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六章 夜宴(六)

李天骄龙 收藏 1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猝不及防中战士们被打倒一片。这时得到支援的战壕内的鬼子各种火器也向战壕前的战士们纷纷开火。陈前的小腿被子弹击中,灼热的子弹穿肉而过,钻心的疼痛立刻把他打翻在地。他大声嚎叫着在地上翻滚。战士们被敌人的火力压制在前沿, 1排长李林明白如果持续下去,迎接自己的只有全军覆没一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猝不及防中战士们被打倒一片。这时得到支援的战壕内的鬼子各种火器也向战壕前的战士们纷纷开火。陈前的小腿被子弹击中,灼热的子弹穿肉而过,钻心的疼痛立刻把他打翻在地。他大声嚎叫着在地上翻滚。战士们被敌人的火力压制在前沿, 1排长李林明白如果持续下去,迎接自己的只有全军覆没一途。“不想死的,就还击,还击!”他声嘶力竭的冲压在地上抬不起头的战士们喊道。

“我不能死在这里!就是死老子也得多拉几个垫背的!”陈前恶狠狠的想着。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一股劲,迅速滚到一块岩石后面。子弹也在他身后追踪而至,子弹打在岩石上面,石屑纷飞。剧烈的运动使小腿上的伤口更加疼痛,鲜血汩汩而出。他咬着牙,向肆虐的机枪巢发射了一枚枪榴弹。机枪枪口的火焰立刻消失了。他再次翻滚到左前的一个炮弹坑内,填弹,瞄准,击发。此时,后面火力班的榴弹器也再次响起恐怖的通通声,每分钟达340到400发的射速立即将战壕打成一片火海。各个战斗小组,在排长、班长的带领下快速匍伏前进。“投弹!”李林一声令下,战士们纷纷向战壕内投了两轮手榴弹。紧接着,真是们纷纷跳入战壕,向两边肃清残敌。这时候,后续部队纷纷进入战壕,向两翼展开。至此,鬼子的第一道防线被突破。

“固防!”战士们在军官的催催下,立即布防。鬼子的冲锋瞬间即至。战士们利用鬼子们的战壕展开顽强的阻击。攻守转瞬易位。几乎在战士们跳入战壕的同时,孙俊立即命令进行阻断性炮击。鬼子们纷纷倒在自己战壕前面,几乎死伤殆尽。

旧关。

第一次攻击受挫,极大的刺激了郎朗的自尊心,但是他也知道这不是顾及自己尊心的时候。残酷的现实,也使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每一次决策上的疏漏,都会造成心爱战士的伤亡。这是血淋淋的战争,没有谁能够从容不迫。

同样意识到这点的还有旧关守军们。紧张的战斗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幸亏通信还能畅通,求援的信息带着鬼子守军们的惊慌、焦躁和企盼,迅速把满腔怒火的步兵第77联队长鲤登行一大佐,从慰安妇的身上拉到作战室。

“岩会、娘子关和旧关,几乎同时遭到支那军队优势兵力进攻!”参谋长陈元信雄向鲤登行一介绍战况。“岩会现在应该已经失守。”

“巴嘎!”鲤登行一愤怒的挠着后脑勺,“这肯定又是八路129师刘伯c围点打援的老战法。他可真够执着的,这么个战法他们接连用了两次,还嫌不够。这回已经是第三次了。”

“可是,我们明知如此,也必须援救。刘伯c就是算准我们这点才反复使用这一战法。支那人所谓攻敌所必救。”

“是啊,这次一定给他一点教训!让他领教一下大日本皇军的厉害!命令:1、井陉归田大队驰援旧关,注意敌人是否伏击,尤其是在长生口要特别小心;2、平定驻军立即查明岩会敌情,勿轻举妄动,带本部赶到发起攻击;3、将作战计划上报旅团。”

陈元信雄记录命令后,立即上报旅团。少顷,旅团发回电报,步兵第39旅团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立即同意此作战计划。鲤登行一立即下达作战命令,阳泉的小元中队提前出发火速奔向岩会。小元中队出发后不久,平定守军来电,岩会失守,敌军约300人左右兵力。鲤登行一命令,小元中队抵达后即可发起攻击。攻击得手后立即向娘子关驰援。在鲤登行一看来用三个中队的力量攻击支那300人,自己可谓空前谨慎。如果不是为了给予增援娘子关,给刘伯c点颜色看看,他才不会如此谨慎行事呢。

在鲤登行一看来非常谨慎的的命令,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他的下属小仓中队和野山中队的长官认为自己的长官太看得起支那人了。

“小仓君,为了区区300个支那人,用我们两个中队都是浪费,还有必要等到小元中队来吗?”野山满脸不屑。

“鲤登阁下真是太谨慎了。”小仓深以为然。两个人心目中这次所谓的战斗如果不是儿戏,也接近于一次愉快的打猎。那些支那人几乎一触即溃。自己都有追着数倍于自己支那军队穷追猛打的经历,对支那军队——如果那也能叫军队的话,其战斗力二人心中充满鄙视。骄傲的小仓和野山,分别带领自己的队伍乘坐二十几辆汽车,扑向岩会。不知不觉已经踏入高旭为他们挖掘的坟墓。

高旭带领2营和3营的2个连天黑前抵达岩会,命令3营的两个连对岩会的守军突袭,自己则带领2营未作停留,直接进至岩会与平定之间公路两侧设伏。

“夜晚伏击的要领,就是战斗开始后打死也别动,向一切移动的目标射击。”到达设伏地点后,高旭再次向部下强调,“这是前辈们,用鲜血和生命得来的教训”这句话他是说不出口。

汽车的灯光像恶魔的眼睛,在夜空中闪烁,引擎的轰鸣声越来越近。当鬼子们彻底进入埋伏圈,高旭命令身边的榴弹枪手向头车射击。枪榴弹带着欢快的呼啸直接击中头车的引擎,燃起熊熊大火。枪榴弹、炮击炮弹纷纷砸向鬼子们的汽车,鬼子们的汽车顿时变成二十几个燃烧的火炬,把附近的鬼子照的纤毫毕现。轻、重机枪射出的子弹向暴雨一样泼向混乱中的鬼子们。狙击手不紧不慢的清理着试图反击的掷弹手、机枪手。榴弹枪手在曳光弹的指引下,向鬼子们的机枪组、掷弹筒组发泄心中的怒火。

小仓从未经历过如此猛烈的火力袭击。300人不可能有这样的火力,不详的感觉渐渐在脑海中弥漫开来。他趴在公路上试图组织进攻,可是他刚抽出指挥刀,就发现自己的整个左臂不见了。12.7mm子弹的强大动能几乎把他的左臂打碎,在他还没有感觉到疼痛的时候,另一发相同口径的子弹直接把他胸部打碎。尸体从地上被打起来,带着鲜血和破碎的内脏,直接砸到一个军曹身上。这个军曹本能的窜到一旁,可是他的身体还没有落到地上,就被一发大口径狙击子弹,把脊椎中间打碎,上半身和下半生呈诡异的姿态分离后,拖曳着内脏甩到地上。部分鬼子试图躲到汽车地下还击,可是他们刚钻入车底。迫击炮弹紧随而来,那些幸存的鬼子,便随同汽车一同葬身火海。

战士们谨记高旭的警告,在自己的战位一动不动,向一切移动的物体射击。这次伏击的效果非常完美,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两个中队的鬼子。战士们在高旭的催促下,迅速撤离战场。以急行军的速度,迅速斜插岩会与阳泉之间。

小元听到远处的激烈的枪炮声,心中暗骂。这两个自大的家伙,恐怕自己抢了他们的功劳,竟然不等自己回合就抢先发起进攻。不过如果换成自己,不也会这么做吗?不对啊,枪声不是从岩会传来啊,难道?小元急忙命令部队停下,决定弄清出之后再做打算。突然停止的鬼子,让营长左民生郁闷不已,难道自己暴露了,不对啊!鬼子们迟迟不动,不知道他们什么打算。过了一会儿,远处的枪声停歇,小元嘴角露出嘲弄的微笑。这些支那人,战场上不是皇军对手,只能做一些偷偷摸摸的勾当,看来他们已经被皇军解决了。哼,不自量力!鬼子们继续前进,终于踏进了鬼门关。鬼子们第一次遭到如此狂暴的火力的袭击,大大出乎他们意料。一百多个鬼子在毫无遮拦的公路和旷野中,就像一个个活靶子,不到十分钟战斗结束。战士们谨慎仔细的的打扫战场,按照贯例当然的向所有地上的人形物体补枪。小元趴在一堆尸体傍边,内心的巨大恐惧令他无法克制的战抖。他从未见过战斗力这么强悍而且残忍的军队。他分明听到一些未死的士兵们发出临终前绝望的阿妈呀的哭喊声。一些企图玉碎的帝国勇士被毫无留情的或炸飞或射杀。生存还是死亡,小元想起这句著名的台词。他自己也面临这样的选择。是等着射杀,还是奋起反抗玉碎,抑或选择投降。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陷入深深的自责和对自己的鄙视之中。他拼命想打消这个想法,可是这个想法却在脑海中生根,并且急速膨胀。渐渐占据了全部大脑。左民生突然看到一具“尸体”高举双手慢慢跪在上,他本能的将枪口对准这具“尸体”。

“我投降!请不要杀我!”小元操着生硬的中国话,远处跳动的火光映衬在他极度恐惧的脸,闪烁跳跃。

“抓个俘虏也不错,而且还是个中尉。”这个想法一生出,立刻被左民生否定了。小元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决定自己生死的判官,猜测着他的想法。听说被俘虏后支那人对俘虏极尽照顾,看机会再逃跑也来得及。小仓一边一边安慰自己。左民生和小元面对面的迟疑了不到一分钟,可是对于小元来说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就在左民生迟疑之际,一声枪响,眼前的准备投降的鬼子的头盖骨被掀开,痛的一声仆倒在地,那一瞬间左民生看到一双圆睁的双眼透出迷茫、不解的眼光。虽然以后在战场上杀敌无数,可是,这双眼睛整整陪伴了他一生。

“老左,还不快点儿?”耳边传来曾是一点红三当家的林镇三副营长的吼叫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低声说:“郎队长可是从来不要俘虏的。”

这帮土匪们几乎拿郎朗的话当圣旨。对方虽然是敌人,可他首先是一个人,一个放弃抵抗的人,他应该有活下去的权利。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左民生始终无法理解,郎朗的决定。自己也曾向上级机关反应,可是没有回音。狼之队!狼之队?左民生非常讨厌这个名字。我们是人,不是野兽。我们不应该因为对方是野兽,而把自己也变成野兽。不论自己怎么想,生活还得继续,战斗还远未结束,我不想让变成野兽,可是也不想被野兽吃掉。

高旭给胡思乱想的左民生留下一个连固防,自己带着部队马不停蹄的向前面预定的伏击阵地奔去。

鲤登行一在听到枪炮声之后就先后失去了与前面三个中队的联系。这个不详消息,使他迟疑了。发生了什么?敌人究竟在岩会有多少人?这三个中队难道?不,绝对不会。他一边放慢前行队伍的速度,一面派出侦察部队。鲤登行一骄狂但是并不愚蠢。多少次化险为夷正是得益于自己的谨慎。

鲤登行一的谨慎给他带来自以为的安全的时候,也给高旭布设阻击阵地创造了一点时间。无奈,阳泉距岩会实在太近了,部队还未完全抵达伏击地点,鲤登行一的侦查队伍已经赶到。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