非时运不济绝对能带领中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云云。事实果真如此吗?在此我们暂且抛开蒙元的那些奴隶制度残余(数量庞大的驱口)和众所周知的等级制度,单单就贵族政治而言,蒙元的贵族政治果然能和英国并列吗?


让我们先来看看英国的贵族政治的形成及其表现。


1066年,英国王爱德华去世,诺曼底公爵威廉为争夺王位进军英格兰,击败了他的对手阿罗德。同年圣诞节加冕,称威廉一世。在英格兰国内大量没收土地重新分封贵族。史学家公认英国的封建制度由此建立。


威廉没收了全国约一半的耕地,除将其中1/6未垦荒地和森林留作王室领地外,其余按照诺曼底制度一次又一次地实行分封。多次性分封制让任何一个大贵族都没有连成一片的土地,却都有可能与王室领地和亲王贵族的领地为邻,从而保证了王室对贵族的监视和限制,自然也就难以形成独立王国,和国王对抗;而国王的领地只是所有贵族领地总和的1/6,因此王权也从根本上受到了限制,不可能为所欲为。高级贵族多是威廉亲属,宠信和军事要员。他们仿效国王的做法,留下部分领地作为直辖地,其余分给次一级的封臣。及至1086年,多数大贵族将自己至少一半的田产分给下属。如领地大多集中于白金汉群的瓦尔特.吉法德男爵,将其71分田产中的51分分给家臣。


由此可见,英国的贵族政治在当时是一个相对完善的政治制度,精髓在于制衡。无论是国王代表的王权还是贵族都需要维持这个平衡才能保证国家的稳定和社会的发展。且任何一方都不容易打破这个平衡。当国家遇到危机,制衡的力量就能发挥相当关键的作用。


到了13世纪前后,英国遭遇了一系列严峻的挑战。先是通货膨胀的折磨,1180-1215年间,小麦,羊毛价格上涨2倍,银价却下降3成。政府支出大幅度增加。劳役地租恢复,维兰(农奴)地位严重下降。约翰当政后,为增加政府财力和筹集军费,于1199-1215年间将世俗贵族的兵役免除税提高了16倍,并提高封建继承税。而贵族领主尽力把损失转嫁到维兰(农奴)身上,由激起了维兰对国王的憎恨。1209年至1211年,国王又从教会掠夺了2.8万英镑,并对城市平民征收重税。而在国外,国王在欧洲大陆战争中失败,最后丧失诺曼底。1209年,他又因为大主教的任命得罪罗马教廷,被教皇英纳森革除教门。


国王意识到多方树敌的险境,便向教会谦恭求和。他答应将英格兰作为教皇采邑称臣纳贡,此举意味着民众要交纳更多的赋税,国内顿时怨声四起。1214年,约翰率军再征诺曼底,大败而回。1215年4-5月,大贵族们以国王未能保护封臣和王国利益为由,联合社会其他力量,发动大规模叛乱,进入伦敦。并在6月提交由25名贵族联名签署的大宪章,逼迫约翰签署生效。


大宪章共63条款,主要重申了国王和贵族各自的权利。用C.B.亚当斯的话说,大宪章“陈述了旧法律,却未制定新法律”但是之中所体现的法律至上,王在法下的精神却被永久铭记。


从这里我们可以充分体会到制衡的重要性。当国王为代表的王权想要突破限制破坏平衡以至于影响到国家稳定的时候,贵族们能发挥自身的力量迫使王权不能肆意妄为,从而让国家重回正轨,使人民免遭动乱威胁,社会能有序发展。这样的贵族政治才是先进的,有益的。




反观蒙元又如何,铁木真建国后,不仅以父权大家长的身份行使最高统治权,而且还按照草原游牧民的分产习俗,将大蒙古国这份庞大的家产在家族内部进行了分配并世代承袭。这也是蒙元王朝家天下政治的重要内容。铁木真的诸子、诸弟都各自从大蒙古国百姓中分得一部分民户,称为“忽必”(汉译“份子”),稍后又具体划定了地域。诸王的草原分封实体又称为“兀鲁思”(汉译“人众”或“国家”),他们对兀鲁思属民有绝对支配权,可以在兀鲁思领地内将属民再行分封给自己的子弟。


铁木真的兀鲁思分封有几个显著特点。第一,铁木真分封时仍然鲜明地贯彻了重视父系血亲的宗法原则。既视国家为家产,则分配“家产”只有家庭男性成员才能参与。异姓功臣虽也多被授封千户,但其名分低于亲族的“忽必”,称作“莎余儿合勒”(汉译“恩赐”)。他们只是作为世袭行政长官替大汗管理“家产”——千户内部众,并不具有兀鲁思“封君”的地位。第二,最初获得兀鲁思分封的亲族人数不多,只有诸弟诸子共八、九人。第三,用于兀鲁思分封的民户比例不高,大部分草原民户作为家族“公产”,仍隶属于由大汗直接统辖的“大兀鲁思”。拉施特记载铁木真时蒙古军队共129 000人,其中分封给子弟者仅28 000人,剩下101 000人皆由自己直辖。如此则大蒙古国“家产”中用于分配子弟的部分尚不足22%。也可以说,这只是一种不彻底的“分产”。其所以如此,可能根源于古代草原游牧经济中家族经营的情况依然残存,同时也是出于突出父家长权力并保持政权对外威势的需要。上述分封特征对大蒙古国、乃至随后的元王朝政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随着元王朝的建立及统一中国,“大兀鲁思”变得愈为庞大,再加上汉族模式中央集权政治体制的建立,使得宗室外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性更显下降。他们大都居于草原封地(亦有少数人留居于中原食邑),不时领取朝廷的巨额赏赐,并在自己家族内进行封地再分配,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就对朝政的直接影响而言,这些“皇亲国戚”所起的作用远不及身分低于他们的“家臣”。


由此可见,蒙元分封第一只考虑男性血亲,不及功臣;第二分封比例极小,而皇权极大。由此而来的贵族政治当然存在着巨大的缺陷:原本应该制衡皇权的贵族实力孱弱,而强大的皇权使它的拥有者有生杀予夺绝对权力,敌对方只好甘为鱼肉,听人宰割。因此贵族由制衡皇权变成了觊觎皇权;而同为黄金家族成员加上元朝皇帝不理政事任由家臣狐假虎威又给了他们足够的造反理由。由此造成的汗位争夺,成为大蒙古国乃至元王朝政局不稳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方面情况早已为史家所熟知。至于说到这样的贵族政治在国家遭遇挑战时发挥了什么作用,只能说是火上浇油。元末在社稷风雨飘摇的情况下贵族们还在进行着无休止的内耗。在英国作为平衡和稳定的中坚力量的贵族政治到了元朝却成了动乱之源。让人不能不发出南橘北枳的感慨


事实上更接近英国贵族政治的倒是西周的分封制:不仅姬姓,更多的是其他姓氏封王;各封国的实力总和也超过了周王朝的直属领地。然而即便如此脑筋正常的人也不会说西周更接近资本主义之类的蠢话。当时的奴隶制度和生产力水平决定了一切。然而爱大元之流却能够对蒙元残缺的贵族政治视而不见;对带有奴隶制残余的政治制度套上南宋地区先进生产力水平这样的的畸形视而不见;对人人诟病的民族等级制度视而不见,放言元朝贵族政治如何先进如何能带领中国走向资本主义,这样的人真不知该如何评价他的智商和人品!

本文内容于 2009-5-14 10:51:13 被royche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