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十三章 劫机(五)

李天骄龙 收藏 15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李华雄的气血上涌,飙升的血压立即使他的面部呈现不正常的绯红色。 “对,如果不立即采取进一步行动,那么我们这次劫机行动的效果将大打折扣。”徐鹏雄的眼中又闪现出他那特有的锋芒。 “鹏雄”李华雄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今晚行动几乎动用了我们全部空中力量。行动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李华雄的气血上涌,飙升的血压立即使他的面部呈现不正常的绯红色。

“对,如果不立即采取进一步行动,那么我们这次劫机行动的效果将大打折扣。”徐鹏雄的眼中又闪现出他那特有的锋芒。

“鹏雄”李华雄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今晚行动几乎动用了我们全部空中力量。行动结束后空军将要面临大量的检修、维护等地勤工作。而我们的后勤还不能提供相应的完整配套的服务。短时间内空军基本不具备再次出击的能力。”

“对于现代化空军对后勤工作的依赖程度不言而喻。但是,军座,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未来的战场上没有制空权的陆军会面临什么?由于保密的需要,极大限制了空军的行动空间。此前我们没有进行过大的战役,对空中支援的要求还不是很迫切。现在,我们在冀中地区的行动,很难想象不会引起日军的注意。只是,由于日本国内的新的战略还没有调整到位,侵华日军各自忙于抢占地盘,注意力全部放在逼迫、诱使中国投降上面而忽略了我们。一旦今年的武汉会战结束,敌我双方将陷入长期对峙的状态,日军的注意力将会全部放到巩固已占领的地区上面。到那时候我们怎么办?在可以预计的将来,以特区几乎是空白的所谓航空制造业,不仅很难造出飞机而且核心部件的制造也是非常困难的。那么,我们制造不出来,在海外购买飞机吗?随着二战的临近,各国包括军火业在内的所有战略物资的出口都会受到极大限制,首先服务于政治需要。我们现在连军阀都算不上,我不认为会有人卖给我们飞机。即使卖,他们也首选委座的国民政府。很难想象委座会把飞机交予我们使用。所以,我们目前只能尽可能多的劫夺日军飞机,以充实我们的空军力量,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再说凭借我们的科研力量和生产能力,制造这个时代的飞机的难度要小一些。后勤方面的压力也轻一些。”离开空军的掩护,你的陆军只有趴在地上挨打的份儿。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说,徐鹏雄必须给李华雄施加压力。自己手下的那些骄兵悍将对于陆军独大的状况早就心怀不满。如果不是自己和叶宏等高层的极力弹压,进一步发展下去恐怕要出乱子。于公于私,他这个空军司令,必须要使空军尽快强大起来。

“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可是,我们拿不出那么多飞机机动。我想你也不想冒飞机非战斗损耗的危险吧!”李华雄明白他的意思,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对于徐鹏雄的“提醒”他只能保持克制。现在还远没有到摊牌的时候,但是既然他已经出牌了,自己也应该、必须给予他必要的“提醒”。失去仅有的那几架飞机,“空军”还拥有什么呢?他理解此时徐鹏雄面临来自内部极大的压力。军人不是不能冒险,但是不能像赌徒押宝孤注一掷。

“呵呵!军座,我们的飞机是有困难,但是你别忘了,‘我们’的飞机可不止这些。”徐鹏雄诡异的笑着。

“噢,你是想…”李华雄突然恍然大悟。任何动物和人的视力都会有一个盲区,同样人们的思考有时也会进入盲区,李华雄现在的状况就这样。只不过,徐鹏雄的话一下就把这个盲区屏蔽了。

“这是计划,恳请军座首肯!”看着徐鹏雄堆满笑容的脸,李华雄无可奈何的苦笑道:“鹏雄,我又何尝不想驰骋沙场、畅快淋漓的上阵杀鬼子。可是你我都清楚,我们做得到吗?你以为我的压力小吗?我手下那些大爷们,有成天叫嚣着血洗东京的,有为前程患得患失的,有等着看我笑话的。对于军队的真实战斗力,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吗?你我都是70后的,从当兵那一天起,国家就处于进20年的和平时期,国家进入高速发展期,一切为经济建设为中心。在这二十年中,有近三分之二的时间各部队忙于赚钱,也开始大搞‘经济建设’。军队如此,地方就更不要说了。预备役建设形同虚设,民兵训练走形式。我们花了那么大力气建立起来的国防工事、人防工事,几乎都成为商业经营场所。人们拼命赚钱,赚钱都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似乎人们渐渐忘记了世界上还有战争这么一回事。虽说和平是军人胸前最荣耀的勋章,是对军人最高奖赏,可是忘记战争的军人得到的不仅是自取其辱,更多的是人民的唾骂。看看我们来之前的台海战争。空袭人们没有地方躲避,那些可以躲避的地方全都熙熙攘攘兴高采烈的做生意。他们那么几架破飞机导致上千人死亡。这么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我们居然阵亡上万人。为什么此役过后那么多人离开军队?为什么花大价钱搞那场导致我们来到现在的演习?你我的部队都是军中焦点,可是我们手下有多少人靠真才实学的走到他们现在的位置。搞裙带、拉关系、跑路子各个在行,真扔到战场他们死了是小事,可是那么多大好青年丧命,他们能瞑目吗?”想起战死疆场的同僚、士兵,二人都沉默了。

“鹏雄”李华雄叹了口气,“像你我这种级别的很难再有冲锋陷阵的机会,拿到我们面前的战损报告,每个数字后面都是一条条生命。我们每一个轻率的决定都会让很多人失去他们最宝贵的生命。我是谨慎,可是我敢不谨慎吗?”看这明显苍老的李华雄,徐鹏雄心中某处柔软的地方被揉了一下,他扭过头拭去眼角滑落的泪水。

“华雄,我知道你不容易。咱们都难呐!”说完放下计划,走到门外。才四十多岁的人背就有一些驼了,李华雄极力回忆初见他的情景,居然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看到他离去的身影,李华雄常长长的叹了口气,低头仔细的研究他的作战计划。

北平。“南苑机场”。

临时航空兵团团长德川好敏中将,今天真正领会到了什么是满目疮痍。这个华北地区最大的军用机场几乎不复存在了。敌人的破坏非常彻底,要恢复使用至少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身为贵族的德川,良好的家庭背景和教育使他在军界素有儒将的美称。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平静的外表下有一颗狂热的心。他默默的在机场矗立,看着技术人员和参谋们忙碌的统计评估。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力在短短的不到8个小时之内,完成这么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方不仅有高端的技术支持,更重要的是敢于冒险、善于兵行险锋。他闭上眼努力在脑海中复制重演这一过程,频频摇头。他最后不得不痛苦承认自己做不到。不仅没有这个实力,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这个胆识和魄力。看不见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他默默地回到车上,吩咐司机回城。寺内寿一在一群高级军官的簇拥下,马不停蹄的视察昨晚遭袭击的地点。这次战斗的幸存者们无一例外地被请到特高科接受询问,企图从他们提供的只鳞片甲中获得珍贵的情报。

“从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初步分析,”华北方面军副参谋长河边正三少将神情凝重,“或可以做如下判断:

1、敌人决不可能是支那军队;

2、纵观全世界各国军队,在此前尚无类似战例。这是一次多兵种高度协调配合,蓄谋已久的针对皇军的可耻的偷袭行为。敌方参与行动的至少有以下军兵种:陆军,其中包扩战车兵、炮兵、步兵比例较少;空军,其中至少包括,重爆击机(重轰炸机),大型长程运输机、根据参加战斗的官兵回忆,敌人飞机掠过时发出一种非常巨大的尖啸声,而且速度极快,应该是一种新型飞机。他们还拥有伞兵。对方应该是非常在意他们的新式武器,据目击者说,敌人一架巨型飞机曾被击落,可是目前在现场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残骸。应该是对方有意的破坏所致。

3、对方具备夜间空中作战能力,他们应该很好的解决了飞机夜间飞行的难题。目前我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方法。这一点对我们威胁最大。

4、对方具备强大的空中运输力量,根据山下君的报告,敌方至少具备常规师级规模的重炮,可想而知对方的空中运输能力之强。不过参谋部对此种说法表示怀疑。我们的判断是:敌人很可能有一种射速非常快的重炮,数量不要很多,就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山下君所说的轰击效果。

5、从整个战斗过程中我军的通信受到严重干扰的情况分析,敌人掌握了某种干扰无线通信的能力。应引起我们的密切关注和防范

综合判断,疑似俄军所为。”

“火速上报参谋总部,”眉头紧锁寺内寿一心中的疑惑并不比他的属下们少,但是作为最高指挥官,他必须冷静而且果断。“1、命令所有华北机场加强戒备,尤其是夜间戒备。2、建议参谋总部,要求国内外所有战区的机场采取相应防范。3、有关这次战斗情况列为最高机密,立即妥善解决事发地点五至十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支那平民。立即将所有幸存官兵立即送回国内隔离。4、立即变更战区通信密码。”

“嗨!”


石门。(石家庄市的旧名)。

20世纪初叶,石家庄还是获鹿县辖下的一个乡野小村。随着1903年、1907年京汉、正太铁路的建成,石家庄村东一举成为京汉铁路与正太铁路的交会处。使石家庄迅猛发展起来。1925年8月29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以1273号指令批准,石家庄与休门、栗村等村合并,取石家庄与休门首尾各一字,称“石门市”。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颁布《普通市组织大纲》,因石门市不符合建市要求被取消。1937年10月,日本占领石门后,作为华北方面军第1军司令部所在地(38年后改为太原)。利用石家庄粮棉基地和煤炭矿山中心的优势,大肆进行掠夺。

山口会德大佐接到参谋部的电报,厌烦的签阅。这帮老爷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连续几天,成天瞎折腾。电报催、派人查,一天恨不得换八套密码。防范!防范!防范什么?防范谁?支那人吗?他们都快被赶到黄河边喂鱼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堂堂大日本皇军第1军司令部所在地,布有重兵。那些胆小猥琐支那人,皇军还没到就落荒而逃。听松冈那家伙说,他们逃跑速度之快、之混乱狼狈为平生所未见。居然把他们的集团军军部都摔到了后面。这样的乌合之众真糟蹋了军人这个称呼。他继续和刚从日本自愿来的慰劳他们这些帝国精英们的女人滚倒在榻榻米上。

那些执行完飞行任务的帝国空中勇士们,被体内急速聚集的荷尔蒙的驱使下,无不以投胎般的速度,冲进“公共厕所”发泄他们的DNA。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