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十四章 劫机(六)

李天骄龙 收藏 19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看来他们没长什么记性!”机场不远处的山坡上,林省身中校对身旁的郎朗说道。 “嗯那!”郎朗的东北口越来越重了,也许是投一点红所好吧!面对江湖人称“林扒皮”、曾经的顶头上司依然不敢造次。郎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初见林省身的情景。那时他是上尉,自己是个服役了3年多,却仍被他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看来他们没长什么记性!”机场不远处的山坡上,林省身中校对身旁的郎朗说道。

“嗯那!”郎朗的东北口越来越重了,也许是投一点红所好吧!面对江湖人称“林扒皮”、曾经的顶头上司依然不敢造次。郎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初见林省身的情景。那时他是上尉,自己是个服役了3年多,却仍被他们视为新兵蛋子的士官。

“我不管你们从哪儿来,在原部队有多牛插。我只要精英,不要垃圾。区分的标准就是留下或滚蛋。你们每个人都得给我做好脱几层皮的准备,我的任务就是扒你们的皮!”

说完,郎朗的“扒皮”生涯开始了。至今那些已经习惯了的训练,就是自己的噩梦。为了不当垃圾,他揣着踢死“林扒皮”的雄心,忍受着被他一层一层的扒皮的痛。那几乎成为他想起来就颤栗的梦魇。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慈眉善目的“林扒皮”,那种熟悉的颤栗让他一身一身起“小米儿”。但就是这个酷吏,魔鬼般的磨练,曾经挽救了他多少次生命啊!虽然自己对他充满敬意,可是在他面前他仍然觉得浑身不自在。

“团座,您现在还想踢死我吗?”“林扒皮”眼睛没有来开望远镜,嘴角略微上翘,应该算是微笑吧!可是在郎朗看来那笑绝对属于狼外婆那种。

“林队,别听那帮王八犊子们瞎咧咧”郎朗局促的陪着笑脸儿。

“这次我把您这位团座大人请来吃苦受罪,没什么想法儿?”他嘴角上翘的更厉害了。

“没有!这回真没有!”

“林扒皮”突然想起2009年春节晚会上一位郎朗老乡在某个小品中的台词,不禁发出了抑制的笑声,周围的人也都咬着嘴唇笑了起来。“看来当年你还真是揣着踢死我的心咬牙来着!”

郎朗这回没话说了,只能陪着傻笑。张杰、刘浩心里头这个乐啊。这次出来活动筋骨,要拜林扒皮所赐。他们三个人事特战队中日语最好的,当年跟林扒皮学日语的时候那叫一个苦。

“我们学外语,不是为了当翻译,而是要保命!如果你身在外军之中,一张口就让人听出你是外国人来,你的结局只有一个,死亡。区别在于,你是咬舌自尽还是被折磨致死。不要和我抱怨,告诉你们,在敦克尔克大撤退的时候,在极端残酷的条件下,很多英国士兵在两个星期中居然学会了流利的德语。这不是传说,而是事实!从今天起,我要求你们连梦话都要用日语喊出来!”还真被林扒皮说着了,他们三个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真的说梦话都是唔里哇啦

林扒皮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能耐,就是模仿别人说话,几可乱真。正因为他这种语言天赋,他是特战队中掌握外语最多的人。在他严格的训练下,特战队每个人都掌握了两种以上的外语。这次就该他们大显身手了。


“开始行动吧!”林扒皮收敛了笑容,大家也都分头准备。


“阁下!”由于划拳输了,小仓这个倒霉蛋拿着电报,紧张的敲山口会德大佐门。“八————嘎!”山口会德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混蛋。轻度阳痿的大佐好不容易在新鲜的刺激下,回复雄风,正当要进入状态的时候,小仓来了。门被一座肉山被撞开,几乎撞到小仓的脸,预料中的耳光劈头盖脸的打下来。

小仓“嗨”“嗨”的努力保持着帝国勇士的军姿。

“怎么回事?”山口会德怒火未消

“德川好敏中将来电!”小仓努力吞咽下口中咸腥的血液,低头看见大佐萎靡的弟弟,行中萌生了一丝快感。

大佐岂敢怠慢,一把夺过电报:

“山口大佐:

为加强你部力量,特命独立飞行第3淇川中队(轰炸机)加强你部。预计今日18时抵达。”

山口会德看完电报之后,所有的兴致都没了,唯一能然他获得一点安慰的就是好朋友淇川马上就要到来了。余怒未消的山口会德,又抽了小仓几个耳光,然后骂道:“这么的小事,还用交我处理吗?”

“还有,香月阁下刚来电话,我们说您在检查弹药库。他说您回来后给他打电话。”叭叭又是两耳光“蠢货,怎么不早说?”

说完披上和服,来到机要室。

“山口君,真是勤奋啊!”香月青司的话传了过来

“阁下久等,对不起!”

“不用客气,公务要紧!为了增加机场防范力量,特命三浦中队加强你部,现已在路上。”

“是!”

放下电话后,山口会德的火更大了。加强加强,还不如干脆把第一军全给我。他向小仓交代了一下,就恨恨的又冲进房间,看看能不能…


林扒皮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一摆手100多个“鬼子”从树林中列队走向不远处的机场。

“我是小仓一郎,山口大佐命我恭候。”身为少尉的小仓看到林扒皮的少佐军衔,立刻敬礼。“阁下为什么不乘汽车?”

“巴嘎!”林扒皮操一口地道的东京口音,“身为帝国军官,居然问如此无知的问题?帝国燃油是为战争准备,难道是让我们图舒服的吗?”

“嗨!小仓受教!”东京口音对他这个来自北海道的土包子来说不亚于天籁之音。那是绝对让他神往。

接下来小仓非常配合的带这帮子大爷们,巡视整座机场。该机场位于石家庄西北10公里,有两个飞机大队驻扎1个战斗机中队,2轻轰炸机中队,1个侦察机中队。共有各种作战飞机52架,周围有4个高炮阵地。由于上次的教训,这次他们专门侦查了机场内是否有隐蔽的高射炮位。发现了四处炮位,让林扒皮等都惊了一身冷汗,连呼万幸。唯唯诺诺的小仓生怕自己错过表现机会,丑表功似的事无巨细向林扒皮介绍。在林扒皮一连串的“尤溪” “尤溪”中兴奋的就像一条看见主人回家的某种宠物(实在不想糟蹋狗狗们的名声,对不住了狗狗们!)

虽然那条小母狗(再次向狗狗们致歉)使尽了浑身解数,最终,山口会德还是没有能够做成好事。他带着一肚子未能释放的DNA,准备迎接淇川中队的到来。刚到办公室,林扒皮就和郎朗进来了。交谈中郎朗那纯正的北九州口音立刻换其他对家乡的怀念,拉着郎朗问长问短,问的郎朗心里直发毛。就在林扒皮和郎朗与山口会德扯淡的时候,其他队员们在小仓的殷切周到的带领下,纷纷占据有利的战斗位置。一切就绪,只等“淇川中队”到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期待中熟悉的螺旋桨的轰鸣声令房间微微发颤,打断了山口会德与郎朗兴致勃勃的扯淡,走出办公室,准备迎接老朋友淇川的光临。这时让山口会德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十几架三菱 九七式重爆击机没有降落而是低空向高炮阵地飞去。紧接着就传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被惊呆的山口会德连架在脖子上的军刀都没有察觉到,当他意识到该采取什么行动的时候,才猛然感觉到脖子上锋利的刀刃传来的寒气。刚才还和自己唠家常的老乡,此时正用比刀刃还冰冷、狼一样的目光盯着自己。随同自己出来的随从们早被林扒皮扒掉了生命。

其他特战队员们按照预定的部署,分别在自己的战斗位置上向任何企图反抗的鬼子射击。占据绝对有利位置的特战队员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凭借优异的作战技能,迫使鬼子们放弃反抗。

当天空中传来特战队员们熟悉的空中坐骑的时候,他们开始清理对付这些不该来这里鬼子们。这次没有运输机,不需要俘虏。

直升机上下来的飞行员们迅速跑向那些早已经加满油,准备第二天继续荼毒中华大地、被他们视为垃圾的飞机们,冲上天空。

林扒皮看着战士们结束了爆炸作业之后,微笑着对山口会德和郎朗说:“看在你们是老乡的情面上,让他有没痛苦、有尊严的回家吧!”说完就带着战士们和唯一的俘虏小仓登上直升机。

山口会德最后的记忆是郎朗狼一般的微笑和血液冲出颈动脉的丝丝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