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十五章 余波(一)

李天骄龙 收藏 13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石家庄。 第1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将,参谋长桥本群少将和大批随从,刚从高炮阵地赶到机场。香月清司眉头紧锁,华北事变以来这是他心情最为恶劣的一天。皇军锋芒所至所向披靡,不料在自己眼皮底下受此重挫。寺内寿一发来的电报并没有引起自己足够的重视,他认为那是山下奉文搪塞的借口。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石家庄。


第1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将,参谋长桥本群少将和大批随从,刚从高炮阵地赶到机场。香月清司眉头紧锁,华北事变以来这是他心情最为恶劣的一天。皇军锋芒所至所向披靡,不料在自己眼皮底下受此重挫。寺内寿一发来的电报并没有引起自己足够的重视,他认为那是山下奉文搪塞的借口。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仅高炮阵地损失惨重,机场丧失所有飞机,而且自己命令驰援的两个大队的援兵,在进入机场后被敌人预埋的炸药、引爆的油库、弹药库炸得尸横遍地。原本整洁的机场现在变为一片焦土。到处是冒烟的物资、建筑和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眼前这惨烈的一幕,深深刺激着他的大脑皮层和掩藏在体内的兽性。必须要报复,让敌人付出他们承受不起的代价!


天津。特高科。


各种情报立即汇集到位于天津的特高科。瘦小精干的机关长小成一雄异常恼怒,也终于解决长期困扰自己的疑惑。从去年11月开始,特高科的许多精干特工接连失去联系,引起了小成的高度警觉。从事特工多年的的他,太明白特工失去联系意味着什么了。于是他派出更多干员,得到的蛛丝马迹引起了他高度的重视。在平汉路两侧,突然出现了一群身份可疑,具备较高文化素质和军事素质的武装分子。他认为,14师团损失的兵员极有可能和这些人有关,并将分析上报,可是没有引起上峰足够的注意。打入在国军内部的特工报告,南洋华侨领袖,在国府内部积极活动,极力促成海外华侨归国抗日。委座极为大方的给了一个军的编制。但是这个军去向、防地不明。开始他判断这是一场政治表演,可是后来活跃在平汉线两侧的救国军渐渐浮出水面,引起了小成一雄的极大兴趣。但是由于对方防范严密,还没有获得有价值的情报。目前仅知道他们装备较为精良,人数大约在2万人左右,行迹极为隐秘。已经控制了冀中近一半的县。他把这个情报上报,仍然没有引起上峰的重视。小成一雄敏锐的意识到,这支神秘的部队,极可能就是那支所谓华侨组成的抗日队伍。可是上峰们的兴趣全在剿灭黄河北面的支那正规军,建立更辉煌的战功上面。对这支 “小小游击队” 不屑一顾。上次发生在北平附近的诡异袭击事件,他总感觉与这支所谓“小小游击队”与有某种非常密切的关联。

小成一雄之所以认为诡异,是因为他有一个巨大的疑惑,那就是,纵观这次袭击,敌人攻击点众多,却都是围绕着南苑机场进行。战斗幸存者描述,击落过一架巨大的飞机,在可能的事发地点却连残骸都没有找到。敌人如此不遗余力的破坏袭击现场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采取这么大的行动,难道只为了炸个机场和飞机吗?他们难道不知道,建一个野战机场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以帝国的工业能力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恢复飞机的数字。除非他们因为要发起地面进攻,才忌惮帝国空军而炸毁,那么为什么不立即采取行动呢?对于敌人来说,如此辉煌的战果为什么至今保持沉默?。

今天的情报表明,石家庄机场周边的高炮阵地遭到疑似帝国97式重爆轰机的攻击,他心中豁然开朗。原来他们的目的是劫夺帝国飞机。既然如此,那么他们绝不可能是俄国人。因为他们并不缺乏飞机。也不可能是国军,更不要提那些土G,他们没有那个能力。所以最大可能就是那些所谓的“小小游击队”。他们之所以如此低调,就是为了再次劫夺飞机,或者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如果真是他们,以帝国飞机的作战半径,这些被劫夺的飞机只能是在河北境内的平汉路两侧,尤其是西侧可能最大,那里更易于隐蔽。“对,一定是在那里。”小成一雄兴奋的挥了挥拳头。他急忙跑出办公室向机要室走去,可是中途他又返回来了。“那帮高官们会听吗?我需要足够的证据。”小成一雄用力的点点头。“一定要有更多的证据。”


日本。东京。市谷高地。军部。

由于自己在77事变前极力主张不扩大,与主张扩大化的杉山元嫌隙甚深。石原莞尔想不通,一向讨厌自己的杉山元此时召见自己出于什么目的。路上他想起去年两人最后见面的情景:

“陆相阁下”石原莞尔知道彬山元并不喜欢自己。“我认为,以我国之国力,不宜再扩大支那战事。现在华北未靖,华中又起战端,势必造成我军分兵作战的态势。华中地区为支那经济中心和京畿重地。支那军队在此主动挑起事端,战略企图无非是两点:一、我军不增兵即消灭我军在华中地区的军事存在,从而避免两面作战;二、如果我军增兵,那么就在此地摆开战场,吸引我军兵力,破坏我军战略,使我军不能从容沿平汉路进攻武汉。如果在华中摆开战场,支那势必拼死抵抗,我军军力、国力均不能支撑长期作战。我建议我们应该放弃长城以南所占领土,专心经营满蒙。待时机成熟,再图支那不迟。”

“石原君”衫山元其实对这位早在20年代就出版过《现在及将来的日本国防》、 战争史大观》、 扭转国运的根本国策——满蒙问题解决案》、 《关东军领有满蒙计划》、《从军事上看日美战争》、《满蒙问题我见》等著述的日本军界难得一见的战略家,十分欣赏。他的著述对自己曾经有很大启发,对他提出过著名的“石原构想”也比较认同。可是让他想不通的是作为策划、实施918的石原,从满洲回来后,像变了一个人。到处宣扬他那与现实格格不入的谬论。他不仅极力反对再次占领支那,更为过分的是:石原莞尔在京都大学讲演,竟然公开主张:所有附和中日之战的人员均应发交军法审判。同时他还呼吁应由日本裕仁天皇亲赴南京,向蒋介石求和。这些言论是绝对不可接受的。也是这个石原莞尔是“二二六”事变发生当天,唯一一个在事发单位上班的人,远离国内党派的暴力纷争

难怪就连天皇陛下都说:“石原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太清楚。”这个石原真让人摸不透。

衫山元盯着这个看不透的石原厉声说道:“你的大论我已经领教多次了。决定作出之前,讨论和争论是难免的也是必需的。但是,决定一旦作出,我们军人就应该义无反顾。石原君,你是帝国的骄傲,军人之表率,不要辜负帝国对你的信任。至于你提到的问题,我想,面对华北战事,支那已经调集重兵于此地,与我军摆开决战态势。绝不可能再在华中扩大战事。支那一击不成,必然会中止对皇军之挑衅。两面作战,于我不利,于敌更不利。”

“阁下”看到衫山元起身,石原急忙说“请容我再进一言。”

“请!”衫山元没有坐下的意思。

“如果对支那进行全面战争,宜集中兵力于华北,沿平汉、津浦路迅即南下。千里平原无险可守,利于我军作战而不利于敌军。我军可直捣武汉,将支那军队分成两段,使我军处于极为有利之态势。而不宜,纠缠于其他战场。更不可在华中地区作过多纠缠。”

“我知道了。这原本就是我方既定战略。”衫山元淡淡地说。

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自己当初是正确的,但是於事何补。

石原莞尔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心越来越沉。在产生过孙子兵法的地方, “谋略”这两个字已经在那里沉淀了两千多年。日本虽然学习中华文化多年,但是并没有掌握中华文化的真谛。在日本所谓的谋略,就是各种孤注一掷式的冒险。拿国运赌博。尤其是维新以后,历次对外作战均取得胜利,就更加使国内各方自信心膨胀到狂妄的地步。如果说,以前在中国一盘散沙的情况下蚕食可以得逞的话,那么从华北事变可以看出,中国各种力量正在加速团结在一起,而催化剂就是皇军得陇望蜀、贪得无厌。那些认为可以在短时间内占领支那的人,根本就是一帮蠢货。支那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中,无数次遭到外敌入侵,可是谁又能真正得到他。不是被同化,就是被消灭。这个民族中蕴藏的巨大力量,一旦被激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不要忘了,在不到200年前,他还是所谓的天朝上国。这种情结在每个支那人的血液里,是刻骨铭心的。石原忧虑重重的走出陆相官邸,满街都是狂热的民众,举着各种小旗子,喊着打到支那去,占领支那等的口号。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芒。此时,石原知道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痛苦,噬咬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终于回到这个自己熟悉的帝国军队的首脑机关,可是他的心情无论如何也兴奋不起来。侍从官示意他可以进去了。他平静了一下心情踏入陆相将参谋长杉山元豪华的办公室。石原以能够作为教科书的标准的军姿,迎接未卜的接见。

“石原君,请坐!”一贯严肃的杉山元居然挤出一丝笑容。“这次专程把你从满洲召回是想听听你对支那战局的分析。”

石原莞尔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把坚毅的目光投向杉山元,

“阁下,恕我直言。我们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尽早结束这场战争。”

“理由呢?”

“第一,1月16日我国政府发出的声明是非常愚蠢的,尤其是‘帝国政府今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而期望真能与帝国合作之中国新政权的建立与发展,并将与之调整两国邦交,协助新中国之建设’最为愚蠢。这一条声明只会令他们委座,更加坚定与帝国顽抗的决心。委座对于权力的有非常的企图心。由于委座持此态度,导致其在国内获得了前所未有支持。支那已经不是那个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的状态了。正是因为我们的进入才导致这种局面的发生。

第二、我国面临巨大的财政和资源危机。自九一八事变后,我国就推行大力扩充军备的财政政策,去年8月的第二次补充军备方案中,规定到1938年为止,以30亿日元扩充陆军,7.7亿日元扩充海军。导致1937年度之财政预算比1936年度超出7.3亿日元。去年9月又编制了25亿日元的临时军费预算。军械预算大部份用于生产弹药,弹药费1937年度占军械费56%。如果我们不停止战争,继续在支那扩大战事,那么今年的支出将会更大。去年华北事变后,临时创立“华北事变特别税”,今年又准备创立“中国事变特别税”,此外,还发行大量公债。去年发行额不足10亿日元,今年则扩充至15亿日元。长此下去,过您经济面临崩溃的局面。”

“今年天皇谕旨,不扩大支那战争,迫使或引诱支那投降。”杉山元说道

“这根本不可能做到。首先,我们的声明已经断绝了这种可能。其次,在支那的帝国军队绝对不会放弃对支那军事行动的。我们的军人擅自行动已经成为某种可怕传统。”

杉山元不得不承认石原说的有道理,当年石原他们不就是背着国内搞918,华北事变也是华北驻屯军和关东军施加压力所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