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二章 夜宴 (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6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宋哲元他们走后三个多小时,鬼子的援兵赶到了。他们看见来到支那之后最惨烈的战场,他们没有看到一具完整的尸体,所有有人型的尸体全部被割掉头颅。在他们搬动尸体的时候,又被郎朗他们埋设的简易诡雷炸死炸伤几十个鬼子。文山平一郎少佐看到满地残缺不全的尸体,他没有愤怒,他更多的是感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宋哲元他们走后三个多小时,鬼子的援兵赶到了。他们看见来到支那之后最惨烈的战场,他们没有看到一具完整的尸体,所有有人型的尸体全部被割掉头颅。在他们搬动尸体的时候,又被郎朗他们埋设的简易诡雷炸死炸伤几十个鬼子。文山平一郎少佐看到满地残缺不全的尸体,他没有愤怒,他更多的是感到恐惧。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他们对皇军的仇恨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真的能够征服这个民族吗?他看到一个被剥了皮大树,上面一行汉字:天照大神不收无头灵魂。诸君既来之则永留此地,尸体和灵魂。

“巴嘎!”吉野小队长认识中文,拔出战刀冲向大树,“吉野君小心!”文山平一郎话音未落,吉野和另外几个鬼子就被炸上天。这一刻让熟悉中国历史的文山平一郎想起马陵道上的庞涓。

远山登大佐闻听两个中队全军覆没得消息,似乎没有太多的惊讶。这种事的发生时早晚的事情。部队进入支那以来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骄狂之气在部队中弥漫盛行。虽然师团长和自己屡加训斥,可是收效甚微。骄兵必败,这个道理自古不易。但是,他对这支仅见的敢于和皇军作战的队伍,倒是颇感兴趣。这只来历不明的部队,战事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不仅不南过黄河,反而逆势而上。很值得玩味。遂命令文山大队尾随追击,并且命令驻扎在阳城的长信大队实施堵截。并向上级申请派侦察机侦查在对方可能逃跑的路线上进行侦查。

文山平一郎稍作休整之后,率领部队尾随子弟兵掩杀而去。

“宋将军,我们身后是文山平一郎的满编大队,据我们大约有6个小时左右的行程。在我们前面炉上有从阳城而来的一个鬼子大队拦截。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与之战斗。”

“郎朗将军有什么建议?”

“我认为,敌人已经明晰我们的前进路线。如果按照原定路线走,等待我们的只能是被歼灭的命运。我们可以考虑重新进入河南境内,沿太行山南麓,经济源,度沁河,奔焦作。此地还未被日军占领,相对安全,此外沿途我们也较容易补给。一旦遇到敌袭,我们既可以向山地转移也可以向平原地区迂回。我们摆脱敌人的机会也比较大。”

“可以。”经过沉思之后,宋哲元认可了他的建议。

“我们把部队分成两部分,你带一部分先撤。此地地形不错,沟深林密,正是设伏的好地点。我们必须要在这里打疼打残小鬼子。否则我们根本摆脱不了他们。”

“不行!我们现在走来得及。留下你抗击一个大队的鬼子,太危险,这绝对不行!”宋哲元看来留下来无易于自杀。

“宋将军,您领兵多年,像当前这种事态,如果我们一味撤退,只能处处被动,受制于敌。”

“即便如你所说,也应该我留下来。当年,我在此地驻扎过一段时间,地形民情比你熟悉。所以应该我留下来。”宋哲元不禁又想起当年中原大战失利后的惨状。

“宋将军,这个问题我们就不要再讨论了。我的任务就是协助您和您的队伍,安全抵达。我不能有辱使命。就这样决定吧!”

在郎朗身上宋哲元看到了与以往看到的军人不一样的东西。他不再坚持,给郎朗留下一个营,然后率领部队向河南转进。

郎朗为了稳妥起见,再次考察了地形。这里真是个得天独厚的打伏击的好地方。谷深几十米, 长约3公里左右,最宽处不过20米,最窄处只有 3、4 米,一侧较高为近九十度峭壁,另一侧较矮为四十度左右的漫坡。这条山谷由于长年没有人走,地上铺满了枯枝败草。郎朗为了造成部队落荒而逃的样子,还特意命令战士在下面谷底中丢弃一些物品。他在峭壁一侧部署了2个连,其余部队部署在漫坡山梁上面。自己带来的一个连和楚皓留下的战士,指导子弟兵们,布置火力和防御。人在特定情况下的潜能几乎是无穷的。在短短不到3个小时里,一个简易的防御体系,基本成型

郎朗部署完毕后,命令部队抓紧时间休息。陷阱已经掘好剩下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文山平一郎并不着急,他不紧不慢的谨慎前行。这里的山地,让他想起自己的家乡。久居山林的他,明白在山地作战,最容易被敌人伏击。因此他走的格外小心。沿途几乎到处都是可以设伏的地点,他不断派出斥候,在险要的地点,他宁可停下来,侦查没有敌情之后才继续前进。他知道在猎物的前方一张大网已经张开,追得太急反而容易被猎物,反咬一口。原本六个小时的行程由于他的谨慎,结果走了近九个小时,才到达设伏地点。面对前面如此险峻的地形,他更加谨慎。看看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他决定在谷外宿营。明日天亮之后再通过谷底。

看到文山平一郎,准备宿营,郎朗又高兴又奇怪。高兴的是这样宋哲元就有更多时间,奇怪的是,按说追击一方应该紧追不舍迫使对方没有时间建立阻击阵地才对,可是为什么鬼子这么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看来唯一的解释,还是对方轻敌,认为胜券在握了。其实也不能怪文山平一郎。郎朗脑海中分析权衡各种作战方案,否定了极具诱惑性的夜间偷袭的想法,最终决定等下去。拖的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有利。

就这样双方各怀鬼胎的度过一个平静的夜晚。天光还未放亮,文山平一郎快速集合部队,以迅疾的速度进入谷底。

“文山君,为何一改昨日谨慎?”川口中队长不解地问。其实他对昨天的行军速度以及文山的过分谨慎非常不满。

“川口君,昨日谨慎是因为担心敌人设伏。今天的改变是因为我断定对方不会设伏”平山文一郎得意的说。

川口动了动嘴唇终于还是没有问出来。

“川口君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来告诉你。那天我看到战场情况,感觉这支支那部队也许与以往我们遇到的不一样。他们或许的确不一样,最起码他们少了支那人的虚伪,多了一些狠毒。可是通过一天的追击,我发现即便是这样,他们的战术素养还是远远落后。我们这一路行来,不只一处地点适合伏击,可是他们没有伏击。我们进入的这个山谷,也许是最适合伏击的,可是我断定他们不会伏击。”

“为什么?”川口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因为如果他们射了伏击,那么昨天夜里,他们要么会偷袭我们,要么会引诱我们进入山谷。如果真的那样他们就会进入咱们的圈套,可是最晚什么也没发生。”文山平一朗的分析入情入理,川口连连点头深以为许。看到文山的举动之后,郎朗庆幸自己昨晚没有采取行动。狡猾的鬼子昨晚的宿营明显是一个陷阱。看来这回鬼子是真的放心了。

文山大队全部进入伏击圈后,郎朗的枪声响了。在这个距离射击,就算一个新兵也会有所收获,更何况他这个特等射手呢?他一枪直接命中文山平一郎的心脏,对于这个狡猾的对手,郎朗还想给他留个全尸,也算是一种别样的尊重吧!平山文一郎的笑容瞬间凝固,子弹巨大的动能把他从马上带了下来。川口利落的下马、卧倒、隐蔽、观察,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显示了他军人的素质,就在他观察的时候一枚子弹射入他的大脑。高速旋转的子弹穿入他坚硬的颅骨,速度减缓、路线改变、子弹变形,沿着他颅骨内壁环状前行,迅速搅拌破坏他的大脑组织。川口是幸福的,他几乎没有感觉到疼痛就留在了这片他不该踏上的土地。

在这个死亡山谷里,死亡是一种解脱,活着反而是一种痛苦。高速旋转的子弹呼啸着钻入泥土、树木、山石,当然还有一部分履行了它们主人赋予的职责——身体,侵略者的身体。它们穿过棉衣、皮肤钻入肌肉、脏器、骨骼,在身体主人的哀嚎、筋挛中变形、翻滚、碎裂。爆裂的弹片在升腾的硝烟、火焰、尘土、肢体和碎肉中,嘶吼着完成它们的死亡之舞。

鬼子们试图冲上缓坡,可是他们对面是飞舞的弹片,背后是来自对面峭壁上的射出的密集的子弹。在这种情形下,任何军事素养,都变得多余从大脑中消失殆尽。钢铁与人体的较量,任何柔软的身体都只能是砧板上的肉。鬼子们勉强组织起的数次所谓攻击,都变成通向死亡的通行证。每个鬼子的精神都在崩溃的临界状态。郎朗亲眼看到有的年轻的鬼子所在某块他们认为安全的岩石后面向不知什么神仙祈祷。可是往往是各路神仙,还没有显灵,来自地狱的使者就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山谷内活着的完整无缺的鬼子越来越少,更要命的是炮火引燃了谷底干燥的枯枝败叶,渐渐汇聚成来自地狱的火焰,舔舐着一切。蜿蜒狭窄的山谷中,空气迅速被火焰加热上升。按照物理学所揭示的规律,山谷外的冷空气立即填补热空气升腾后留下的空间。强大的对流,形成一阵阵强风,使山谷中星星之火立即变为燎原之势。在肆虐大火中的鬼子们,不论是死去的,还是即将要死去的,不论尸体还是身体的水分迅速被蒸发,脂肪散发着邪恶、某种引起人食欲的香味儿滋滋作响,然后随着肉体迅速碳化,散发令人作呕的焦臭。

郎朗带领部队迅速撤离这人间地狱,追赶先行一步的队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