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陲往事15 战前倒计时[蓝剑军团]

湘雨阁 收藏 22 13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79年2月15日是元宵节后的第五天,按照命令我们部队已经形成了整装待发之势,随时都可以出发,从连长到炊事班的战士个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展开各种活动,班长们是枪不离身,电话是双人值班。入夜以后,天空是蓝蓝的一片,月亮挂在高空,时而有一小片云彩从它旁边向前飘过,带着深冬残留的苍老,向南边那深黑的天空中毫无目的地游荡。

我白天和连长去边境察看地形,下午我的老兵师傅朱兄把电台与团指进行了频率较正,新装了两块电池。我要在晚10点后才值班,所以我就和衣躺在床上,看着月色,慢慢地睡着了。当小任叫醒我的时候,我知道值班时间到了,赶紧起来走到他的房间,老朱已经坐在那里了,他对我说:“小张,你要是还困,就再睡一下,我知道你白天太累了”。我说:“没事,起来后就不想睡下去了”。我们俩没事找事小声地聊了起来。10点30分,正好老朱方便去了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好似要将夜空下的村子震醒一样,我急忙抓住军用话机的听筒,一个“喂”还停留在口中,那边的话就传了过来,“火速通知连长听电话,30秒后点名”,我把电话放下,正准备转身去叫连长时,突然房间里的大灯亮了起来,连长、指导员已经站在我身后了,我简单把电话内容告诉了连长,连长赶紧抓过电话,这时老朱也回来了,小任也起来了,人一下子把房子塞满了。指导员对小任说:赶紧通知值班排长来连部。我也趁机往门外走了出去。

当值班排长赶到连部时,连长正好放下电话,他先朝指导员看了一眼后对排长说:“紧急集合,战备物资全部装车,人员登车待命!”。我和小任迅速到了连长、指导员房间里,我帮指导员,小任帮连长收拾东西,将他们的背包打好之后,又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小向和老朱也已打好了背包,老朱对我说:“小张你的背包我来打,你去连长那边看有什么事”,我又出来正好碰上文书老高,他对我说:“小张,你去看看连长的手枪里的战备子弹差几发,我挂包里还有20多发,少了你就过来拿”我说“好”。我到了连长房子里,连长好象是在考虑什么问题,指导员把一些无关的资料放在一边叫小任烧掉,连长看到我后,象是自言自语:上午看过的地形,那应该是没用了。这时我才知道他还在想着白天看地形的情况。我走到他身边,将桌上的地图装入那个公文包里,又把他的手枪取了下来看看了里边,一个备用弹匣是满的,枪内的弹匣只有两发子弹,我到文书那里拿了6发装好放到枪内,连同指北针一起放在他的桌子边。这时,文书、老朱和小向已经将我们的东西装了车,连长看了看表,对文书说:“各班的弹药有没检查好”“下午全部检查了一遍”“各班长的子弹是多少发?”“120发”“干部的呢”“16发”“马上加倍配发”“是”。

小任对连长请求“我的枪是不是也加倍子弹?”连长说:“你和文书说吧”。我站在床边望着空荡荡的房子,而小向抓着我的衣袖望着我,没多久,值班排长从我们房子前跑步过去到了连长那里,我们听到了“报告连长,全连登车完毕!”“好,你指挥司机班的人将车队按编号停靠在村口”“是”。连长走出房间来看到了我和小向,他走进来拍了一下小向的肩膀,对我说:“小张,跟我去班排那边看看”,然后又对指导员说:“老曾,麻烦你看看车队那边情况”又对老高说:“连部这边你负责检查一次,不许掉一样东西”,然后他就走出门,我和小任跟着他,后来小向也跟了过来,我们四人向班排住的地方走去。

班排住的仓库已经黑洞洞的一片,小任拉开了电灯,显然没有一人,甚至连一片小纸片也没有,原来开铺用的大小木头也整齐地摆放在一角,房子看得出临时打扫了一遍。连长又带着我们去了老百姓腾出来的几栋给三排住的房子里,也是整洁干净,比原来还显得漂亮多了,连长笑了笑说:“走,开进时间到了”,我们跟着他向车队走去。

说是车队,其实总共只有四台车,两个班一台车,六个班三台车,加上后勤一台车,全部是南京牌,这种车是专门为82无炮订身量做的,它与解放牌不同之处就是底盘高,后边是单轮胎且齿轮深,便于爬坡和防滑,车箱上的两边坐橙下有炮身、炮架固定位置,车箱中间是堆放弹药的,也是可以固定的,弹药箱上就是背包了。每排坐橙上坐一个班的人再加干部和连部兵,而靠前的第一个位置也是分好了的,左边第一个位置是排长兼任车长,右边第一个位置是连部兵的,接着就是班长,副班长是箱尾那个位置,专门负责安全。车队的第一台车是连长带车,对应的是电台兵坐右边第一个位置,最后一台车是指导员带车,文书跟随坐车箱的右边第一位置。当我们走到时,没有一点响声,值班排长已经站在第一辆车旁,见连长到了,小声将情况向连长汇报了一下,连长对我们说:“全部登车”。他向最后一台车走去,和指导员说了几句话,我们的车队就从村口开出,可向前走了不到500米时,路边有20多位老乡已经等在那里,连长下车和他们打招呼,生产队长说:“我们的民兵哨看到你们装车搞卫生,把情况告诉了我,我想你们可能是要开赴前方了,我们也没什么好的东西,这些甘蔗你们带在路上解解渴”并紧紧握着连长的手,其它社员将甘蔗分别装到我们本来已相当拥挤的车上,连长只说一句“谢谢你们”就向队长敬了一个军礼,转身上车,当我们的车队拐湾时,在夜色下还可以看到那20多个身影在向我们挥手。我在感动时也想起那次福州高炮部队刚开到时,压坏了队上几垅甘蔗,当时社员们经过讨价还价后硬是要求部队赔偿2.8元人民币。

我们车队经过罗回时,看到街的两边的房子前后,露宿着部队,都是身体躺在地上头靠着背包上,身上盖着雨衣。我们车队继续前行,路两边全部是与我们走相反方向的步兵部队,他们全是徒步行军,我们走了有十来公里时,还是有许多部队从我们身后走过,当我们到了一个路口停了下来后,一排长实在克制不了向路边从我们身边经过的一个干部问到:“你们是那个部队的?”那个干部对一排长说:“我们是125师的”。在不远处的连长似乎有了一点眉目,但沉默他并没有说什么。没多久,就是125师的大炮部队和坦克部队,我们这时才真正领会到电影里的那些部队开进的场景,一直等友邻部队过完后,我们团指车队才上来,然后,我们跟着团指大车队往一条土质公路上开,直到2点多,我们到达了一个村子里驻营。我们把背包搬进一个小学校里,布岗放哨,连部人员与干部分组轮渡值班,其它人员一律就地休息。我们连部和连首长们住一间教室,连长和指导员的谈话灌进了我的耳朵:“这是部队大调动,说明我们的任务有了新的变动,明天上午就应该知道了”。指导员说:“明天中午开饭前,我们要召开一个连务会,把大家的思想集中到‘一切行动听从上级指示’上来,不要让大家有猜测”。连长说:“好!”

我躺在教室的窗户下,望着隐隐约约的星空,好久没有闻到的一股泥土气息让我体察到平静下的暴风雨就要来临。

本文内容于 2009-6-2 21:56:38 被湘雨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