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黄河北岸。山西。茅津渡。国民革命军第1集团军司令部。

“委任宋哲元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免去国民革命军第1集团军军长及兼任五十九

军军长之职。”

宋哲元看完委座这一纸明升暗降的电令,长叹一声心中,明白自己的军旅生涯走到头了。擦拭着当年少帅赠与自己的刻着少帅名字的指挥刀,如今物是人非,又想到自己颠沛半生,苦心经营的队伍,最终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心中不免顿生感慨。怪谁呢?他凄然苦笑痴痴的凝视着窗外,“看来自己真是老了!”他喃喃自语。听人家说,如果一个人总爱回忆过去,那就说明老了。可是他还是难以抑制的陷入回忆。

自己于1885出生在山东乐陵县赵洪都村。从军后一直跟随冯大帅,荣膺西北军五虎上将美誉。民国十三年(1924)年参加北京政变,10月冯部改编成国民军,自己任第一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师长。1925年秋改任热河特别行政区都统。自己一心想要振兴当地经济,也曾在承德避暑山庄成立蚕蜂学校推广重桑养蜂,振兴热河农业。还兴办军械厂,能够小批量仿制德国毛瑟20响驳壳枪。1926年,撤离承德时,市民夹道相送。也许那时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候。

从那以后,连年征战,先是和直奉联军作战,接着又和晋军作战。1930年中原大战奉军少帅力挺委座,以及委座的分化瓦解以至兵败。战败后随冯帅余部退居晋南地区。冯帅宣布下野,少帅收编后,只给番号,不给地盘,没有地盘就是没有生计。军饷、武器皆由自筹?谈何容易?自己空占着人家阎老西的地方。自己在山西占着地盘养兵,阎老西不经常做噩梦才怪呢。他是怎么挤对自己,自己又受了多少窝囊气啊!

离开山西的时候,都是夜行军,为什么?因为装备低劣,貌似土匪。穿得形如乞丐,怕吓着老百姓。长城抗战以后,此时正值冯帅在察哈尔组织的民众抗日同盟军遭到委座取缔,不得不解散,於是全部被二十九军收编。征得中央同意,将二十九军扩充为四个师,六万多人成为华北举足轻重的一支军事力量。

“何梅协定”签署以后,中央军撤出河北省,平津出现权力真空。石友三在日本人的支持下,纠集汉奸地痞流氓,在湾平起事,打起自治的旗号公然向北平进军。此时北平周围除了察哈尔的二十九军,已经没有中国军队,北平军分会手中无可用之兵,顿时慌了手脚。这时委座安插在二十九军中亲信萧振赢,趁机说服众人,调二十九军前来救驾。自己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当时自己在天津接到萧振赢电话,是何等激动还掀翻了茶几。立刻命令冯治安的三十七师强行军赶到北平。三十七师上午从张家口出发,狂奔120公里。石友三等人知难而退,逃回天津。 二十九军控制了北平、天津、河北、察哈尔等地,自己梦寐以求的地盘终於到手了。

多年的混战后,自己终于有了一块地盘,有了立锥之地。可是古人说,福兮祸所倚,看来这句话是真的没错。地盘是有了,可是自己也被推到与日本人斗争的风口浪尖之上。

36年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二十九军迅速扩充为5个师,共计48个团,总兵力达10万以上。由于训练水平的提高和武器装备的改善,此时的二十九军,堪称中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之一。


一想到77事变,宋哲元的心立即被揪了一下。平津一战,也怪当初自己错判形式,二十九军各部都按兵不动。最终导致平津丢失,自己也折损股肱之将,佟麟阁、赵登禹二位血染沙场几乎让自己悲痛欲绝。

幸亏自己在西安事变之后站在老长官冯帅一边,发出“漾电”,呼吁和平解决,一定要确保领袖安全。而未向韩复榘一样错判形势,为日后被委座所杀埋下伏笔。由于这次坚定支持委座,颇得委座的好感。77事变之后自己虽然屡次失策,丢失平津,委座也没有落井下石,拿自己作替罪羊。

宋哲元不论如何也忘不了撤退前的的那一夜。当时委座发来电令,令撤到保定。撤退,谈何容易。这一退,丢失平津这块来之不易风水宝地事小,全国的舆论压力怎能承受得起。作为军人,不论什么时代,身负守土御寇之责,如今丢失大好河山,不论从那方面说,他们都难辞其咎。国人不会问日寇多强大、也不会听你29军有多少借口。战败失地国人岂能原谅?自己宣读完委座命令后,诸将领谁也不说话,谁都知道此事干系重大,留下来的人必定要被国人骂为汉奸,在座的每个人都知道,纷纷选择沉默。

关键时刻还是荩忱(张自忠的字)肝胆相照。作为自己的亲信,两人不仅同乡,还是情同手足。自己官场几起几落,荩忱每次都铁了心跟在自己身边。这次则不同,不仅危难而且涉及生前死后的名节。自己心中也是不忍。

张自忠当众虽表示个人毁誉在所不计,但自己却不能让挺身而出的兄弟受难。当下掏出笔来,当众在纸上写下:令张自忠为冀察政务委员会代理委员长兼北平市长。宋哲元。”

写罢,将命令郑重交给张自忠,:“荩忱,设法在北平拖住日本人,尽可能为我们争取一周的缓冲时间,待我军集结后,便可恢复有利态势。” 说完,激动地握住张自忠的手,:“荩忱,慷慨赴死易,从容负重难。让你为难了。这命令就是再见时的凭证,留好!委座那里,我负责说明一切。”

怪就怪自己此时保存实力的心思太重,记得张自忠对秦德纯说:“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汉奸了!”7月29日凌晨二十九军除留下四个团维持治安以外,全部撤走。

为了收拾残局和善后,张自忠背负国人骂名在平津两地与日军周旋。

他一面秘密下令各地政府官员开仓放粮,帮助战乱中的百姓渡过饥荒;一面通过过去冀察政委会中的熟人和红十字会,秘密转移未撒出的部队、掩埋29军阵亡官兵、分散隐蔽伤员,并专门派人接济安置29军留平眷属……。完成这些工作之后,张自忠看到自己已经基本完成预定任务,而且1周期限已到,自己再留北平已无意义,便宣布辞去一切代理职务,避进了一家德国医院。 一个月后,张自忠历经艰险,终于从天津登上了英国商船“海口”号,先烟台、后济南,最后辗转到达南京。

听说张自忠脱困,自己真是欣喜异常。可是,南京街头,攻击张自忠的标语随处可见,不时仍有报纸在攻击他滞留北平、与日本人勾勾搭搭,不明不白。军委会里不少军官主张对他实行军法会审,自己虽百般努力,四方游说,但仍是群情汹汹,令张自忠百口难辩。

自己四处奔走,几乎动用了一切关系,最后由冯玉祥、鹿钟麟、李宗仁等多人出面说情,委座才同意对其免于军法审判,只给他撤职查办处分,以观日后表现。后来委座可能认识了张自忠的清白,或是用人之急,委座舍不得让这位1933年长城抗战中的虎将闲着,便任命他为国民党军政部中将部副。11月,在自己和李宗仁的极力保举和原部队官兵的强烈要求之下,才使张自忠终于又返回了自己的老部队59军(前38师扩编而成)任军长。这时候,自己才感觉心中的内疚少了那么几分。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自己退到保定后,其实心中依然幻想着张自忠将日本人摆平,和平解决事变,能够率军返回平津。但此时,日军源源不断地从关外开来,战事没有结束的迹象。以后的一段时间,全国各大报纸开始追究丢失平津的责任,矛头直指自己,南京方面也态度不明。自己太清楚委座擅抓替罪羊,此时正可以将他推出去法办,借以卸罪于国人。

也许是委座念及当年西安事变时候自己的表现吧!8月中旬,接到委座召他进京的电报,哪里敢去啊!无奈派秦德纯代为晋见。这次。秦德纯带回了意外的好消息。委座不但没有对自己指责,反而慰勉有加,还同意将二十九军扩编为第1集团军。第1集团军的编制是:原来的四个师扩编为三个军,宋哲元为总司令,原三十七师和一三二师扩编为七十七军,以冯治安为军长;原三十八师扩编为五十九军,军长由宋自兼(后来张自忠重返部队),原一四三师扩编为六十八军,以刘汝明为军长。部队驻守津浦路沿线。


不过,很快南京方面就委任冯帅为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津浦路抗战。这不是变相夺自己的兵权吗?於是称病告退,赴泰山休养。冯帅根本指挥不动自己的老部队,各大小诸侯们全都羽翼丰满,分明不拿这个老帅当回事。加之萧振赢趁机到处煽风点火,拉拢冯治安,离间第1集团军将帅。自己在其中也起了不小作用,结果导致津浦路沿线一战一塌糊涂。无奈委座只能将冯帅调走,让自己回来收拾局面。

自己胸怀壮志雄心回到部队,非常想有所作为,一雪前耻。主动向委座请求发动反击,进攻邢台。作战计划得到委座的批准。可是没想到,还没等到第一集团军各部进入攻击地点,就被日军侦察机发现。於是日军一个混成旅团从邯郸出发,进攻大名。驻守大名的是何基沣的一七九师,顽强抵抗七天以后不支撤退。真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的部队自己却也指挥不动,步布冯帅后尘。此役充分反映了属下诸将保存实力的想法。大名危急时,左面的石友三部,右面的黄维纲部,都拒不援手。大名丢失,反攻计划流产。

这时才部队里面士气低落,矛盾重重。不久,委座陆续将刘汝明的六十八军和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南调。自己拼命想要保全自己这点残余实力,可能部下也看透了自己的心思,面对14师团的进攻,都争先恐后地逃跑。从而发生了国内外军事史上罕见的一幕,自己和集团军部竟然被各部甩在后面。就这样撤到茅津渡。这不是撤退,而是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