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四章 夜宴(四)

李天骄龙 收藏 11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郎朗在焦作发动群众和士兵赶制炒面。这种抗美援朝时代的军粮,营养尚可,且携带方便,不易变质。在焦作修整数日之后,子弟兵们又再一次踏入巍巍太行深处。 郎朗依然是打前站,对于郎朗总能给部队带来补给上惊喜,宋哲元始终不解,但是郎朗不说,自己也不便深问。阳城的长信大队张开的网,不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郎朗在焦作发动群众和士兵赶制炒面。这种抗美援朝时代的军粮,营养尚可,且携带方便,不易变质。在焦作修整数日之后,子弟兵们又再一次踏入巍巍太行深处。

郎朗依然是打前站,对于郎朗总能给部队带来补给上惊喜,宋哲元始终不解,但是郎朗不说,自己也不便深问。阳城的长信大队张开的网,不仅没有逮到鱼,尾随追击的文山大队又全军覆。远山登大佐对此异常愤怒,可是这只神秘的队伍却消失在莽莽群山之中。由于即将开始的战事,飞机也不那么好要了。仅凭现有的能力在太行山要找到这支部队,远山登大佐也知道非常困难,只好暂时作罢。

离开焦作三天后,子弟兵们度过浊漳河,行动更加小心谨慎。驻扎在这一带的是日本108师团一部以及20师团一部的留守部队。张大福依然作为部队的前锋。对于他们这些自幼生长在平原地区的庄稼汉子来说,连日来在这地无三尺平的山地行军,真是让他们苦不堪言。

山地对山下野夫小队长来说,则是习以为常。他们几个在城里呆烦了,体内的荷尔蒙急剧增加,慰安所里的女人们根本就不够用。在兽欲的驱使下,他们选择自己解决的办法。他们一路上满脑子全是支那女人白花花的身体。

杨村,一座不到四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座落在一个小山坳里,一条清冽的小溪从村南蜿蜒而过。静籁的村庄沐浴着初春的阳光,安静而祥和。村子耕地非常稀少,为了贴补家用,男人们从他们还是男孩儿的时候,就随着自己的父兄祖辈们上山打猎。毛皮换粮食和简单的日用品。女人们总是起得早,一边回味着上山已经有几天的男人,昨晚炫耀着把猎物扔在灶台的张扬,还有夜里在自己身上的癫狂。伺候自己的男人吃完早饭,纷纷把他们送出家门,期待着满载而归的男人们给自己带来惊喜。日子一天一天的就这么过去了,听说外面闹日本,可是村子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它免受了不知道多少战火的侵袭。人们依然在按照仿佛先人们的留下作息规律安排自己的生活。

翠喜像往常一样,伺候完二虎吃完早饭。新婚的劲头还没有过去,本就起晚了、意犹未尽的二虎搂着她的腰,用力捏着她结实的屁股蛋儿,骚情得像一头小公驴。“二虎哥,咱们走啊!”小四儿在外面喊。“来啦!”翠喜连忙应声,扑红着脸蛋把男人推出门。小四儿坏坏的笑着、逗着和二虎出村静了他们熟悉的大山。

送走男人的翠喜一个人愣愣的坐在炕沿,想起昨晚,砰砰的心跳声,搅得她又羞红了双颊。

山下野夫带着他的小队,进入山里之后,无暇欣赏异国的美景,体内的奔腾的兽性,刺激他寻觅这目标。慢慢他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于是他的大脑皮层恢复了正常状态。在山里迷路是非常可怕的,他努力一边仔细回忆着归途,一边向前走。当转过一道山梁之后,看到了一座如同画里小村子。“真美啊!”他不仅感叹,瞬间他几乎萌生了在这里生活下去的想法。被迷路困扰的鬼子们迸发出强烈的激情,迅速跨过小溪,冲进村子。翠喜被外面的纷乱打断思绪,刚要起身出去看看,从门外冲进来两个身穿土黄色衣服,脑袋上还带着个铁盔子的矮个子家伙,嘴里叽哩哇啦说着什么。翠喜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他们手中的拿的什么她认识,凭女人的直觉,她立即明白将要发生什么。山里的女子性子烈,她一把抄起菜刀,横在自己微微发抖胸前,双目直视着这两个鬼子。“你们再朝前走一步我跟你们拼了!”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山下野夫明白她的意思。看着这个比自己和同伴还高的漂亮的支那女人,体内的荷尔蒙立即达到峰值。山下野夫把枪交给同伴,一边迅速脱自己的军装,一边逼近翠喜。翠喜身体战抖得更厉害了,看着山下野夫丑陋的身体和嘴脸,感觉一阵阵的恶心。惊恐战抖的翠喜更加激发了山下的兽性,他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翠喜一刀砍过去,被山下挡开,把她扑倒在地上,撕扯她的裤子。翠喜拼命挣扎,踢、打、挠、咬,无奈毕竟体力不支。当山下得逞后短暂的停顿,翠喜一口咬住山下鼻子,在山下的惨嚎声中,狠狠的咬下他的鼻头。山下捂着鼻子在地上嚎叫,他的同伴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巨大的屈辱,让翠喜一跃而起,一刀砍在山下的下体,正当她再砍第二刀的时候,枪声响了。翠喜整个身体猛的停顿,带着满腔愤恨、屈辱扑倒在地上。鲜血从白皙圣洁的身体流出,慢慢散开,无声的控诉鬼子丧心病狂的罪行。

巨大的疼痛使山下野夫昏迷,他的同伴根本没有管他。鲜血和暴力更加刺激他的兽性,竟然在翠喜遗体上…

山下的同类们,没有因为意外而停止自己的兽行。安静祥和的村庄立即变成了修罗场。一时间村内鸡飞狗跳,大人撕心裂肺的呼喊、咒骂,孩子们惊吓过度无助的哭叫声。到处是被赤身裸体的畜生们追逐、糟蹋的女人的哭喊叫骂。反抗者无一例外地被鬼子们或射杀或刀挑。老人和孩子们也没有被他们放过。

张大福被枪声吸引过来,在望远镜中看到饱受蹂躏村庄,男人的血性、怒火让他浑身发抖,“王八羔子!”骂罢咬着牙带着弟兄们冲了上去。村内的鬼子们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末日的来临,依然祸害手无寸铁的人们。倒在地上的女人无力的挣扎着,就在她绝望的时候,突然在自己身上的鬼子猛地停住,一股腥热的东西喷到自己脸上。她睁开眼,啊——鬼子的脑袋少了半边扑倒在自己身上。极度的惊恐使这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女人昏了过去。枪声四起,毫无防备的鬼子们,纷纷结束他们那罪恶肮脏丑陋的生命。

村内的枪声惊动了还未走太远的二虎和小四儿。两个人心里发慌,脚步更快了,渐渐的枪声越来越密越来越响。二人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一样猛地停住了脚步,远处熟悉的村庄现在已经是浓烟滚滚了。二人疯了一样往山下冲。顾不上荆棘在脸上划出的道道裂口,只想尽快回家。

几个鬼子在二虎家的小院内负隅顽抗,由于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老百姓,张大福不敢使用掷弹筒。因此被鬼子压制在院子外面。突然背后响起枪声,张大福的头盔被打飞了,“别误会,我们是中国人,里面的是小鬼子。”

激动的二虎来不及分辨,看到十几个人围着自家的院子,抬手就是一枪。听到张大福的喊声,立即停了下来。看着不断从自己家院子里射出的子弹,二虎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中更加着急。他爬到张大福身边,“跟我走,我知道怎么进院子。”说罢,张大福在弟兄的掩护下,带了三个弟兄和二虎来到离院子不远的一个大树下。二虎扒拉开,树下的柴草,露出一个地洞,四个人鱼贯而入。原来,多年前村内人为了防止土匪的侵袭,很多家都有这种暗道。那些被糟蹋祸害的都是还来得及钻暗道人。二虎此时还心存一丝侥幸,希望能在暗道中见到翠喜。他们摸索着前进。二虎先把暗道推开一条小缝,原来暗道的开口在灶台旁边。屋内没有鬼子,当他的眼光掠到倒在地上赤身露体的翠喜身上,只觉眼前一黑,险些摔倒。极度的愤怒和悲痛,撕咬着二虎坚硬的神经。他强忍悲痛和几个人爬出暗道。张大福他们也被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刺激着。二虎捡起地上的三八大盖,带着满腔的怒火向院子内的鬼子射击。鬼子们被前后夹击的火力迅速消灭。村子内的枪声渐渐平息。另一种令人心碎的声音开始在村中内弥漫。

张大福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悲痛欲绝的乡亲们,坚强的汉子不忍再看眼前的一切。一边流泪一边帮助乡亲们掩救火,掩埋亲人。几乎家家戴孝,户户悲声。村里的男人们陆续都回来,加入到悲痛欲绝的人群中。

宋哲元的大队人马此时也来到这个地图上没有的小村子,他被眼前的一切深深的震撼。虽然和鬼子们打过交道,但是那不是在战场上就是在谈判桌上。位高权重的他从未亲眼看到过鬼子们的暴行。南京的事情有所耳闻,也仅仅是耳闻而已。眼前这活生生的一切,让他理解了为什么郎朗和队员们对鬼子的彻骨仇恨。

“宋将军领兵多年,当知为何百姓对我等侧目而视,何来兵祸之说。贵军在国内以军纪严明著称,方有赫赫威名。倭寇犯境,杀我父老、奸我姐妹,如不约束下属,放任此恶性,我等与倭寇何异?何谈保家卫国、靖边安民?”宋哲元耳边又响起郎朗掷地有声的话语。如果放任手下胡作为非,与倭寇何异。

“你是当官的吧?”一位老者经过宋哲元面前,浑浊的眼睛满是泪水。

“老人家,鄙人宋哲元。”

“哦是宋将军,老朽曾闻将军大名。有一事不明,望将军赐教。”

“不敢。老人家请讲。”

“我中华亿万民众,雄兵百万,为何不能抵御东瀛弹丸小国。将士一退再推,退至何时?何地?国土沦丧、百姓荼毒,我堂堂中华,披坚执锐者何在?何在啊!”

面对老人的质问宋哲元无言以对,他不敢正视老人的眼睛。是啊,退至何时、何地?任何军人能经得起这样的质问,能有勇气面对这样的眼神?

“老人家,我辈无能令百姓蒙难,愧对桑梓。明轩此刻迎敌北上,不斩尽倭寇绝不生还!”宋哲元眼中除了泪水还有坚毅的目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