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十九章 前奏(一)

李天骄龙 收藏 7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将军自认自己旧部还有几个能够听你指挥?”楚浩反问宋哲元。 宋哲元双目精光陡然乍现,瞬间黯淡。 “将军这一走恐怕再无缘沙场,再无机会血洗平津之耻、溃败之恨。将军一生寻觅救国救民之道,毅然投笔从戎,难道将军当真想就此终老田园?” 一句句话就像一把把刀子,宋哲元脸色阴晴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将军自认自己旧部还有几个能够听你指挥?”楚浩反问宋哲元。

宋哲元双目精光陡然乍现,瞬间黯淡。

“将军这一走恐怕再无缘沙场,再无机会血洗平津之耻、溃败之恨。将军一生寻觅救国救民之道,毅然投笔从戎,难道将军当真想就此终老田园?”

一句句话就像一把把刀子,宋哲元脸色阴晴不定。

“将军,我们在冀中地区控制了近20个县,在平汉线西侧控制了十几个县,兵力30000人左右。虽然兵力较少,但是现在日军南侵,河北地区兵力空虚,利用这个大好时机,我们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最重要的是,将军在此地经营多年,当年舜城(赵登禹的字)将军在该地区驻防,军纪严明,口碑极佳至今仍为当地百姓津津乐道。我们也知道,敦请将军出山实在是委屈将军,还请将军念及我等毁家纾难之决心。重披战袍,为国效命于疆场!”

“司令抗战之心明轩感佩,然老夫此生无意疆场,司令请!”此前种种,宋哲元的确心灰意冷,下了逐客令。楚浩还想再说什么也只好做罢。

他和他带来的一个排的精兵被“安排”在军营之外,被3个连的国军“照顾”。他们对这群装束怪异、装备精良的队伍深感好奇。但是没有长官的命令谁也不敢回应他们

这一夜,宋哲元几乎彻夜未眠。楚浩的建议他是不能考虑的,但是他对西北军利害的分析还是让他感触良多。国军几十万都被日本人打的溃不成军,他区区不足三万人能起什么作用。不过,他还是对他们决死抗战的精神感动。天光放亮,宋哲元准备南渡黄河“赴任”,临别之前觉得应该到楚司令那儿看看。他乘车来到楚浩他们的临时住地。远远地就隐约听到从临时驻地传来整齐的歌声。随着车子的临近歌声越来越清晰。宋哲元下车,看到“照顾”的3个连的国军士兵,围着楚浩他们整齐的队列,神情悲愤、不时有人擦拭泪水。驻足倾听,顿时内心波涛翻滚,不觉泪水滑落。

“狼烟起

江山北望

旌旗(龙)卷

马长嘶

刀锋(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数(二)十年纵横间与谁(能)相抗

恨欲狂

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息

更无语

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

人北望

人北望

草青黄

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何时(要)让四方来贺”(注:括号内为原词,划横线的为改编词)

一曲楚浩改编过的的《精忠报国》被楚浩他们一百多人齐声吼出,在奔流不息的黄河浊浪伴奏下,悲怆的气氛如此契合此时宋哲元以及部下们的心境,怎不令他们抛洒男儿泪。歌声一遍一遍的重复,其他人慢慢地跟随,一时间歌声越来越大,气氛也越来越凝重。后来更多原西北军的将士终于泣不成声。那哭泣中有委屈、有悲愤、有伤感更多的是无奈。

宋哲元满面泪痕来到楚浩面前,老将军非常正式的向楚浩敬礼。

“请问这首歌叫什么?”

“精忠报国!”

“精忠报国,好名字,好啊!好啊!好歌!这首歌仿佛专为我宋某人和29军将士而作。”宋哲元难平自己激动的心情。他想起了喜峰口上的大刀队,想起了雪亮的刀锋,想起了倒下的将士、同袍、手足,想起了他们壮志未酬身先去,想起了他们那还没有瞑目的双眼。

“楚司令,既然你们能够毁家报国,老夫在乎什么名利、何惧杀敌于疆场。我答应你。”宋哲元体内升腾起的豪气,让楚浩又看到一位久经战阵的将军的身影。


武汉。陈诚临时官邸。

“辞修,文怡来了!”一身得体的旗袍勾勒出谭祥曼妙的曲线,她用略带上海腔的国语招呼楼上的丈夫。

“姐夫忙,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吧!”谭祥亲密的拥着仪态万方王文文走进会客室。“文怡”是王文文新起的名字,这个名字还是拜夫人所赐,自然非接受不可。说起这位谭祥可是不简单,她是谭延闿的三女,蒋介石的干女儿,宋美龄留美时的同学。她与陈城的婚事是由蒋介石和宋美龄亲自做的媒。与谭祥熟络之后,听谭祥说,当初陈城一见到她就满口答应:“我一切听从领袖安排。”每次说到这里的时候,谭祥都忍不住笑出声。“你不知道他的那个样子,什么时候我想起来都想笑!”然后略带炫耀地说:“虽说辞修个子不过一米六,其貌不扬,一张略长方形的书生白脸,稀疏的头发往后平梳着,但也清秀。要不是干爹和美玲介绍,鬼才嫁给他呢!”

“文怡来了,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陈诚从楼上书房下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陈诚此时不仅身居要职,而且身兼数职。南京失守后,国府的军政领导机关大部分迁移武汉。1938年春,成立武汉卫戍总司令部,陈诚被委座委任为总司令。同时,还奉委座之命兼任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部长、湖北省主席、航空委员会委员、中央训练委员会主任委员、三民主义青年团中央团部书记长、中央训练团教育长等职。党内同志无不羡慕得称他是委座的替身、第二号人物。虽然如此,对于这位在武汉手眼通天,最为耀眼的明星式女士,他仍不敢怠慢。这个女人不简单,陈诚和王文文第一次见面,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自己的看法。自她出现在武汉三镇之后,以其独具的个人魅力和社交手腕,短短数月间就能够频繁进出各党政要人的宅邸。尤其是与夫人、公子的关系最为引人瞩目,委座对她也是欣赏加呵护备至。自己的夫人谭祥,也算是经过大场面,自视颇高的人物,可是对这个文怡赞不绝口。这不,前几天斩鸡头、烧黄纸义结金兰了。要不是碍于委座与谭祥之间的身份,依陈诚看夫人没准也得和王文文换一下八字。

“姐夫公务繁忙,打扰了”王文文笑容可掬,温婉可人,一扫白天冷静干练的女强人形象。真是一个千面女郎,陈诚暗道。

“他呀,军国大事,从不敢带到家中。”谭祥知道文怡此次专程拜会丈夫肯定有事,于是找了借口出去了。

“陈部长(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部长)”王文文面色一整,瞬间由一名谭祥的闺中密友,恢复成38军驻武汉代表的身份。“您知道,所谓38军只是一直名义上存在的军队,在敌后,我们以各种救国军的身份为掩护。现在我们恳请国府派员领导这支队伍。”

“王小姐,此事恐多有不便。你归国数月,对国内的以及党内的的情况可能有所了解。国军此时正在全力备战徐州战事,无力抽调干员前往。”

“陈部长,”王文文优雅的一笑,“还好您没说此事应该找何部长(何应钦)。”陈诚也是一笑。“陈部长,早在抗战之初您就提出进行持久战。我们也是非常赞同,可是先当前国军这样分区抵抗,被动防御的态势难免陷入被动。我们认为,作为我国当前之实际,更应该加强在敌后抗战力量。国军战略转移(怎么也得留点面子),大片国土被日军侵占。但是日本国小民寡,在占领区根本无力做到实际有效控制。因而,我们判断日军肯定或者说只能将兵力集中在交通沿线的大中城市。那么在中小城市和广大农村,我们将会大有作为。再者,我们在敌后对日军保持一定压力,会极大的牵制日军用于保证交通运输的兵力,从而改善正面战场之态势。也许陈部长对我的提法不会陌生,G党就是这么做的。恕我直言,我们海外华侨多年来不愿看到更不愿意参与国内政治纷争,无不希望国内各方精诚团结,使中华强盛。目前抗战使两党再次合作,但是,两党的治国理念有根本的冲突,而这种冲突是无法调和的。一旦外部压力减少或失去,两党势必还要再起征伐。现在,国军步步抵抗倭寇,无暇顾及广大敌后战场。我们利用救国军等名义在河北冀中地区光复了大片国土,正好可以,弥补此缺憾。陈公曾向委座说明我们归国抗战的决心和意图,我们对国内政治纷争没有兴趣。我们光复的土地是中国之土地,自然要由国府来统属。因此我们在当地邀请前国府官员管理,但是,绝大多数国府官员先国军而逃,又无人前往赴任。我们只能采取民主的方式在当地选举准政府成员。我们希望作为中国最高当局,能够派军事人员统辖我们在当地发展的抗日武装。这样一方面师出有名,另一方面也表明我们不参与国内政治之决心。希望陈部长体谅。”

“王小姐,你等良苦用心我会向委座上陈,相信委座定能体谅。你们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这样也便于指挥协调。”王文文的一番陈述令陈诚刮目相看。

“我们认为宋哲元将军较为适宜。”

“为什么?”陈诚大为惊异

“宋将军当年在长城一战可谓声名远扬,我等在海外均有耳闻。另外最重要的是,宋将军在当地经营多年具有一定声望。”

“恐怕这件事难办,”陈诚摇摇头,“首先,委座已经委任其为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其次,恕我直言,敌后抗战实属不易,恐明轩也未必愿意前往”

“陈部长向委座上陈无妨,宋将军的工作我们来做。”王文文自信满满。

“王小姐似乎对此颇有信心”陈诚颇感不解,非常想听听这位美女的独特见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