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三章 夜宴(三)

李天骄龙 收藏 1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经过两天一夜的奋力追赶,终于在第三天看到看到不算巍峨的济源县城。这座豫西北边陲的小县城,虽然没有经历战火的袭扰,但是仍然毫无生气,处处呈现破败和凋敝。郎朗被宋哲元派出的接应人员直接领到县府。 对于这种各色武装的人来人往,县府的一众官员早就习以为常。不就是派粮派饷抓壮丁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经过两天一夜的奋力追赶,终于在第三天看到看到不算巍峨的济源县城。这座豫西北边陲的小县城,虽然没有经历战火的袭扰,但是仍然毫无生气,处处呈现破败和凋敝。郎朗被宋哲元派出的接应人员直接领到县府。

对于这种各色武装的人来人往,县府的一众官员早就习以为常。不就是派粮派饷抓壮丁吗?反正和自己也没关系,万一民众翻腾起来,自有军爷们弹压,出了乱子往他们身上一推就行,上峰也不会怪在自己头上。只要把这些军爷们好吃好喝的伺候走就万事大吉了。

宋哲元当然明白这些在自己面前小心伺候的官僚们的想法,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虽然自己还挂着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职衔,可是对于失去自己军队的他这样将军来说,没人把你当回事。他明白,自己在这帮老爷们的眼中与土匪无异。他们如此尽心伺候,不过是希望自己赶快滚蛋。

看着一身硝烟的郎朗跨入堂内,县衙门的一众人等无不惊异。见过穷部队,可是没见过像他这么穷的。身上的衣服班驳花花绿绿,怎么混的连一块好布都弄不到手?他们最怕这种穷队伍,催粮派款尤其狠辣。

“郎将军,辛苦了!将军用兵之精,宋某自愧弗如!”这话宋哲元是由衷的。仅用少量部队自告奋勇阻敌于前、全歼于后,而且竟然全身而退。且不论对方用兵精到,仅凭这份气度,就让宋哲元信服。

“宋将军过奖!在将军面前身为后生小子岂敢班门弄斧!”郎朗淡淡的一笑,“部队准备得怎么样了?”

“一切都还顺利,幸亏贵县长大人的帮助。”宋哲元故意看了县长一眼,县长大人感觉被马蜂蛰了一下。

“不敢不敢,这都是兄弟应尽之本份!”戴眼镜的县长一身中山装,连忙陪着笑脸。

“既然如此,明日启程!”大堂内只剩下宋哲元和郎朗。

“怎么,将军不休整一下?恐士卒疲惫啊!”宋哲元担心。

“迟恐生变。”郎朗已经得悉最近特区要利用日军大批抽点到华中战场和山西战场的机会在河北进行较大规模的作战,要求郎朗必须在作战开始前将宋哲元护送到特区所控制区域。因此郎朗内心之急迫可想而知。

宋哲元对郎朗以及它背后的这支部队愈来愈感兴趣。仅凭这次作战就可以看出他们战斗力,可是他们的战斗力的来源于何处?他们装备虽然精良,可是远未达到压倒性的优势。与他们接触发现他们从不高谈阔论什么主义,只是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他们对于倭寇的彻骨仇恨和抗战之决心。他们对日军毒辣的战斗和处置方式从不留任何余地,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与日军媾和以及所谓的后路。宋哲元从内心不是很看得惯他们对日军的处置方式,太过残忍,有违恕道。虽然和日军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可是作为高级别的统帅,直接和他们作战的毕竟太少。也听说过日军的残忍,可是毕竟没有亲身经历,没有足够的感性认识,对于郎朗的做法不是很赞同。

同样,郎朗对于特区花费如此大的力量“争取”宋哲元,内心也充满疑惑。他可没有楚皓对于宋哲元的那种敬重。他始终认为宋哲元不过是一个军阀而已,而且在77事变前后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所作所为也不是那么经得起推敲。导致他最后的结局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从内心来说,他对于宋哲元是有那么一点反感的。尤其是对他手下的作风更是颇有微词,但是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他知道,西北军的军纪还算是好的,可想而知其他军队的所作所为。正是这种经历,让他明白为什么前辈们为什么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不管内心怎么想。作为军人,他必须完成自己身负的使命,这一点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

天还没有亮,郎朗他们就在子弟兵们的埋怨声中出发了。他们一路沿着太行山的山麓行军,从不走大路,日军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改换前进方向,没有在他们行进的路上侦查。当军队进入焦作之后,郎朗的忍耐打到了极限。起因非常“简单”,军队这两天的行军比较顺利,没有了紧迫感之后部队,渐渐显露出军阀军队的种种恶习。刚开始郎朗选择忍耐,可是进入焦作之后,郎朗愤怒了。

郎朗带着两个亲兵在焦作街上巡查,一阵喧哗引起他的注意。

“军爷,我们小本经营,折腾不起啊!还请各位高抬贵手”一个老汉带着可能是自己的孙女,摆了一个卖包子的小摊。一群军爷们,七手八脚骂骂咧咧争抢着吃包子。

“老鳖孙,老子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和鬼子们干,吃你几个破包子,看把你心疼的。”一个歪戴帽子的子弟兵“据理力争”。

“军爷,我们也得活啊!”老汉带着哭腔,苦苦哀求。

“谁不让你活了,你连孙女都有了。对了,你这个孙女的‘包子’老子们也吃定了。”说罢就摸上十几岁小女孩的胸部。小女孩急忙往爷爷身后躲。

“军爷军爷,包子你们随便吃,他爹也在军中吃粮,可怜可怜吧!”老汉一边哀求一般护着孙女。小女孩在爷爷身后拽着爷爷的衣襟睁着惊恐的眼睛,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老东西,爷们看上她是你的造化。他爹现在不定在什么地方快活呢?”说完一把把老汉扒拉到地上,正当他想抓小女孩的胸前衣服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腰上遭到重击,身体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你算哪根葱?老子们是军座的人,你凭什么管我们?”一个不识相的军爷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要和满脸怒色郎朗理论。郎朗也懒得废话直接把他下巴摘了下来。

“弟兄们一起上。”这帮军爷们仗着自己有点功夫底子,可他们哪里是郎朗的对手,不是被摘了胳膊就是摊在地上起不来。

这时候,街上已经围了很多人。郎朗把老汉扶起来,一边为他掸土,一边道歉。“大爷,您受惊了,都怪我治下不严。你的损失,我来陪!”

“长官,不敢不敢!”老汉一边擦泪已变诚惶诚恐说。

郎朗没有办法再看下去,一步一步逼近那几位军爷。眼中的怒火,让几个人在不敢正视。

“你们从黄河边上一路跑过来就是为了干这个?”郎朗厉声质问,“日本鬼子,糟蹋我们的姐妹,杀我们父老,你们还嫌不够吗?弟兄们拼死掩护你们到这里,就为了他让你们做这些下三滥的事?你们打鬼子不行,欺负自己的父老乡亲倒是很有一套?”郎朗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拔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微微发颤。

“郎队长,他们是宋将军的人,我们是不是?”一个亲兵低声提醒。

郎朗也是一顿。

“弟兄们,咱们是军座的人,他不能把我们怎么样?”被郎朗踢飞的军爷,挣扎着爬起来。其他几个人也顿觉来了精神,就是,他凭什么管老子。

“今天我就替宋军座管教管教你们,以正军纪!”郎朗说罢,一枪结果了被他踢飞的那位军爷,旁边围观的老百姓一下子就跑了,有几个胆大远远地向这里瞄。

“你们几个还有什么话说?”郎朗恶狠狠问。

“长官饶命啊!”还是有识时务的,立即跪下,恳求饶命。

“男儿膝下有黄金。心中不服,为了苟延性命,屈膝下跪。日本人来了,你们就是汉奸!”说罢,郎朗处决了这几位军爷。

“各位父老乡亲,我们是北上打鬼子的革命军人,不想这几个败类,祸害乡里,我们队伍中绝不容需这种败类存在。”说完向周围的人抱拳拱手之后,郑重的行了军礼,转身去找宋哲元。

此时宋哲元也知道了这件事,心中大怒。这个朗朗太过分了!正当宋哲元怒火中烧的时候,郎朗进来了。

“宋将军,刚才我替将军严明军纪,时间仓促,未及时相告,还望将军赎罪!”

“区区几名士卒,偶犯军纪不致招致杀身之祸吧!更不劳将军亲自动手吧!”宋哲元冷冷地说。

“宋将军领兵多年,当知为何百姓对我等侧目而视,何来兵祸之说。贵军在国内以军纪严明著称,方有赫赫威名。倭寇犯境,杀我父老、奸我姐妹,如不约束下属,放任此恶性,我等与倭寇何异?何谈保家卫国、靖边安民?”郎朗毫不退缩。“将军惊异我等战力强悍,若无严明军纪何来战力?将军誓师于黄河之畔,毅然北上抗击倭寇,拳拳报国之心令我等敬佩。然治下如此行径,恐疆场杀敌不足,扰民有余。即便斩尽倭寇又如何?”说罢,郎朗敬礼后,转身离去。一番半文不白的谈话,郎朗感觉腮帮子都酸了。

宋哲元并不是认为郎朗说的不对,也为部下所为不齿,一来国内军队对此事一般睁只眼闭只眼,治下太过严苛,谁愿意为你效力,二来郎朗这么做太不给自己面子了。面子,这个问题困扰国人几千年,往往是只要面子不要里子。多少事情,明知里子不对,可是只要面子能过去就相安无事。反过来,里子对了,面子过不去,事情就真的过不去了。宋哲元知道现在的情形,在面上只能支持郎朗的做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