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章 前奏(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4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陈部长,”王文文莞尔一笑,“您是军人,应该不我更了解军人的想法吧!尤其是像宋将军这种履历的军人。宋将军在河北战场可谓颜面扫地,面对委座这纸调令他的心境可想而知。恐怕会以各种托词拒绝上任。那么对于他来说政治、军旅生涯也就此终结。如果给他一个重上战场的机会,我想他一定会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陈部长,”王文文莞尔一笑,“您是军人,应该不我更了解军人的想法吧!尤其是像宋将军这种履历的军人。宋将军在河北战场可谓颜面扫地,面对委座这纸调令他的心境可想而知。恐怕会以各种托词拒绝上任。那么对于他来说政治、军旅生涯也就此终结。如果给他一个重上战场的机会,我想他一定会珍惜的。对于中央来说一只失去爪牙的老虎不足为患,反正也没有人愿意到敌后去,派这位失去自己军队、地盘的将军不是正合适吗?正如我们的存在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宋将军的存在,不仅可以制约某方面的发展,而且还代表国府在敌后的存在。象征国府在此的统治,表明国土还未沦丧。不论在政治上、军事上以及民心向背方面都会为国府方面加分不少的。因此,相信委座能够体谅我们的良苦用心。当然,这些还少不了陈部长代为周旋。”

这个女人不寻常。分析透彻、条理清晰、滴水不漏。不过她的建议的确非常具有诱惑性,真的很难让人拒绝。由此看来,当初委座和自己真的小看他们了。正如王文文所料,委座对这个建议非常感兴趣,在第三天就下达了命令:委任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宋哲元上将,任河北省主席,兼任抗日救国军司令。

历史在这里发生了改变。

原以为,宋哲元会百般推脱,没想到他欣然应允,而且竟然不是在后方兼理,真的就赴任了。让国府上下大跌眼镜,多数大员们都嘲笑这个宋哲元疯了。

宋哲元不仅亲自上任,而且带了近2千燕赵及齐鲁子弟组成“志愿军”。

“明轩,颠沛半生一事无成。今倭寇犯境,我等革命军人,当立志报国!无奈溃败至此,明轩自感无颜见江东父老。兄弟此去报决死之心,不斩尽倭寇决不还乡。诸位袍泽兄弟我等今后同甘共苦、抗击倭寇,精忠报国、不死不休。”

“同甘共苦、抗击倭寇,精忠报国、不死不休!”

“同甘共苦、抗击倭寇,精忠报国、不死不休!”

“同甘共苦、抗击倭寇,精忠报国、不死不休!”

子弟兵们齐声怒吼,气冲霄汉。

黄河之畔杀出的这支精兵,在日后的战场之上成为另一支让倭寇噩梦连连的抗战劲旅。


宋哲元的选择不仅出乎国府的意外,也出乎李华雄的意外。宋哲元以及这2千子弟兵可让李华雄他们犯了难。在此之前,根本没有想到宋哲元会有如此行动。如何让他们平安到自己的地盘就成为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空运根本没有可能,只能从陆路回来。可是从位于山西平陆县黄河北岸回到自己的地盘,将近七百公里,沿途几乎全被日军占领。如果从陆路回来第一条路,选择沿黄河向东沿王屋山、太行山到阜县城,这条路最近,便于隐蔽,可是也最险;另一条路就是沿黄河西行到陕西境内北上,再东渡黄河穿越山西北部进入河北;第三条路,南渡黄河,一路向东再北渡黄河进入河北境内,一路向北到达冀中。不论选择哪条路都要越过日军占领区。对于这2千人来说都是难已完成的任务。经过认真研究决定,还是选择第一条路,但是第一,宋哲元必须先行,其次,人员必须精简至少一半。

宋哲元对着两条都坚决拒绝,万般无奈之下,李华雄只能同意。军队中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做成这件事。

“我们目前只是一支名义上、象征意义上存在的部队。委座当前对我们还无暇顾及。可是,我们发展壮大之后呢!委座还会对我们听之任之吗?我们这些人的‘履历’中,有哪一个能拿得出手。突然迸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我们如何解释?凡此种种,我们都需要一堵墙,一堵挡风的墙。国军的将领中但凡能打仗的现在全都身居要职,能往我们这个火坑里跳吗?前辈们那里我们能请谁?当前最为合适的就是宋哲元将军。委座的打压,部下分崩离析,空怀一腔报国热血。难道还有比他更合适的吗?”在李华雄和徐鹏雄的力推之下,终于暂时统一了思想,计划代号“晚宴”。经过充分协调部署之后,“晚宴”终于开席了。

楚皓所带的精兵先行一步打前站,与新调配来的两个排建立补给点,楚皓因为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因此李华雄命令他提前回冀中。接下来的任务由狼支队接替。宋哲元带领他的子弟兵们,将第一军几乎能拿出手的精良武器全部都搜集配备整齐。那些离心离德的部下们看着自己的老长官拒绝了所有人的挽留和奉劝,如此决绝,也都相当配合,不说倾囊相助也基本做到要什么给什么。宋哲元和他的子弟兵们顶着北方山区的酷寒,开始了气壮山河而又前途未必的征程。

就在宋哲元刚走不久,日军步兵第14师团一部3月6日占领曲沃,8日占领平陆,芮城。步兵第20师团与步兵第14师团从医河慎,芮城,平陆,白波渡,温县等地区向黄河对岸国军阵地实施炮击。

狼支队作为第一只整训完毕的山地团,当然成为此次任务的首选。他的计划是白天由无人飞机进行空中侦察,确定行军路线。提前两日选择适当位置,建立补给点。由空军在夜间实施空中补给。计划简单,实施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就在宋哲元出发的第三天就遇到意外。他们经过南村稍事休整,准备从王屋山北麓越过的时候,与一个日军中队不期而遇。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由于刚刚补给完毕,战士们正在原地休息,我方斥候与日军前锋不期而遇。两支毫无准备的斥候队伍猝不及防的碰撞一起。遭遇战最为残酷,没有战术、没有谋略,全凭战士们的勇气。这支子弟兵绝大多数是西北军的老底子,几乎个个都有武术底子,加之西北军尚武之风颇盛,因此,几乎没有交火就纷纷抽出镔铁大刀冲入敌群。对方也是14师团的精锐部队,此次前来也是探查道路,搜索剿灭支那残敌。

张大福,身高一米八五,面色略黑,河北沧州八极门下弟子自幼习武功夫了得。到了西北军中,习得河北省沧县杨石桥村的回族武术家马凤图研创“破锋八刀”。正是这“破锋八刀”,在喜峰口杀得鬼子鬼虎狼嚎。张大福虽然作战勇猛,但是由于生性耿直不善逢迎,至今只是一名排长。从喜峰口后,张大福再也没有痛快过一天。尤其是77事变之后,不停的撤退撤退。今天一见鬼子分外眼红,只见他抽出大刀,双手握持,刀锋向内,刀背向外。高声大喊:“迎面大劈破锋刀,掉手横挥使拦腰。顺风势成扫秋叶,横扫千钧敌难逃。跨步挑撩似雷奔,连环提柳下斜削。左右防护凭快取,移步换型突刺刀。”他一句一刀,刀刀见血。突然一个鬼子军曹从他侧后偷袭,只见他垫步拧腰,一个后旋踢,将对方步枪踢歪,手起刀落,把鬼子斜肩带背劈成两半。其他鬼子看见这个如同煞神金刚般的大汉,无不心生畏惧,纷纷后退。其他战士与张大福一样,唱着“破锋刀歌”纷纷举刀杀入阵中。这时,战场出现了戏剧性一幕。随着一声巴嘎和一阵叽哩乌拉的日语,人群中冲出一个小队长,指着张大福用生硬得中国话说:“你,好刀法!我们,比试。你赢,杀我,放他们!我赢杀你,放你们!”

“好!”说罢甩了个刀花,摆好姿势。山口次郎也是关东“山口流”剑道门下家传弟子(日本把刀法也称剑道),平日里自持剑术过人,从未输过。这次也是为了挽救更多士兵们的生命,所以挺身而出。他缓缓拔出家传武士刀,向张大福行礼过后,一刀直劈张大福面门,张大福用大刀拨开分心便刺。山口急忙撤步用刀格挡,可是山口的武士刀刀身狭长,按照张大福的理解本应走轻灵的路子,可是日本刀术偏要走凶狠斗勇的路子。张大福的刀背厚刀锋长,势大力沉。山口直觉自己虎口发麻,将将档开这一刀。第二刀带着风声迎面劈到,山口举刀格挡,只听咔一声武士刀应声而折,刀势不减,将山口大好头颅削下半拉。就在鬼子发愣的时候,张大福大吼一声,弟兄们杀啊!鬼子们什么时候和咱们守过约!杀!一个小队的鬼子,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纷纷见鬼去了。他们的天照大神有个怪癖,不收无头的灵魂,因此他们只好见鬼了。

张大福催促弟兄们布防,他知道鬼子的大队人马马上就到。弟兄们纷纷抢占有利地形,等待鬼子和自己队伍的到来。

宋哲元很快就带着队伍到了,这时候,田中也带着人马杀到。在他心中支那人都是胆小鬼,玷污军人的称号。进入支那以来,几乎所向披靡,支那人都是望风而逃。看到数倍于自己的敌军,他轻蔑的哼了一声,指挥刀一指,连必要的炮火准备都没有,大队的鬼子们蜂拥着向宋哲元的队伍杀来。在田中的眼前几乎已经出现对方四散奔逃,自己带着队伍满山遍野猎杀的景象。可是这回鬼子们错了,这是一直抱着绝死之心的军队,他们压抑多年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如此密集的攻击队形,随便放一枪都有可能打中两个鬼子。而且他们现在手中的武器再也不是那种老旧的武器了。ZB26响了,盗版92重机枪响了,枪榴弹炸开了,鬼子们为他们的大意和轻敌付出该有的代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韩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